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马路就是T型台 上海“网红马路”轶事

2016年12月11日 13:49:05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去安福路看一场话剧,到武康路喝一杯手冲咖啡,在大学路品尝异国美食,坐在绍兴路的书店消磨下午时光,逛一逛长乐路的旗袍店,去五原路买一束鲜花,在番禺路发现创意无限手作店,还能在甜爱路上与爱人漫步……

  这展现的正是当下上海年轻人最流行的生活方式。在网络社交平台上这些马路被频繁晒出、转发,按图索骥的人越来越多。有的马路好像从深闺中突然被拉出,一夜变成“网红”。

  中国人喜欢展示食物和生活方式

  两个月前,李阿姨将自家的店铺收回,仔细装修一番,重新开业。原来卖日用杂货的店铺杂乱昏暗,改造好的新店铺,精致明亮,左侧整面墙壁的酒柜摆满了进口红酒,右侧的柜台是澳洲保健品和一些进口化妆品。

  “我们卖的都是澳洲进口的商品,附近住的老外都来买。”李阿姨边说边指着一款售价340元的护肤品给本刊记者看,“过去店铺卖的东西太低端,跟周围的店铺不能比,买东西的都是外国人和游客,要满足他们的需求”。

  店铺的名字也换成了当下很流行的“XX和集”,门上的提示牌上用英文写着“OPEN”和“CLOSE”。

  李阿姨的店铺位于上海市徐汇区武康路,在老上海心目中这条路几乎代表了上海的空间品质,在年轻人心目中则是上海稳居榜首的“网红马路”。

  武康路原名福开森路,以美国传教士约翰·福开森命名,由上海法租界公董局修筑于1907年,全长1183米,整条路呈弧线形。这条路被誉为“浓缩了上海近代百年历史”的“名人路”,沿线有优秀历史建筑总计14处,保留历史建筑37处。

  2011年6月11日,武康路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街”。

  2015年夏天,武康路上一家“只在周末出售冰淇淋”的神秘咖啡店在朋友圈被火热传播,这是一家刚刚开张的咖啡馆,而让它一夜成名的却是副业——卖冰淇淋。

  从那时起,每到天气晴好或是节假日,冰淇淋售卖窗口前都会排起绵延长龙,有时甚至要排2~3个小时,买到冰淇淋的,也不急着尝鲜,而是拿起手机花式拍拍拍。

  有意思的是,与冰淇淋店比邻的房子正是孙道临曾经招待电影圈里好友的地方,路边的樟树和枇杷树则是当年巴金亲手种下的。

  咖啡馆旁边是一家美国乡村风格的汉堡店,消费远高于西式连锁快餐店,但仍然受到热捧。

  离它不远,武康路的另一头,还有一家以法文命名的面包店,2012年开业后便迅速红透上海滩,据说有不少明星名流都曾光顾于此,甚至冒着被公众认出的风险坐在临街的餐桌前喝上一杯咖啡。

  更令人惊讶的是,从面包店到汉堡店,从咖啡店到冰淇淋店,均出自一人之手——法国人Franck Pecol。他2004年第一次来到上海参加一个中法美食展览,点燃了开一家美食店的梦想。三年后,他在武康路的第一家餐厅开业,当时武康路还很隐秘,远不是现在摩肩接踵的样子。

  从第一家餐厅开始,Franck在短短一条武康路上共开了6家店铺,家家门庭若市。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我不太担心怎么做营销,中国人喜欢展示他们吃的食物和生活方式”。

  历史和文化在马路上留存下来

  也许Franck在武康路的成功得益于社交平台的兴起,但如果不是这条满载历史文化的武康路,他的店铺还会成为网红吗?

  2003年至2005年,上海陆续完成了中心城12片历史文化风貌区的保护规划编制工作,对风貌区内开发建设项目的规划管理十分有效。如何将规划管理与其他城市管理行为统合起来,在小尺度层面实现精细化管理,成为上海城市保护工作在风貌区保护规划颁布实施后面临的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2007年以武康路作为试点,由政府主导进行了保护规划编制和保护性的综合整治。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沙永杰受命成为武康路更新项目的总规划师。他记得第一次去武康路的情景:破墙开店、乱拉电线、违法乱建等问题都很严重;不仅如此,居委会、交管、绿化各自为政,管理很难统一。

  一种精细化、多样性的武康路更新试点工程在探索中开始。“我们动员了同济大学的年轻老师和高年级博士生,让他们志愿参与武康路的更新设计,每个人分到的工作量也不多,比如一个人管一堵墙,或一扇大门,甚至一个信报箱,都是很细碎的小事。这些人本来就是专业出身的,当他们用一年做一件事时,可以做得很好。”同济大学副校长伍江介绍,当时他任职上海市城市规划管理局副局长。

  三年后,2010年,经过重新整治和修缮的武康路似乎一下子扫掉了厚厚的尘土,展现出优雅的历史风貌。如今,武康路的保护模式已被看成是上海城市更新的一个重要印迹,也是上海历史风貌保护的重要样本。

  恢复风貌的武康路,在保留历史文化的同时,也为它成为“时尚地标”创造了必要条件。这三年的更新对武康路进入大众视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武康路的基础上,2011年至2013年,徐汇区所辖4.4平方公里的衡山路-复兴路风貌保护区内的风貌道路做了保护规划,涉及到42条道路的规划,其中风貌道路有30多条。

  很多成为“网红”的马路都处于该风貌区内,比如五原路、安福路、乌鲁木齐中路、陕西南路、长乐路、富民路、巨鹿路、愚园路等。

  一家家小店的兴起

  BRUT CAKE在安福路上,是一家专营创意家居用品的小店。

  店铺的老板Nicole来自台湾,曾经任职于国际知名广告公司,但终觉按部就班的生活非她想要,于是辞掉工作开始周游世界。2007年她来到上海,偶然间在旧货市场发现了一种令她着迷的蓝色格子布。这种布是过去江南地区女性手工纺织的棉布,粗糙但韧性极好,天然染色,但这种棉布早已不再生产。

  Nicole觉得非常遗憾,于是开始在上海周边的农村收购这种古董布料,迄今她收的最老的古布有90多年历史,最近的也有20年历史。

  她又邀请设计师朋友和一位70多岁的老木匠,一起将古布与古董家具结合,制作成创意家居用品——脸谱沙发、长耳朵的椅子,拼布靠垫、时髦衣帽。古布焕发出新的生命,变得时尚且艺术。

  店铺选址安福路,“用充满历史的古布做创意的物件,就像安福路给我们的感觉”。店铺房屋是三层楼的西班牙风格小洋房,她租了一二楼,三楼仍由租客居住,彼此并不影响。来买东西的很多都是周边的居民,也有游客路过走进来,喜欢就带走几件。

  一对在上海生活的外国设计师夫妇曾定制了一对夫妻沙发,离开时,他们坚持将沙发带回国。“我们的一些作品曾拿到过国际创意家居展大奖,也有一些被收藏家收购。”Nicole说。

  不只外国人欣赏这些原创家居用品,越来越多的国人也开始喜欢并购买。“这是像我们这样的创意小店能够存活的原因”,姜莹说,她和Nicole一起创办了这家店铺,也一起看着安福路上一家家小店的兴起。

  姜莹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最近两年,创意店铺、特色小店、手工作坊越来越多,安福路,包括附近的马路都能看出端倪,我觉得这是手工复苏的标志,就好像现在国家提倡‘匠人精神’,这些小店的店主很多都以匠人之心在经营店铺。”

  安福路曾是法租界的核心区域,现在也是上海最优雅摩登的马路之一。一条850米的小马路上,有照相机私人博物馆、进口设计师家具家饰店、源自丹麦的女装店等特色店铺,还有建于1937年的英式花园洋房,后来成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

  无中生有的“网红马路”

  2012年12月,回国后的杨辰第一次到大学路,他惊奇地发现曾经熟悉的五角场出现了一条跟巴黎街道类似的马路:开放的街区、宽阔的人行道、露天咖啡馆、书吧、创意店铺,以及周末市集。

  “没想到杨浦区会有这样一条街道。”杨辰是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师,法国国家注册建筑师,曾在法国学习工作十年。

  他所说的大学路也是一条受年轻人追捧的“网红马路”。但与其他历史悠久的“网红马路”不同,大学路可谓“无中生有”,套用鲁迅先生的话:世上本没有大学路。

  实际上,它是地产项目“创智天地”的配套商业街,起始于2003年。当时,杨浦区要从“工业杨浦”转型为“知识杨浦”,在此背景下,杨浦区政府和香港瑞安房地产集团联手打造了“创智天地”项目,旨在建设一个集创新、创业、休闲、生活于一体的“知识型社区”。

  这条长约700米的大学路被纳入到“创智天地”区域内。从规划之初就参照了国外城市街道的特点——开放街区、小尺度街坊,高密度路网、宽敞的公共空间、宜人的步行环境。“人行道有8米宽,这就为沿街店铺提供了户外经营的可能,这部分“半公共空间”对街道活力和社区营造非常重要。”杨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开辟大学路之初,这里人气不足,大量运动品牌折扣店驻扎于此。“大学路的定位不应是运动品牌一条街,应该成为创业者交流的场所。”杨浦区商务委副主任经琪说。于是,在多方努力下,2012年大学路进行了大规模品类调整,才定型为今天的模样。现在的大学路,创意店铺、特色酒吧、买手店、设计师品牌店、手作店以及生活方式概念店交织相会,人气高涨,成了杨浦区甚至上海最具特色的马路之一。

  “对街道设计和业态管理实行严格的控制,这对一个高品质的街区来说至关重要。大学路的开发和管理者显然对街道尺度、沿街立面设计、街道家具、街头绿地以及店铺经营范围有完整的规划和良好的实施——我认为这是大学路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这也为新区街道的活力营造作出了有益的探索。”杨辰说。

  他认为,网红马路或者活力街区跟周边区域的性质有很大的关联,街道是连接城市不同区域的,每个区域的功能、人口结构、地区品质都对街道有影响,有些影响甚至是决定性的,“就好像田子坊能够出现在卢湾区,不会出现在杨浦区;而大学路能出现在五角场,而不会出现在其他地方。这背后有复杂的城市逻辑”。

  马路就是上海的T型台

  2014年12月,一个专注于介绍上海小马路的公众号“跟俞菱逛马路”正式上线,最初推送的文章就是《8大上海马路潮店尖货年度发布》。2015年10月初,一篇《全上海最美的50条马路50家小店》为它赢得了一个10万+,此后又陆续推出《全上海最精致的20条马路》等榜单。

  公号的创始人俞菱,曾任职某知名媒体时尚总监,一直热衷于逛马路,2003年开始,她著书专门介绍上海马路和特色小店。

  “当时马路小店刚刚兴起,人们开始关注到实体小店,书的销量也不错。但到了2012年前后,我发现书的销售量在下降。一方面是因为移动客户端兴起,人们不再看书了;另一方面是因为人们不再逛马路了,在网购的冲击下,大家更愿意坐在家里买东西。”俞菱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发现这个问题后,俞菱认为应该为热爱的上海马路和小店做点什么,不能让它们无人问津最终没落。于是她定期邀请女明星、名模或知名女性一起逛街。每次选择一条马路,跟一位嘉宾一起逛小店、淘好物、品美食,然后通过公众号将这条马路和特色店铺介绍给粉丝。

  一些店铺集中在某个区域,是因为这条马路本身具备文化感和时尚感,比如长乐路,历史上就是海派旗袍订制一条街,至今仍然高级定制店铺林立,彰显着海派文化。

  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应该转入深刻挖掘自身特色的阶段。“我们去巴黎,会去参观埃菲尔铁塔,但最吸引人的却是巴黎的一条条马路,街头的百年老店和经营着特色小物的店铺。像上海这样以时尚著称的大都市更需要特色的马路和小店,让居住在上海的和来到上海的人们去逛,去深入感受城市魅力。”俞菱说。

  上海历来被称作时尚之都,但要怎样才能够感受时尚都市的气息?“我认为,马路就是上海的T型台,而一些实体的特色店铺承担了展示时尚的功能。”俞菱说。比如,很多买手店和设计师店的店主,他们掌握世界时尚资讯,与明星合作,参加国际各大时装周,把当下最时尚的信息第一时间带到了上海。

  她最近写了一篇名为《实体店死亡名单》的文章,其中谈到,上海没有像欧洲老街中那样的百年小店,38家曾经介绍过的小店因为各种原因已经消失。

  “巴黎也曾遇到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杨辰说。

  杨辰介绍,20世纪70年代,巴黎城市街区一些传统商铺出现了同质化和衰败的趋势,为了保护这些承载着生活记忆的店铺,2004年巴黎市区的6个街区率先制定了《巴黎街区商铺的保护与更新》条例。“政府一方面通过减免税收和技术培训帮助传统店铺适应新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通过对优先购买权的控制,对倒闭店铺的后继经营者提出了‘维持传统店铺的经营内容和特色’的要求。”

【纠错】 [责任编辑: 林振芬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21358968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