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搜索:
邮箱 新华社新闻信息服务 / 数据库  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互动
 
产品
云桌面
  您的位置:新华网上海频道 > 正文
保护石库门工作的核心应是解决原住民居住问题
2017-02-08 12:41:10   来源:     解放网
 

  随着上海先后公布了44处历史文化风貌区及119处街坊和23条道路,这些老建筑,老风貌也受到了越来越多市民的关注。

  记者昨日走访了尚文路的龙门邨、南京西路的张园。龙门邨,并不现代的居住环境;张园,群居着的大多是老年市民。在这里,有着那些洋气大楼里少有的热络的邻里关系,但也有着对当前环境的不满和议论。不过,面对居住多年的地方,大家都心存“不舍”,因为每一处历史风貌区都反映了城市的发展和变迁,住在这里几十年的老人对此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和认识。

  龙门邨

  历史悠久,免不了“小毛小病”

  1935年龙门邨诞生,近代书法家朱曙先生在门额上题上了“龙门邨”三个大字。

  “这里被称为‘缩微万国民居群’,每一幢房子样式均不相同,什么西班牙式、苏格兰式、古典巴洛克式的房子都有。”在龙门邨住了将近30年的赵先生介绍,1999年,龙门邨被公布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2004年,又被公布为“黄浦区登记不可移动文物”。

  “之前这里本地人比较多,后来动迁了,很多租客住了进来。房子外表都很漂亮,但里面不行,有点破败了。”当年因为拆迁,赵先生一家搬来了龙门邨。“这里就是我家,房子比较小,墙壁有点破。”顺着赵先生手指的方向,一道红色小门半开,掉落的门漆给这栋小楼增添了几分年代感。

  龙门邨一栋房子只有一个卫生间的情况不在少数,几年前,赵先生自己掏腰包给家里装上了抽水马桶,“当年独门独户时,龙门邨的设备完全可以满足居民的需要,但是现在肯定不行啊!”

  除了公用卫生间,最让赵先生叫苦不迭的是家门口的石板路,“下雨天要勾着脚走。”他边说边模仿着,对于多数上了年纪的老人而言,雨天路滑就像是一道门禁,“走着走着就怕摔跤”。实际上,在几年前,龙门邨的弄堂道路进行过一次大整改,“那时候造的路用的材料好,可是地势比较低,所以涨大水”。

  问题尚有,一直寻求解决办法

  “龙门邨很静,住着舒服。”即使有再多的不满,但在被问及为何不离开时,赵先生还是默默地摇摇头,“老房子没人住,不行的”。说话间,邻居们都会陆陆续续来和赵先生点头寒暄,“邻里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好。年纪大了不愿意出去了,熟悉的人互相照应,挺好的。”对于像龙门邨这般的历史风貌保护区,如何在传承中创新,在保留中发展或许是最大的问题。赵先生称,从龙门邨的房子本身去看,这里只能反映中国的历史,但从生活上看,每个人的幸福指数都不一样。

  目前龙门邨常住人口共410户,大约1300人,而老年人占据了大半。龙门邨一位管理人员表示,现在“特殊老年人,孤老、独居老人都是重点关注对象,平时多关心,有什么需求都尽量给予满足。”但是,龙门邨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显得棘手。居民反映的卫生设备、雨天路滑等问题,也的确存在。

  该管理人员解释道,关于卫生设备问题,有些房子建于上世纪30年代后期,每幢楼会配备一个卫生间,但更早时候建的房子就没有了。“能够公用已经算很好了,龙门邨居民在这方面的呼声还是很高。我们也一直寻找可以解决的方法。”

  对于赵先生担忧的雨天路滑问题,该管理人员表示,在几年前为了解决小区下雨天涨大水的问题,对地面进行了一次翻修,“用的地砖属于透气性,但有个问题,容易长青苔,所以才造成了道路滑的问题”。

  张园

  住惯了,一草一木都记忆深刻

  在喧嚣的南京西路,拥有“海上第一名园”之称的百年张园是难得幽静的居民区。张园所在的南京西路历史风貌保护区是一个长寿社区,这里的居民不少是住了几十年的“老上海”,经历了这片历史风貌保护区的变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嬉戏弄堂有着深刻记忆。

  “附近医疗、交通都很好,老邻居之间也很熟络了,住习惯了,真的也不想走了。”蔡先生上世纪70年代起就携家人一起住进了张园。

  据他回忆,当时这里居民的文化程度都比较高,路两边还都是绿化,弄堂里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拥挤,“当时小孩子念的就是这里的泰兴小学,因为没有操场,都在弄堂里面玩耍,现在少了,小孩子长大也都陆陆续续搬出去住了”。

  虽然现在因为时代的变迁,来往的车子越来越多。不过相较以前,居住条件还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我是上世纪90年代住进来的,当时一栋房子里面的所有住户都是共用一个水表,免不了产生纠纷。”从上海电机厂退休的陆先生告诉记者,街道陆陆续续对这里的居住环境进行了改善,“后来改成一家人家一个水表,天然气也通了,还改造了独立的卫生间,像我们这样的老年人住在这里,都不想离开了”。

  陆先生说,像他们这样年纪的人,到了新的地方又要重新适应,“外面的房子再好再大,还是想住在这里”。

  大客堂,是“老上海”的相聚地

  据悉,南京西路街道的老龄化程度远超市区平均水平。对于这些日常缺少照应的独居老人,泰兴居委也从“软件”着手,提供了小区内独居、空巢、纯老家庭老人的关心照料工作。像蔡先生、陆先生这样的独居老人都喜欢中午聚在位于威海路590弄的张园大客堂内的泰兴乐龄家园,“这里全年无休向住在周边的老人供应中晚餐。”

  据该服务站负责人王芳介绍,针对这里的社区居住老人,提供了包括助餐(站点就餐、上门送餐)、助洁(洗衣、理发、扦脚)、助浴(沐浴、助浴)等服务。“关于助餐服务,我们站点提供2种套餐选择,收取少量的费用,政府也会有一些补助。”王芳表示,街道和居委对于老人家生活上的需求也尤为关注,“这里的每个工作人员每天会负责上门走访20多位独居老人,基本隔天就能走遍一次。乐龄家园还会定期组织一些健康讲座和就诊,以及组织观赏戏曲、评弹、电影等文化活动,“这里渐渐成为了这些老人家的大客厅,也许这也是他们离不开这里的一个原因吧”。

  尽管张园老住户们的日子过得还算“惬意”,但老建筑的居住环境相比周边还是差了一截。张园即将面临大规模的保护性改造和修缮工作,静安区副区长陆晓栋也曾表示,张园将有7万平方米左右的老弄堂房子要保留下来。不过,旧区改造如何解决老年居民的居住问题、居住功能和商业功能要如何有效融合还亟待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研究。

  [专家谈改造]

  保留自己的特点

  而非复制新天地

  石库门这样的历史建筑,其保护工作的核心应该是解决原住民居住问题。龙门邨、张园等老建筑的居住密度很大,还存在电视线路乱等问题。造成了一种超负荷使用的状态,建筑处于不是很合理的状态。

  张园作为石库门建筑群代表,保护价值很高,所以原住民应当尽可能保留。改造可以保留它自己的特点,而不是完全复制新天地或者泰康路田子坊的改造模式。太多的干预反而会带来损害。张园周边已有非常成熟的大规模商业业态,改造工作应以微更新为主导,民生扰动和资金投入都比较小。同时可以将小型商业业态植入到老社区里。——上海交通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曹永康

  就世界潮流来讲,对于历史建筑风貌区,对其进行原真性的保护是一个正确的路子,但是原真性保护跟社会的发展,包括商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矛盾,需要一定的智慧,在政策、法规、技术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从原真性保护来讲,可以用街区保护的形式来代替单纯的建筑保护。街区内,历史建筑、居住功能、商业功能都能得到很好的融合,把新的产业带入,对历史建筑的原真性也起到了很好的保护。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副教授王志军

    
  责任编辑: 林振芬
0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新华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新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21360406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