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解密中国诗词大会:题库筹备一年 专家团来自不同专业

2017年02月08日 14:35:21 来源: 钱江晚报

  据钱江晚报2月8日消息,昨晚,红透整个春节的央视文化综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迎来总决赛之夜。之前在朋友圈刷屏的上海复旦附中高一女生武亦姝,问鼎冠军,16岁的小才女果然不负众望。

  这档央视科教频道的节目,在过年的10天里,刮起一阵收视狂风,无数家庭守在电视机前围炉诗话。陈更、叶飞、白茹云等选手,此起彼伏地登上微博热搜。武亦姝,更是被网友说成是“满足了对古代才女的一切幻想”。

  观众们既为参赛选手的才情所折服,又赞叹节目“有诗意有温度,让人回味无穷”,更多人好奇:“百人团”高手哪里来的?诗词题库谁弄的?我能不能也这么厉害啊?……

  古诗词其实一直存在我们身边,为什么今年有了“爆款”相?

  题库准备了一年 飞花令增添戏剧性

  去年,央视推出《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时,就好评如潮。去年是一周一期,今年加强了密度,可以说是2.0版。

  节目吸不吸引人,观众的互动感强不强是一个衡量指标,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主创团队介绍,他们当时定下诗词的主要选择范围,就是以中小学课本为主,80%都是喜大家熟悉的陌生题。“从《诗经》到近现代诗词,以及领导人的诗词,我们都有引用。主要还是以唐宋巅峰时期的作品为主。”

  这就是许多观众明明已经很久没接触古诗词,却能在看到题目时,一下子产生共鸣的原因。不少网友还表示,尽管自己平时并不关注,但也能答对其中六七成的题目。

  题目出得亲民,但不代表水。节目组建立了强大的专家团队,邀请全国各高校不同专业的学者来出题,很多是在一线授课的,唯一的要求是“不要把选手当成你的研究生。”

  如何把简单的诗句出成耐人寻味的考题,还要能说出点门道,吸引电视机前的更多人,这其实是给专家出的大难题。

  虽然节目才10期,但准备的题目多达2000道,还不包括备用题。最后实际使用的,不足三分之一。而题库的筹备大概花了一年的时间,“因为要反复筛选,不断刷新,还要做视觉化,反复校对,找更多的专家来把关。”

  同时,为增加比赛的戏剧性,节目组还在赛制上做了提升,增加了备受好评的“飞花令”。

  这源自古人行酒令时的文字游戏,经过改良后,成了选手扣人心弦的“对决”。“云”、“雪”、“月”、“夜”,当一句句优美的古诗词“你来我往”时,不少网友忍不住感叹:“好想回去再学一遍啊!”

  而为了增加传播力,节目组还特别设计了朋友圈小游戏,吸引年轻人晒出自己的“诗词功底”。

  大多选手气质取胜 嘉宾点评引人入胜

  每一期节目播完,都有选手登上热搜,圈粉无数。因为在这档节目中,他们不是“答题机器”,而是有血有肉,个性鲜明的人,这也很符合网络时代年轻人对偶像的要求。

  比如,人见人爱的武亦姝,身高180厘米,胶原蛋白满满,把陆游当作“爱豆”(偶像),出门还会随身携带苏轼词集。

  第九期登场的白茹云,普通农妇,从容淡定,答对了全部选题。

  14岁的叶飞,以一句“子知吾之意,吾不言”巧妙地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展现深厚的古文功底。

  高二女生姜闻页在攻擂失败后,“喜怒不形于色”的大将风度,赢得评委赞叹,这是把古诗词学到了骨髓里。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位诗情横溢的小才女,还是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的学霸。

  另外,“百人团”的选手,也都不限年龄、地域、学历、职业,只是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诗词高手。他们每个人对古诗词的爱,都能讲出一个长长的故事。

  而王立群、康震、蒙曼、郦波组成的嘉宾阵容,大大提高了节目的观看度,观众缘很强,一开口,弹幕上就飞过“幽默”、“风趣”、“平易近人”、“满腹经纶”的字样。

  “感觉评委老师什么都知道,但不是说教,而是娓娓道来的分享。这不正是用言行,体现诗句中前人的谦卑和涵养!”有网友这样留言道。

  你能不能也这么牛?学古诗词还是有套路的

  “因为诗词大会,小蜗牛天天守在电视前,为了将来能够成为诗词擂主。”朋友圈里,浙大出版社的陈丽霞前几天就po出几张图:她傍晚下班回家,发现孩子一个人在家看诗词的书,“实在太意外了。”

  这档节目出人意料吸引了很多05后小粉丝。天长小学语文老师蒋军晶说,班里有不少孩子在追看节目,也有几个学生特别喜欢背诗,“两三百首没问题,对小学生来说已经很厉害了。”

  其实,武亦姝在节目里脱口而出的诗句,几乎都是上海复旦附中语文学科第一套校本教材《中华古诗词阅读》中的必背内容。

  蒋老师说,按照国家课程标准的要求,小学生必背古诗词的量是70首。

  “对孩子来说,并不提倡以量取胜,不要死记硬背,不能太强调量的积累。”蒋军晶说,古诗词教育应该让孩子感受一种中国传统特有的语言方式、意蕴,“在了解的基础上再去背。”

  蒋军晶很喜欢古典诗词大家叶嘉莹给孩子讲古诗词的方法,“她说,喜欢背可以多背,背不出就少背,用画画、讲故事的方式去引导,情感和理解的介入才是最主要的。”

  实际上,这一季新增的“飞花令”,本来就是酒令之一,在《红楼梦》等文学经典里都有类似的游戏存在,是那个年代少男少女爱玩的“卡拉OK”。而作诗,古人是因日常生活之景,引发心中的感动,用叶嘉莹的话来说,因为诗,人心是不能够死的,“只要是有感觉、有感情、有修养的人,就能够读出诗歌中所蕴含的充足的、真诚的生命,并且生生不息。”

  “只要上过学,谁没念过诗词?古诗词一直有民间基础,只是以前没跟流行的传播方式,流行文化结合,所以没有引发特别的关注。但这种文化从来没有离开过人们的生活,现在找到了一件比较适合它的外衣而已。”浙江大学传播学院副教授汪凯说,传统文化中有很多东西在当代需要找到一些形式恢复活力,或者变成当代人可以接受的,诗词大会就是一种方式。

  (原题为《没想到,“诗词力”就这样爆发》)

【纠错】 [责任编辑: 林振芬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21360409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