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沪五万网贷从业者或一半已跳槽 企业待遇下降难招新人

2017年02月27日 07:59:43 来源: 东方网

  原标题:沪五万网贷从业者或一半已跳槽

  据《劳动报》报道,自2014年以来,各类互金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一夜间冒起,并以“钱多人傻”之姿到处抢人挖脚。可随着P2P跑路事故频发,社会公众对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信赖度大不如前,记者了解到,如今不但多家知名互金公司高管岗位频繁走马换将,普通求职者也开始变得谨慎犹豫,此外,更有大量P2P从业者已从原岗位相继离职,该行业正经历汹涌的“跳槽风”。

  人员流失频繁 部分企业职位空缺严重

  “如今公司业务推进本就艰难,招人的需求也就不大了,”眼下已到2017年首个才市旺季,而沪上多家互联网金融企业却面临人员频繁流出、却难有新人进门的局面。

  对此,刚从“老东家”某网络金融信息平台离职的刘雯颇有感触,“互金行业的招聘热度已经大打折扣了,过去业务扩张速度快,每年招人4、5次,现在一年也就1次左右。”以她原先就职的公司为例,去年起,该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流动就变得十分常见,随附着身边一些基层员工也为了薪酬、前途等各样原因纷纷离职。

  “同期进来的10多位同事加上我,全部离职了。我走之前,公司还空缺了好几个核心岗位没有招到顶替的人,至于是招不到还是根本没招这就不清楚了。”刘雯此前是从某外资银行跳槽到该互金企业的,而今年初,她在过去银行同事的介绍下又跳槽到了一家规模不大的私募基金公司。“离开是因为前途未卜,感觉公司今后的不确定性太大了。”她说。

  记者在几家主流招聘网站上查询后发现,新近放出职位招聘需求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确不多见。以前程无忧为例,金融/投资类的前250条最新招聘信息中,互金相关的企业仅在寥寥个位数,且所给工资水平也不比此前的“高薪厚禄”。

  譬如上海某知名互联网金融平台宜贷网,其针对正在招募中的产品经理、开发工程师所承诺的月薪上限仅为1.5万元,其余多个较为核心的技术岗位,月薪则在万元之下,这一薪资标准于IT技术人员来说显然偏低。

  而另一家上市互联网房产金融服务平台,似乎正陷入职位严重空缺。记者看到,其招募对象上至“上海分公司总经理”,中有“Java高级软件工程师”、“渠道合作(BD)经理”,下有“行政前台”、“出纳”等。待招岗位共70个,员工需求量达百余人。其中,于“上海分公司总经理”的职位标准为“学历大专,2.5万-3万/月”。

  此前,刚刚兴起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由于缺乏专业人才,急需从传统金融行业“引进”,所用方式多以高薪和期权“利诱”。据不完全统计,仅2016年上半年就有30位上市银行高管离开原体制奔向了互联网金融公司,由此也带动了一大批原金融业普通员工跟风跳槽新东家。

  年终奖几近腰斩 “高薪”光环逐渐褪去

  “前两年,传统金融过来的人加薪50%甚至工资翻倍都是比较普遍的。”沪上某圈内人士告诉记者,“过去互金公司的一些基层业务人员,比如做网贷的,每月光底薪就有1万-2万,加上提成后,月收入十几、二十多万的并不少见。”

  从整体水平看,据悉,此前该行业无经验的新员工起薪水平通常在10万年薪左右,具有2-3年工作经验的熟手通常能够实现收入上涨50%。骨干员工的收入水平在25万-35万之间,主管的收入水平约为45万。从员工向二级部门负责人晋升通常也意味着近一倍的薪酬涨幅,达到65万左右,而成为一级部门副职已能获得百万年薪,一级部门负责人则通常会有2.5倍的增长,达到250万的平均年薪水平。

  但去年下半年开始,监管趋严后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热度严重削减。有不少平台选择退出或跑路,行业的薪酬待遇也随之有了较大下滑。

  “一开始是加薪的幅度明显下降,这对普通员工来说尤其明显,除非是核心人才公司才会出大价钱。再往后,整个业务推进都开始有问题了,更何况谈提成了。”

  猎上网数据中心总监、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技术总监潘佳鸣告诉记者,目前对于一些高端人才,部分互联网金融企业仍愿意给出高薪。但互金行业同公司、不同级别岗位间的薪酬差距正在拉大,且远超其他行业。

  此外他提到,据猎头反馈,求职者对于互金行业的谨慎度有明显提升,一些相对基层的岗位常会发生“掉单”的情况,即求职者已拿到offer却放弃入职。

  网贷之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2448家,相比2015年底减少了985家,全年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维持逐级减少的走势。由于平台整改的脚步尚未停歇,预计2017年网贷行业运营平台数仍将进一步下降,具体下降速度取决于备案及合规情况,若按目前下降速度测算,2017年底或将跌至目前数量的一半不到。

  互金行业淡下的另一明显迹象,便是一同跌落的年终奖。上述圈内人士表示,“好的时候年终奖从几万到几十万都有,现在都只有摇头。”

  据记者了解,今年互金企业普通员工年终奖大多在1万-2万元,而在前两年,行业平均水平为4万-5万,有业务员拿百万年终奖也不稀奇。

  另外,业内爆料某互联网金融公司年终奖竟为几十万元的体验金、加息券以及代金券,相比真金白银显得“鸡肋”让很多员工无奈。总而言之,互金企业的年终奖也已腰斩。

  资料显示,互联网金融行业曾摘得“最土豪”年终奖桂冠。《2014-2015年企业年终奖特别调研报告》显示:互联网金融企业拔得当年头筹,平均年终奖达39873元,超过信托、基金、证券行业。

  离职员工回到老本行 网贷公司谋求转型

  沪一网络投资理财公司总裁向记者表示,据他了解,P2P网贷最高峰时期,上海有近5万从业人员,但随着近50%的公司偃旗息鼓,人员流动加剧,已有约一半人跳槽到其他企业。

  至于跳槽去向,他表示,大多数是回到了传统金融行业,“譬如原先就是从基金、证券、保险等跳槽过来的,就继续回到老业态工作。”除此以外,也有部分员工决定重新规划自己的职业走向,“这类人大多会选择跳槽到互联网行业、科技金融,或一些其他的关联行业。”“原先这个行业的门槛太低,很多公司没有任何基础,就开始‘搭台唱戏’,”在上述网贷公司高层看来,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震荡和洗牌,和当年的电商大战、百团大战一样,是必然之路。

  随着监管和洗牌,业内一些公司已经开始了转型。记者了解到,眼下网贷平台转型主要有三大方向:

  一类是在网贷市场寻求细分领域,不再面向广大客户募集资金,而是将重心转移到寻找优质信贷资产上。第二类,则是彻底结束网贷业务,或转行做电商,或从事如股票等专业资讯服务,还有的改做手机钱包等业务。最后一类,则是在转型中慢慢拓展新领域,主要会朝融资租赁、私募基金、消费金融等方面靠拢。

  高薪挖人已趋于理性 互金行业需设薪酬指导线

  上海互联网金融协会副秘书长孟添告诉记者,目前,确有部分互金企业存在人员流动过快的现象。从整个行业来看,其中第三方支付及互联网金融产品销售两类企业,由于起步较早、备有相关资质牌照等因素,相对规范,人员流动也较为稳定。而P2P网贷则因为发展迅猛,在行业中的不规范情况最为凸显。

  从政府角度,“互联网金融”作为关键词被连续三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当中。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势在必行。从“促进”到“规范”,这意味着互联网金融将结束野蛮生长阶段,迎来合规发展之势。

  孟添表示,眼下,互金企业以高薪引进人才的现象已逐渐趋于理性。“从去年统计的数据来看,传统金融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总体高过了互金行业的平均水平。互金企业求职者也不再只看重薪水,更会考量公司是否正规以及今后发展前景。”

  针对互金行业的人才现状,孟添说,上海互金行业协会正探索建立从业人员准入标准与黑名单制度,探索人才资质认证与预警机制。他解释:“一个从业人员,进入行业要有从业的准入标准、从业资质认证。针对在职人员,我们要有预警机制,要有黑名单制度,要有诚信库。”

  他同时强调,在互金企业的招聘、人才流动等方面,要建立自律公约,要遏制企业HR通过“高薪”恶意挖角等不规范现象,“互金行业也需要设立合理的薪酬指导线”。

【纠错】 [责任编辑: 邱秋含之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51360869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