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在上海 人们为啥愿为“网红”而排队

2017年04月10日 07:49:06 来源: 解放日报

  近两年,商户门口的排队现象成为大城市又一“新景观”。

  上海的时尚地标,如来福士、美罗城、中山公园等,各色小吃店铺前,每天都有年轻人排着长队。逢年过节,老字号门口的长龙也是城市一景。

  在一个物资并不短缺的年代,城市里的人们究竟为什么愿意排队?

  为寻求答案,记者进行了一次体验式调查。分别选取日前沪上最火的三类长队代表:时尚美食“喜茶”、老字号食品“杏花楼青团”、文化长队“朗读亭”。每个队伍花时2小时以上,分别询问了33名排队者(非代购和黄牛)的动机,总共99人。

  我们试图用调查和分析,还原排队现象背后看不见的社会变化:中国大城市正在进入“消费社会”。

  第一类:时尚美食“喜茶”

  队伍非常安静,所有人几乎都专注于自己的手机屏幕,也有年轻人戴着耳机,安静地看着手里的书。

  成群的排队者已然成了“来福士一景”。往来者纷纷驻足,兴奋地举起手机拍下“盛况”,就连路过的外国游客都不例外。

  Paul来自加拿大魁北克,和妻子来上海自由行,从商场中庭经过时,他忍不住向记者打探,这些人排队是为了什么?当记者告诉他是为了购买奶茶时,他满脸不可思议。Paul说,在加拿大也有“网红美食”,但没有人会为之排上三四个小时的队。来自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几位游客也给出了类似的回答。他们说,自己是听了导游介绍后专门来“围观”的,若非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那么多人会对一杯茶有如此大的热情。

  调查——

  [排队构成]

  女多男少,多为年轻人。其中,男性只占30%,男性中近一半的人是与女朋友或者同学一起来的,感觉更像是在“陪同伴逛街”。

  排除代购和黄牛,队伍中年轻人较多,35岁以下的人占75%,而35岁以上的人中一半是退休人员,阿姨们表示“闲得没事做,就来排队”。

  [排队动机]

  只有不到10%的人是因为正好路过,临时起意,他们对排队的时间并不清楚,排了不到20分钟就主动放弃,离开队伍。

  剩下90%的人都是特意来排队的,其中约50%的人是“出于好奇,想尝尝味道”;还有50%的人,一方面自己想尝鲜,另一方面又受了亲朋好友的嘱托,打算“带一杯回去”,“与人分享”。

  [排队之后]

  80%的人表示,买到奶茶后会拍照发布到社交网络上;20%的人说,早有朋友在网上“晒”过了,索性不“晒”了。

  受访的顾客中,大多是第一次来排队。这些首次排队的顾客纷纷坦言,“这么长的队伍排一次就够了”,之后不太可能再来。

  换句话说,喜茶的排队者大多要“晒单”,不会再排第二次。

  案例——

  1、一对在虹口上学的大学生情侣站在“第二等候区”眉飞色舞地聊天。一问才知道,因为女朋友想喝,男生早上就先到这里排队,已经排了4个小时,“女朋友来了,就不觉得累。”

  中午,女生买好快餐带来,男生就在队伍里解决了午餐。来之前,班级里已有很多同学前来排过,但十有八九都说,“味道是不错,但排那么久太没意义了。”这一对之所以还来排队,是因为“约会本来就是消磨时间,这样也不错”。

  2、已经买好奶茶的两位大四女生告诉记者,最近在实习,今天正好得空,就来排队。除了自己喝,剩下的打算收一点代购费回去卖给同学。

  第二类:老字号杏花楼

  上周一早晨9点半,杏花楼总店购买“网红青团”的长龙从店门口开始,由东向西绵延。

  排队人多,“黄牛”也多。从3月以来,只要路过这里,总会有“黄牛”提着一袋青团凑上来问,青团要伐?到后来,他们索性搬来了椅子,直接设了个“小摊”。

  早晨阳光正好,微风和煦,队伍里的人神色放松,看手机的人少,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调查——

  [排队构成]

  男女持平,多为中老年。其中,55岁以上的退休人员占60%。

  [排队动机]

  中老年人群中,有70%的人表示,这次是特地冲着“老字号”而来,排上几个小时“问题也不大,反正空闲时间很多”;30%的人说,今天正好在附近办点事、配个药,“顺道而来,不然也懒得专门跑一次”。

  受访者中,40%为20-35岁的年轻人,他们表示排队就是为了“孝敬长辈,自己吃不吃无所谓”,“送礼比较拿得出手”。

  [排队之后]

  与喜茶相反,受访者中仅30%的人表示会在到手后拍照发到社交网络。其余都选择“买回去直接与亲友分享,不展示”。

  由于青团是时令食品,90%的受访者表示尝过味道之后不会再来,“毕竟明年还会有”。仅有一成的人表示,接下来可能因为送人的原因再来排队。

  有意思的是,同样地属人民广场的另外两个“网红”食品,没有一名受访者表示排过,仅有30%的受访者表示有所耳闻。看来青团的排队者,与时尚美食的排队者基本分属两类人。

  案例——

  1、有三个年轻男子在队伍中特别“惹眼”,他们紧盯手机,正在玩一款火爆的手游。三人是同事,清明将至,其中一位提议为家中老人排队购买青团,另外两位立刻表示同行。对于排队,他们表示无所谓,“主要看有没有空”,“反正在队伍里,同样也能打手游”。

  2、队伍中有一位大学女生,她说自己一早来排队是因为受一位长辈之托,“不得不来”。对于青团,她没有兴趣,同学之间讨论的是奶茶、冰淇淋,没有人谈论青团。即使有人吃过,也不会像买到奶茶那样兴奋地专门发一条朋友圈“炫耀”。

  3、一位80岁的老先生说,自己身体不好不能吃青团,这次一早来排队,是帮一位年轻的朋友买回去孝敬长辈,“他要上班,没空,我住在附近就正好帮他排一下。”当记者问他,会不会给家人带一盒时,他摇了摇头。

  老先生还特地补充,有些黄牛套着杏花楼的袋子,里面卖的可能是仿冒货或者隔夜货,自己不愿冒这个风险。

  4、队伍中还有一位老太太。因为家中一位小辈去年在别处吃了这个“网红”口味,这次点名要吃,她只好来买。她说,青团代表了她的一份情,哪怕队伍再长,亲人开口了,还是会来排。

  第三类:朗读亭

  3月24日起,朗读亭离开上海图书馆知识广场,“移师”西岸龙美术馆旁,从早上10点开亭到下午5点结束。

  阳光明媚的下午,江面上波光粼粼,天上飞鸟盘旋。滨江水岸栈道上时不时有跑者经过,还有人散步、遛狗,阶梯处一群“滑板少年”正在勤奋练习。另一头的龙美术馆旁,摄影师携模特来此地拍“大片”……

  朗读亭在这里,和其他的一切相容相生,构成了城市生活的一个文艺注脚。

  在朗读亭外等候的人,排到后少有人立马钻进去,大多会在外面准备一下,深吸一口气,才走进亭子。

  调查——

  [排队构成]

  年龄跨度非常大,受访者中,最小的只有4岁半,而最大的已有80多岁高龄,可谓“全民热读”。

  其中,20岁以下的人占20%,20到35岁之间的占30%,35岁到55岁的占20%,55岁以上的人占30%。年龄分布比较均匀,男女比例基本持平。

  [排队动机]

  90%的受访者都是特地为朗读亭而来。他们表示,《朗读者》这档节目出现的正是时候,为它排队心甘情愿。

  也有一成受访者表示,自己正好路过,久闻朗读亭大名,觉得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排队之后]

  所有受访者都拍下了朗读亭的外观,一半的受访者与朗读亭合影。

  仅有30%的人表示,自己会把照片发布到社交网络上,更多的人还是觉得自己诵读的作品关乎私人的记忆和情感,不需要晒出来,“留在自己心里,作为一种纪念”。

  绝大多数受访者表示,如果以后还有这样的活动,还是愿意来参加,哪怕排队也愿意。

  案例——

  1、姚女士40多岁,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她说,诵读对她这个年龄的人是一件富有青春记忆的事情。从小她就喜欢朗读,从诗歌到散文,还参加过学校的比赛。随着年龄渐长,诵读离她越来越遥远,直到朗读亭的出现,让她重新点燃了心中的火焰。

  本来,她想读一封自己在三十年前写给父母的家信,无奈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只好作罢。于是,她就找了一篇近日在文学APP上看到的心仪段落,在家练习了几遍。

  2、薛先生今年26岁,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他说,自己每一期《朗读者》节目都会看,每次在半夜里一个人看,就会想起姥姥,忍不住哭得稀里哗啦。“姥姥去世的时候,都没哭得那么厉害过。可是听别人读着读着,自己过去的回忆又一起涌上了心头。”当时,他就下决心,自己也要来朗读。

  这次,他准备的是自己多年前写给姥姥的诗,“告诉她,我们都过得很好。”

  3、一位来自湖南的大二女生说,自己本是来上海参观龙美术馆的展览。平时母女俩都喜欢看《朗读者》节目,听说自己要去上海,妈妈就鼓动她“一定要去一次朗读亭!”

  她选择的是妈妈和自己都很喜欢的泰戈尔的一首诗,“献给妈妈,祝越来越好。”登记时,她这样写道。

【纠错】 [责任编辑: 许超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31361951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