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更多"小字辈"当选"小巷总理" 站上社区舞台中央

2017年04月18日 08:01:11 来源: 解放日报

    薪酬体系完善、居村委减负增能、居民认同度不断提高

    更多“小字辈”站上社区舞台中央

    换届选举中新当选的“小巷总理”学历提升、年龄降低  

    39岁的张晶,曾经在企业做白领,如今的身份是虹口欧阳路街道欧三居民区书记。她坦言,之所以选择社区工作,不仅因为近几年社区干部待遇提高,更因为减负增能给职业发展带来了“无限想象”的空间。

    2014年,上海市委一号调研课题“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形成了“1+6”文件,顶层设计强有力的后盾支撑,无疑增强了社区干部的底气和获得感。前所未有的是,在上海2015年完成的居村委会换届选举中,新当选的“小巷总理”出现了3名博士,本科及以上学历超过两成,比上届提高了近10个百分点。居村委会成员中35周岁及以下的占23.1%,比上届提高5个百分点;36—55周岁的占53.9%,比上届降低4.5个百分点。一升一降之间,更多“小字辈”站上了舞台中央。

    完善薪酬体系引才入社区

    吸引更多年轻的力量加入社区,建立完善的薪酬体系无疑是第一步。

    据上海市民政局基政处处长章淑萍介绍,2015年,上海出台了3档18级社区工作者薪酬体系,各岗位按照社区工作者的工作年限、受教育程度、相关专业水平等,设置相应等级。在岗位不变的情况下,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能力素质的提高,等级也可逐步上升。原则上,社区工作者的收入水平在上年全市职工平均工资的1倍到1.4倍之间。

    为鼓励能者多得,社区工作者的薪酬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两部分组成。其中,绩效工资根据为年收入的20%左右。不同岗位等级社区工作者的年收入水平,最高与最低之比一般为2倍左右。对于居民区书记来说,其中就业年龄段、连续任职满两届、表现优秀的,经规定程序还可使用事业编制,在岗退休的享受事业编制退休待遇。这些政策的出台,大大增加了社区干部这个角色的吸引力。

    为了选准人,上海还在社工入职时把好入口关。除了常规的笔试、面试,2015年起,徐汇区特别加入了针对社工的职业能力倾向测试。同时,徐汇区还制定社区工作者全面成长计划,推动队伍岗位成才、专业成长,形成有特色的队伍培育体系;青浦区着力打造农村基层组织“神经末梢工程”,全面加强村民小组组长队伍建设,激发农村社区治理活力。

    减负增能促进社区发展

    减负增能,也是社区干部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有人做过统计,以前居委会印章使用事项达120多项。梳理规范后,本市居委会协助行政事项减少至37项、村委会46项;居委会印章证明减少至22项。卸下沉重“担子”的居村委,有了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为居民服务中。

    如今,上海在各个街道办事处都新设了社区自治办公室,又给居委会安排资金用于自治,社区干部手头上可用的经费多了许多。杨浦区按照每年“两个10万”(居委会工作经费10万,居民区党组织经费10万)的标准为全区300多个居委会配备自治金,各小区按照需求导向、问题导向,形成各自的申报项目。而挑选项目,撰写申报信息,高效经济地完成项目,整个过程非常考验居委干部的能力。殷行街道请来社会组织,帮忙居委干部“科学花钱”。经社会组织指导完成的自治项目申报书,专业化程度明显高于平均水准。

    许多贴近百姓需求、且有新意的自治项目从中涌现。去年,杨浦区八埭头地区的旧改如火如荼推进,居民们既盼望动迁,又舍不得这份邻里之情。于是,平凉路街道隆仁居民区的居民们想拍摄一部纪录片 《难忘家园——隆仁记忆》,希望将美好记忆定格。这个项目获得居民区自治金支持,居委会成立了由党员、志愿者、居民代表组成的12人团队,这支团队凭借着对家园的热爱,投入到了寻访旧里“今与昔”的行动中。

    宝山吴淞街道泗东居委会则把“群众得实惠”作为工作目标,深化居民自治。他们广泛听取民意之后,将零散的社区志愿者凝聚成一支管理有序的社区骨干力量,以优秀志愿者丁仁华为带头人,打造出一家“丁虎为民服务超市”,实行全年无休服务,解决了以往老小区“物业叫不动,办事效率低”的问题,让居民“小事不出社区门”,好处实实在在。

    浦东新区书院镇塘北村,还探索了由威望高的村民组成的“大佬倌”调解室、“律师进村居”等多种途径的群众纠纷解决方法,解决农村矛盾的“最后一公里”。

    靠能力说话增加居民认同

    在虹口曲阳街道东体居委会办公室里,这天值班的是居委干部成赟。面对居民对各类政策的询问,她“如数家珍”般对答如流。居民感叹,“以前跑居委办事总担心‘一趟头’办不成,现在可好了!”

    2015年9月起,虹口曲阳街道创新推行居委工作“全岗通”新机制。要求居委干部突破条线壁垒,具备全方位服务群众的能力,让前来办事的居民“一趟头”就把问题解决。而其他更多的居委干部,则腾出时间来在社区走访,真正“走千家访万户”。目前,居委干部“全岗通”已形成了完善的“三全”工作机制和服务流程图,并在虹口全区推广。

    居民对居委会工作的认同度也在不断提高,虹口区委托第三方做的调查显示,近半年多来,已有85.56%的居民表示在遇到困难时会向居委会“全岗通”寻求帮助,95.80%知晓“全岗通”的居民认为居委会能较好地解决他们所遇到的问题。

    在静安区,居民在周末也一样找得到“小巷总理”,双休日总有居民区书记或居委会主任上班,居民解决难事有了“做得了主的人”。不仅如此,为打通社区居民服务“最后一公里”,静安已在全区275个居委会推广了“居委会标准化建设”,让老百姓能享受到统一的高标准社区服务。办公区功能布局整齐划一,居民办事能“找对门”; 相关委办局给居委会出具证明敲章的“样张”,为居委会减负也让居民少跑路。

    奉贤区柘林镇新塘村,还因地制宜推出了农村社区“一门式”政务服务,让村干部“下一层楼”集中办公,为老百姓“开一扇门”一口受理村级事务。通过“线上+线下”的新型农村管理,不仅各类数据实时查询,而且因为所有事项全部网上办理,流程规范,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后,成与不成政策说了算,更让老百姓服气,村干部硬气。

    社会治理的核心是人,当社区干部有了更规范的管理制度、更长远的职业预期,接受了更系统的专业培训之后,自然会逐步形成一支强有力的队伍。也只有百姓的认同度越来越高,小巷总理们的获得感越来越强,超大型城市精细化管理的基石才会越来越坚实。

 

【纠错】 [责任编辑: 张琴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4136216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