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只恐夜深花睡去 玉兰飘零香如故

2017年04月21日 22:19:59 来源: 新华网

徐玉兰。新华网发(祖忠人 摄)

    新华网上海4月21日电(邹瑞玥)4月19日17点18分,一代越剧艺术宗师徐玉兰于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96岁。至此,著名的“越剧十姐妹”中,仅有傅全香一人在世。

    就在今年4月7日,徐玉兰刚刚荣获第27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从12岁进入越剧科班“东安舞台”学艺开始,徐玉兰的人生和越剧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她博采众艺术门类之长,开创了独特的小生流派徐派,在舞台上留下了宝玉、张生等独具魅力的小生角色,推展了江南戏曲的美学价值。一曲“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让很多人因此对越剧产生了迷恋。

    痴迷学戏母亲反对,“母亲一生都没有看过我演戏”

    徐玉兰从小就着迷于听戏。乡下的水路戏班子,开着大船从嘉兴、杭州开到她的家乡新登,年幼的徐玉兰除了看戏,就是看船、看台上那些道具。十一二岁那年,筱丹桂的“高升舞台”越剧班来新登县城演戏,徐玉兰天天去看,渐渐地和戏班里的人混熟了。

    有一天,班主对她说,我看你这个小姑娘蛮活络的,你唱给我听听。徐玉兰就唱了两句。班主听后说,你嗓子不错,要不跟我们一起去唱戏吧。

    徐玉兰回家和家人一说,母亲坚决反对,认为戏子与讨饭的叫化子一样。后来多番软磨硬泡,恰逢新登开出戏剧科班,在祖母的支持下,徐玉兰终于在1933年如愿以偿。但她的母亲却始终不支持她的选择,徐玉兰曾说,她最遗憾的事,就是母亲从未看过她演的戏。

    学三出戏便“粉墨登场”,上海给她更大的舞台

    因为想学戏却学不了而哭鼻子,到了别的孩子因为学戏太苦而哭鼻子的时候,徐玉兰却体现出最顽强的一面。科班的生活很苦,每天天不亮起来练功,在高低不平的石板上跌打滚爬。排练《泗洲城》时,徐玉兰扮演孙悟空,要在三张半桌子叠起的高处一个跟斗翻下来,这个动作难度很高。别人午睡时,她还在练,从一张桌子练起,加到两张、三张,身上不知跌出了多少乌青。她后来跟人回忆早年演戏的经历:“演戏在庙里,演完小姐妹各自抱了一捆草,简单一铺就睡在庙里。在烂泥地,也要演出。”但在徐玉兰心里,这些又怎么能和演戏的幸福相比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徐玉兰学了三出戏后就上台演出了,第一出戏是《梅龙镇》,挂的还是头牌。在科班里,学生挂头牌是极少的。徐玉兰后来回忆说,“这块头牌给我的越剧生涯开了个好头。”

    1933年年底,徐玉兰来到上海,跟着“东安舞台”给上海南阳桥“叙乐茶楼”的戏馆做班底。这个戏馆的越剧班里不乏一些已出名的演员,徐玉兰一开始只是跑龙套,后来逐渐开始担任一些重要角色。1941年,正在上海老闸大戏院领衔献艺的女子越剧“花衫鼻祖”施银花,与其搭档的头肩小生王水花的突然离去,徐玉兰因而被推崇而改唱头肩小生,想不到非常成功。由此,徐玉兰正式改行,做了头肩小生,并先后与时称“三花”的施银花、赵瑞花、王杏花一起演出。徐玉兰自此声名鹊起。

    博采众长,徐派特色初形成

    徐玉兰一直认为,徐派艺术是集多种艺术门类之大成的结果。与“三花”搭档演出的过程中,徐玉兰进一步熟悉了她们各有特色的“四工腔”。从1945年到1947年,她和筱丹桂搭档,演出了《元元红》《浮生六记》《是我错》等戏。这时,徐派唱腔已逐步形成,但她总觉得在表演方法上、唱念做打上还远远不够,所以到处访师求学。

    徐玉兰后来在《玉兰随笔》一书中回忆说:“我学习京戏、昆曲、评弹、话剧,以及其它地方剧种。学习京戏,我爱学老生、老旦的唱腔,吸收他们刚劲坚实、使用丹田和头腔共鸣的发声方法,特别是表演艺术家周信芳充沛的激情、强烈的节奏感和唱念的功夫。我还学习昆曲优美的形体身段,话剧电影中现实主义的表现方法,评弹的咬字口劲等。我广采博引,为创造一种高亢洒脱、奔放流畅、起落如潮、有柔有刚的流派唱腔而努力。我的流派虽然在解放前已初步形成,但得到明显的丰富发展还是在解放以后的事。”

    因此,她深有体会地说,流派是在不断地流的,在流的过程中才能发展。流派的形成和发展不能离开它所要表现的内容和人物,而流派的形成和发展又离不开改革和创新。

    演《红楼梦》前,她把原著读了10遍

    1948年下半年起,徐玉兰开始与王文娟搭档,演出了《北地王》《追鱼》《春香传》《红楼梦》以及《西园记》等,形成“徐王流派”经典,堪称中国越剧艺术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

    徐玉兰生前常常被人问到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把宝哥哥演得那么好”,而她的回答非常霸气:“贾宝玉的形象是我创造的,现在的贾宝玉都是模仿的。”

    上世纪50年代末,上海越剧院越剧二团接到创排大戏《红楼梦》的通知。那时徐玉兰还没有系统地读过《红楼梦》,为了演好角色,徐玉兰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曹雪芹原著通读了10遍,细细揣摩人物。

    贾宝玉的出场,徐玉兰也颇费思量。一个十三四岁的贵公子,言行举止怎么样既区别于普通家庭的孩子,又和年龄相符?多亏了之前熟读原著,苦思冥想之际,她想起一个情节: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去家庙还愿,回来时贾宝玉手上拿着一串香串把玩。徐玉兰于是设计了手上摇着珠串、大跨步的宝玉亮相方式。

    1958年2月,由徐玉兰、王文娟主演的越剧《红楼梦》在上海首演,首度将整个红楼梦的故事完整地呈现于戏剧舞台,该剧台词、唱词唯美,表现手法细致,特别是主演徐玉兰、王文娟等人演技精湛、嗓音优美,甫一亮相就受到观众欢迎如潮。

    1962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和香港金声影业公司联合将其拍摄成彩色影片,同年11月在香港首映,首轮连续放映38天,400余场,近40万人次观看。1978年,越剧电影《红楼梦》在国内重映,重新掀起了全国观众对于越剧的热爱。有人甚至带着铺盖卷彻夜排队买票,“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成为老少皆知的唱段,徐玉兰的贾宝玉也成为无法逾越的经典形象。

    有主见有担当有威信,“做演员心里要有观众”

    在徐玉兰的弟子、上海越剧院副院长钱惠丽眼中,徐玉兰说话永远言简意赅,有大将风范,“老师说我气息不够,指点我躺在沙发上练习气息。她很有威严,却又心地善良。在我的印象中,她从来没有当面表扬过我,却经常从其他人口中听说徐老师经常惦记着我。”

    在“越剧十姐妹”中,徐玉兰也常扮演大姐的角色,她常替王文娟拿主意,替筱丹桂之死鸣不平;她组建玉兰剧团,又毅然在剧团声名鹊起之时加入总政文工团。

    “老师总对我说,做人做事要吃得起苦,心里装得下别人。她确实也是这样做的。她有威信,与她的出发点总是为大家考虑是分不开的。” 钱惠丽回忆说,言传不如身教,“对我来说,徐老师就是我的楷模和人生导师。她虽然话不多,我只需要看她怎么做就好。”徐玉兰和王文娟在花甲之年一手组建红楼剧团,不搞一言堂,才有了流派纷呈的局面。

    然而她教给学生最为重要的一课,是“做演员心里一定要有观众”。1997年,徐玉兰在美琪大戏院演出《送凤冠》。76岁的徐玉兰在台上毫不松懈,穿着高脚靴,一边不停下跪,一边唱念不停。台下观众心疼她,齐声喊着:“不要再跪了! 不要再跪了!”但她还是坚持高标准演完了全场。

    2013年6月15日晚,为纪念越剧改革七十周年,上海逸夫舞台上演大型史诗越剧《舞台姐妹情》。在这场九代同堂的演出中,90多岁的徐玉兰与老搭档王文娟再次亮相,为久违了的观众献上了一次全新的合作。

徐玉兰带徒。新华网发(上海越剧院提供)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林振芬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21362261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