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在“大世界”赏京戏、听评弹

2017年05月08日 10:08:44 来源: 上观新闻

  京剧《杨门女将》《拾玉镯》,评弹《繁花》……自上海大世界重新开幕后,上海京剧院、昆剧团、越剧院、沪剧院、淮剧团、评弹团等在这里轮番上演节目,演出了正规剧场才有的味道。

  周末,轮到上海京剧院在大世界舞台演出《杨门女将》。由于场地紧张,演员孙一格、魏娟、郑娇等把化妆箱当餐桌,一边吃盒饭一边化妆,还有人干脆站着化妆。没有专用的化妆镜和灯,演员们靠着窗用上了自然光。化妆室窗外就是延安路西藏路天桥,形形色色的行人们距离演员只有两三米距离,看得清彼此脸上的表情。而换衣服的地方就在二楼舞台的大屏幕背后。

  京剧院二团副团长高劲松告诉记者,一次演出京剧院派出团队超过30人,台上9位演员,台下乐队也有近10人,另外有十多人的幕后工作者负责音响、舞美,“这次演的《杨门女将·探谷》只有30分钟,但和其他演出一样,需要的器材、人员一个都不能少。”室外舞台没有侧幕,对身经百战的演员来说,都是小事,唯独大世界特殊的建筑结构给演出提出了小考验。高劲松指指四周,“你看我们周围都是建筑,舞台仿佛一个筒的筒底,因此回音比较响。”音响师傅特别重新调音,还专门带了字幕机。高劲松表示,这是考虑到大世界以游客居多,并非专业戏迷,很多人需要借助字幕了解剧情。

  孙一格、魏娟化完妆、穿戴着华丽而沉重的行头从二楼化妆室走向一楼大舞台。一路上都是公共走道,她们吸引了不少游客驻足拿起手机拍照。高劲松说,“有时候我们在四楼演完,演员穿着戏服,和游客们一起坐电梯下来。”由于一位演员受伤,这一天《杨门女将》宋兵临时换了演员。高劲松带着大家又演练了一遍走位。“这场演出30分钟,武戏不少。也有的演出在室内演,文戏居多,演员们还会配合戏曲知识普及等,逐一展示从化妆到登场的每个环节。”

  大世界大舞台的200多个观众位早早坐满了人。演出一开锣,二楼看台迅速聚集起观众,三楼、四楼,不少游客从窗口里探出脑袋。二楼观众王阿姨告诉记者,自己小时候就在大世界看过戏,这次来重温旧梦,“戏很热闹,演员长得也好看,都在全力以赴地演出。”

  比起大舞台的热闹,二楼戏曲茶馆安静得多,120位观众屏声静气等待评弹《繁花》开场,这也是大世界的委约作品。上海评弹团副团长高博文一边化妆,一边手上拿着《繁花》脚本,不时瞄几眼,“如果今天演的是《珍珠塔》,直接上台就可以了。《繁花》每段都是生书,需要多温习几遍。”

  由于曾经用上海话朗读过《繁花》,高博文与上海大世界等促成了合作推出评弹《繁花》机缘,“作为委约项目,我们想做一些探索,寻求多平台运作。”今年大世界试营业时,《繁花》开始预演,迄今已近20场。“评弹多为两人演出,《繁花》变成5人演出,演员有时是说书人,有时是书中角色,在不同场景跳进跳出,让小说变得立体化。”快20场演出下来,高博文表示,拿着预约券来听《繁花》的观众,有的是书迷、有的是评弹老听客,“我们希望,老观众听了觉得《繁花》比原来的评弹闹猛,而新观众可以听得懂《繁花》。”

  大世界游客来自天南海北,评弹《繁花》贴心地从头到尾配套字幕。每次演出时长80分钟,这也给高博文等演员提出了难题,“作品那么长篇幅,不能出错、不能遗漏,不少观众盯着字幕听呢。放字幕时又得注意时差,情节‘包袱’不能提前剧透,破坏了噱头。”戏曲茶馆观众席并非阶梯式,而是前后高低一致,高博文只看得到前排观众,“台比较低,演员和距离很近,后面的观众被遮住了脸,因此放噱头、鼓掌、情节卖点都得留意,都是第一次。”

  有时,小说《繁花》作者金宇澄、评弹《繁花》制作团队也坐在台下“挑刺”。“金老师会针对细节提意见,我们希望能在评弹中体现现代人的审美,不把角色定型、脸谱化。”高博文透露,大世界作为评弹《繁花》孵化平台,提供了极佳发展契机。“一开始我们都在问行不行?最终还是把它做起来了。”今年9月,评弹《繁花》将走进上海大剧院中剧场,“灯光调度、音乐、舞美用足,让《繁花》盛开。”

【纠错】 [责任编辑: 罗沛鹏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21362649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