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歼-10”战斗机行政总指挥刘高倬谈航空精神:丰碑在我心中

2017年05月13日 09:34:36 来源: 新华网

    图为“歼-10”战斗机行政总指挥、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中国航空学会名誉理事长刘高倬正在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新华网 严晓瑜摄

       图为“歼-10”战斗机行政总指挥、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中国航空学会名誉理事长刘高倬正在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新华网 严晓瑜摄

  新华网上海5月13日电(记者 郭慕清)5日,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喷气式大型客机C919在上海浦东机场成功首飞,看着在蓝天下翱翔的国产大飞机,无数中国人为之振奋,为之激动。多年来,无数航空人攻坚克难、永不言败,用“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航空精神,在航空领域谱写下了属于自己的壮丽诗篇。

  “丰碑在我心中。”“歼-10”战斗机行政总指挥、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中国航空学会名誉理事长刘高倬用了这六个字来形容他心中的航空精神。他说,很多人虽然默默无闻,但依然无私的奉献和付出,很多人为了航空事业的研制和发展,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正是因为有他们,才有今天我们航空事业取得的成绩,正是因为有他们,我们的航空队伍才能战无不胜,他们是最伟大的人。

  “如果最后没有成功,我会死不瞑目的”

  郭慕清:作为老一代的航空人,您在航空战线工作了一辈子,5日C919在上海浦东机场首飞,是不是也特别激动?

  刘高倬:5月5日,C919首飞,当时我就在现场,作为航空人,我无比振奋。当年研制ARJ21时,我就跟别人说,我干了一辈子航空,经历了若干个军用飞机的型号,虽然非常辛苦,但最后都成功了,唯有民机,我们也做了极大的努力,却总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们很不甘心。

  当年我就想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一定要研制成功。遗憾的是,我退休时,ARJ21还没有飞起来,我和后面接班的同事讲,你们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把ARJ21研制成功,如果最后没有成功,我会死不瞑目的。2014年,ARJ21拿到了适航证,我非常激动。

  因为拿到了适航证意味着这个产品变成了商品,这是成功的第一步,是关键性的。目前ARJ21还有两件事要做,一是交给客户后要有回头客,要取得市场成功;二是要赚钱,有盈利收入,这叫做商业成功。

  从ARJ21到C919首飞,这是几代航空人努力的结果,可以说中国的民用飞机是在正确的路上快速前进着,我为航空事业取得的成就欣喜若狂、骄傲自豪,现在我还沉浸在兴奋的余波里。

  郭慕清:这些年来,中国航空人很不容易,中国的航空业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发展之路,请您为我们讲述一下这段艰辛的历程?

  刘高倬:中国的航空工业从修理起家,到学苏联,再到仿制,最后走上一条自主研发的路,应该说这些年来取得的成绩是举世瞩目的。继“歼-10”后,又有了歼-15、歼-20、运-20等新的型号不断涌现。中国航空业能走上这条路,缩短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要知道,航空工业作为向阳产业,我们在加油干时,发达国家也在努力,他们基础比我们好,投入比我们大,从理论上说,会拉大我们之间的距离。但是,这个差距却在不断缩小,这与航空人的努力、跟全国人民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

  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后,还要努力实现“并驾齐驱”

  郭慕清:您曾经说过,“歼-10”的研制缩短了我们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完成了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的跨越,请为我们讲讲这其中的细节。

  刘高倬:目前发达国家也在努力发展航空业,就像跑步一样,如果他站在这里不动,我要赶上他,追他就完了,关键是他也在跑,在这种背景下,实现了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就意味着缩小了差距,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

  第二层意思是说,虽是“望其项背”,但还是落后,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赶上他。不能懈怠,这是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有的人觉得我们现在要同台竞技,要并驾齐驱,我认为这太着急,要实现这一目的,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郭慕清:那您认为怎么样才算是和发达国家“并驾齐驱”呢?

  刘高倬:第一个标准是有没有从跟踪创新发展到非对称独创。这是什么意思呢?所谓跟踪创新,说的是你有什么我也想要有什么。而非对称性独创呢?说的是你有什么,我想办法要超越你什么。在技术层面,我要向你学习,你也要向我学习,而不是简单的“你当先生、我当学生”。达到这个境界,才叫同台竞技。

  第二个标准是我们的产品要能够跟世界一流供应商PK,现在我们的产品基本上输出给第三世界,在市场份额上,占优势的还是那几个“巨无霸”,等到有一天,我们的产品无论是军机、还是民机都能与发达国家形成鼎立的局面,占有一定的份额,这才算是“并驾齐驱”。

  第三个标准,我们要有一支世界一流的人才队伍,这包括管理队伍、技术队伍、工匠队伍,都要是一流的,这样我们就能“门当户对”了,我认为最起码要具备这三个条件。目前我们的航空制造业与先进国家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我们还得要“夹着尾巴”去努力,耐着寂寞去努力。现在ARJ21交给用户了,C919首飞了,的确缩短了差距,但是依然在人家后面,还要继续努力。

  “丰碑在我心中”

  郭慕清:作为“歼-10”战斗机行政总指挥,请您给我们讲讲当时发生感人故事?

  刘高倬:歼-10飞机是我国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先进战斗机,其成功研制并批量装备部队形成战斗力,标志我国航空武器研发能力跻身世界先进行列。以我们当时的基础和能力难度是非常大的,100多个单位,十几万人协同作战,拼搏奋斗了18年,有的同志奉献了毕生的精力,甚至宝贵的生命,但他们中的多数人并不能走上领奖台,而是默默地无私地奉献着,他们才是最伟大的,我们要永远记住他们的丰功伟绩。

  丰碑在我心中,他们是我们心中永远的丰碑。像是时任成都飞机公司总经理杨宝树,他常年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工作,在首飞成功后不久就工作岗位上去世了,还有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杨为民,他是可靠性的专家,按说他跟这个工程毫无关系,却依然抱病坚持在岗位上的。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正是有了他们,有了这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我们才无往而不胜,才能完成了很多人认为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郭慕清:“丰碑在我心中”,这句话特别感人,我由衷地为航空人点赞。那对于未来航空事业发展,您有什么希冀?

  刘高倬:中国的航空事业是有大有希望的,民用飞机未来的发展,比我们的军用飞机更需要考虑市场的需求,从ARJ21交给客户到C919的成功试飞,再到后面的不断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需要几代人来发扬这种传统,来奋斗。

  虽然离开航空一线,我依然有浓厚的航空情节的,依然会为航空事业取得一点一滴的成功而高兴,也会为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波折牵肠挂肚,可以这样说,我生是航空人,死是航空鬼。这次C919的成功首飞,让我们充满了信心,也让国人也充满了信心,我衷心祝贺,也更希望中国的航空事业能更上一层楼。

【纠错】 [责任编辑: 罗沛鹏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31362774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