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海57位高技能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2017-05-18 09:12:19 来源: 解放日报
分享至手机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3岁理发师”“副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这样几个关键词任意组合,都会变成话题。日前,重庆姑娘聂凤就因同时具备这些身份而广受关注。

  一个年轻的理发师,何以达成如此成就?原来,2015年8月,在被称为“技能奥林匹克”的世界技能大赛上,她作为中国队美发项目的唯一参赛选手出征巴西,一举夺魁,实现中国队在该项目上金牌零的突破。凭此成绩,她不仅享受到和奥运会冠军同等待遇,还获评重庆五一高级技工学校副高级职称,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自1990年开始实施的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对高层次专业技术人才和高技能人才的一种奖励制度。是经党中央、国务院决定,给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技术人员发放的特殊津贴,对进一步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良好社会环境,加强高层次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2008年,高技能人才也纳入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的范围,每两年开展一次推荐申报。

  和聂凤类似,上海也有不少高技能人才获此殊荣。截至目前,本市共有57位高技能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其中不乏工作在平凡岗位上的“上海工匠”。最新入围的名单中,锦江汤臣洲际大酒店中餐营运总监翁建和、正章洗衣首席技师陈爱华、龙华殡仪馆遗体整容高级技师王刚、大金空调(上海)有限公司设备维修课课长陆忠明、上海隧道机械制造分公司车间主任李建伟等能工巧匠纷纷在列。

  作为过去全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摇篮,上海是技术工人的集聚地,有着重视职业教育和培训的传统,培养出的“上海师傅”成为金字招牌。2010年起,上海实施“首席技师培养选拔千人计划”,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建立完善首席技师制度,并建立“技能大师工作室”,以技能大师为带头人,开展技术创新、技能攻关、技艺传承、技能推广等工作。截至去年底,上海已认定资助1183名首席技师、123个技能大师工作室,其中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共28个。上海依托重点产业领域的大型企业(集团)、行业协会、产业园区和重点院校,建立高技能人才培养基地89家,其中国家级基地12家,基本覆盖本市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农业的重点产业领域。

  上海还积极组织开展各种评选表彰活动。“中华技能大奖”和“全国技术能手”是国家层面对高技能人才的最高等级表彰项目。2016年,本市有3人获得“中华技能大奖”,19人获得“全国技术能手”称号,创历史新高。每两年,上海还会评选表彰“上海市杰出技术能手”20名、“上海市技术能手”100名。近年来,荣获表彰的高技能人才年龄结构不断趋向年轻化,职业覆盖面更广,学历水平显著提升,在本企业、本行业、本市范围内发挥了良好的示范带头作用。此外,上海在积极申办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如申办成功,将有利于进一步提高技能人才培养水平,促进职业技能的推广。

  对于技能人才和技能工作,社会大众的态度往往是“说起来都认为很重要,现实生活中又离不开,可打心眼里却瞧不上”,很少有家长心甘情愿让自己孩子去读技工院校。但随着国家对于工匠精神的大力弘扬,高技能人才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社会氛围日渐浓厚。据统计,截至2016年末,上海已拥有技能劳动者388万人,其中高技能人才104万人,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比例达31%。

  人物档案

  翁建和,男,1962年出生,现任上海锦江汤臣洲际大酒店中餐营运总监。曾获2010年上海市劳动模范,2012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6年上海市杰出技术能手,2008年和2012年“中华金厨奖”,以及中国烹饪大师、全国优秀厨师,中国长三角十大名厨、总厨风采奖等荣誉称号。

  中餐大厨翁建和——

  看见桌面吃空特别开心

  “刚听到这个消息,真觉得不可思议。”翁建和前不久收到国务院发来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在他心目中,这是像袁隆平那样为国家做出过突出贡献的大科学家才能获得的殊荣,“我一个烧菜的,怎么就和那些教授、专家放到一块儿去了?”

  与现在配备空调与通风设施的酒店厨房不同,翁建和学艺时,夏天的厨房就像烤箱。他笑称:“那时候烧炉子连电风扇都不能用,怕影响火头。站一个小时,衣服、袜子就湿透了,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每次烧好菜,地上都有两摊水。”不过艰苦的环境从未打消翁建和的热情。“没别的,就是喜欢!”从学手艺开始,翁建和就将烹饪视作一辈子的事业。掌中的老茧和指上的伤痕,见证了他与炉火、锅灶为伴的岁月。

  同样是烹饪,大师之作与我们家庭厨房的柴米油盐有啥区别?翁建和认为,关键在于“动脑筋”。无论参加烹饪比赛还是出席私人宴请,他都会随身携带相机,抓拍精美菜品,回家仔细研究用料和制作。在他的观念中,一道菜肴的推出,不仅要经过精心构思与反复推敲,更要经过实践检验。

  这些年来,翁建和一直保持一个习惯,客人离席后,他常会去看看剩菜情况:“看见有什么菜没吃,我就会去问问,是点多了吃不下,还是菜哪里不合口味?相反看见桌面空空,我就老开心了。”入行30多年,让他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客人的一句句称赞,在他心中,食客的口碑永远胜过大大小小的奖杯。

  2010年上海世博会闭幕日下午,酒店接到重要任务:尼泊尔总统当晚要在中餐厅设宴。翁建和及中厨房全体员工在短短两小时内就顺利完成菜单制定、餐具配置和材料选配。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让外宾赞不绝口,当即提出在当晚闭幕式结束后,再吃一顿一样的。“他还把我们叫去房间,同我们合影。”那一刻,翁建和感到无比自豪。

  人物档案

  陈爱华,女,1978年出生。1996年9月参加工作,现任上海正章实业有限公司网点部经理、上海洗染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洗衣高级技师,曾先后获得区“新长征突击手”“三八红旗手”,洗染行业“技术能手”等称号,2012年被评为中国商业联合会“优秀服务明星”。

  洗衣能手陈爱华——

  把每件衣物看作艺术品

  1996年,18岁的陈爱华成为正章洗衣的一名三级营业员,21年过去,她已成为正章洗衣的首席技师,更是上海洗染行业唯一的技能大师。

  每天陈爱华经手的衣物达二三十件。“洗衣和中医一样,讲究望闻问切。”陈爱华为每件衣物度身定制最适合的洗涤修护方案。每件衣物在她眼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工艺品,要精心洗涤修护,“顾客将他们送来,就表明它们的珍贵”。

  一天,一位满头是汗的老先生捧着一件红色旗袍,走进中山南一路的正章洗衣店。他告诉陈爱华,儿媳坚持要把这件旗袍带到国外去洗,认为“国内肯定洗不好”。但老先生相信老牌子“正章”,陈爱华没让他失望。经过精心洗涤修护后,不仅旗袍上的污渍无影无踪,光泽也恢复如初。

  陈爱华的精湛技艺,不仅得到顾客赞誉与行业认可,也经受住重要时刻的考验。世博会期间,她184天未休,每天23时至次日3时进驻场馆服务,确保宾客的特殊面料、衣物织品得到保养维护。2014年亚信上海峰会,陈爱华又圆满完成为峰会118个国家熨烫国旗的艰巨任务,实现“零损坏、零褶皱”。

  陈爱华有股钻劲,只要有新面料面市,她会第一时间了解其特性,研究洗涤方法,“虽然我不买那些奢侈品包包、衣服,但我比谁都了解”。

  为改进洗涤工艺,提高效率,她深夜还在工厂摸索、研究。在她提议下,公司委托制造商自主研发的后整理熨烫设备,使原本人工需要20分钟才能完成的工序缩短至5分钟。在陈爱华看来,机械化带来高效率的量产,但手工则保证了个性化与差异性,技能人才的重要性丝毫没有减弱。在她的带教下,已有多名徒弟分获高级技师、技师、高级工等证书,多人在全国技能大赛上摘金夺银。

  她的徒弟、首席技师张小清这样评价老师:“所有交到她手里的衣服,她像艺术品一样对待。这大概就是‘工匠精神’吧。”

  人物档案

  王刚,男,1977年出生。上海市龙华殡仪馆业务科副科长,遗体整容高级技师。先后荣获全国民政系统劳动模范、全国民政行业优秀技能人才、全国民政部领军人物、全国技能大师、上海市工人技术创新能手及杰出技术能手、2016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6年“上海工匠”候选人等荣誉。

  遗体整容师王刚——

  为留住逝者最后的尊严

  “不是迷信,很多时候面对逝去的人,我能想象和感受到他们的状态,一定有很多不舍与遗憾。”在龙华殡仪馆工作室内,从事遗体整容已有20年的王刚一句一顿地说道。话语中带着一份沉重,也透出一份坚定,“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可能弥补一些亲人的伤痛。哪怕是帮逝者把头摆正,把手放平。”

  1997年,龙华殡仪馆招工,在龙华工作的母亲建议王刚去试试。那时他刚从技工学校毕业,对这个别人望而却步的行业并没有特别排斥。回忆当初的选择,王刚说,自己也经历了从恐惧到平和、从青涩到无悔的历程。

  2015年8月的经历,王刚至今记忆犹新。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夺去165人宝贵生命。大部分遗体在爆炸中受到严重损毁,王刚与其团队承接了复原消防战士遗容的任务。

  在与当地殡仪馆共同制定了遗体修复方案之后,王刚开始逐个寻找每一位战士昔日的踪迹。

  “那些无法复原的组织,我们只能在颅骨上塑形,几张老照片成为我们之间唯一的交流。”他说,为了让战士们早日安息,他们通宵达旦。历时19个昼夜,共有10位面容缺失的消防战士在他手中找回“最初的容颜”。

  这些年来,王刚不断钻研,先后开发了遗体养护、骨骼复原、模型制作等能高度还原逝者容颜的技术。目前,王刚正致力于将3D打印技术融入遗体修复,通过利用计算机建立三维模型,采用分层加工、叠加成型的方式,逐层增加材料来生成3D实体,达到逝者面容重塑高精度复制效果。这不仅突破了传统技艺,也预示着遗体修复技术将由手工化迈向数字化。

  尽管使用新技术,王刚丝毫不敢懈怠。他说,为了让家属感知逝者最好的状态,他依然会为植一条眉毛花费两三个小时,“行业里有这样一句话:‘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我们承载的是逝者最后的尊严。”  (见习记者 吴頔)

+1
【纠错】责任编辑: 孔亮
新闻评论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41362938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