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频道
>新华网 > 上海频道 > 正文

上海这家社区书房,让大叔把当年情书拿出来展陈

2017年05月18日 09:35:34 来源: 上观新闻

  在公共图书馆开设一场“私人定制”的阅读派对,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想法,在“我嘉书房”启用后变得稀松平常。

  23岁的陈博来到嘉唐公路169弄109号101室,推开门。这是一个社区书房,尽管已是晚上9点,这里依然灯火通明,座无虚席,到处都是捧着书在阅读的人。“来啦?”与陈博同龄的吧台服务员石梦圆笑着和陈博打招呼。

  菊园新区嘉唐公路上的我嘉书房。

  每隔几日,钟爱读书的陈博就会来到这里。此前,家住菊园新区的他总是不顾舟车劳顿之苦,光顾位于福州路的大众书局,吸引他的重要原因就是那里全天候开放。“嘉定菊园这个24小时不打烊的社区书房开放后,我太开心了!”

  与陈博一样,还有很多人在这家名为“我嘉书房”的社区书房里找到了归宿感。这里,有厚重感十足的实木书桌,有幽静的灯光,有透亮的落地窗,还有情调高雅的咖啡店。不过,“高颜值”只是这家社区书房的特征之一,管理服务人性化、社会力量参与运营、丰富的互动活动才是它能持续聚集人气的主要原因。

  人性化管理服务,营造“家”的氛围

  “这里的设计完全符合我理想中家庭书房的氛围,书桌上的花草和台灯,让我体会到了家的感觉。”经常带孩子来“我嘉书房”阅读的陆慧,仍忘不了初次来时的震撼。

  “我嘉书房”是今年初在嘉定区菊园新区揭牌启用的,面积300余平方米,藏书5000余册,另有报刊杂志60余种,设阅览坐席70余个,是嘉定区公共图书馆延伸服务点。目前,嘉定区已有“沪上最美”的区图书馆,还有各具特色的12家街镇图书馆,以及218个百姓书社、农家书屋和24小时街区智慧图书馆。“我嘉书房”是嘉定区公共图书馆“全覆盖”服务网络中的新生力量,也显得有些“另类”:这里没有“不准吃东西”的规定,也没有让人感到审美疲劳的成排高大书架,更重要的是这里24小时不打烊。

  美式工业风格的我嘉书房。

  “很安静,很舒适,虽然管理宽松,但每个人都很自觉克制,连做作业的小孩都不会发出声响。”新媒体编辑徐宇说。每次一落座,她都会点上一杯美式咖啡,然后舒舒服服地在座位上“窝”个半天。自从知道“我嘉书房”后,这里成了徐宇最中意的办公地点,她甚至抛弃了离家更近的星巴克。

  虽然面积不大,但这家社区书房的服务却很便利,纳入了上海图书馆“一卡通”管理系统,使用RFID(射频识别)自助服务技术实现图书阅览,可自助借还、自助办证。这让很多平日里很少走进图书馆的人都“心痒”了起来,小学英语老师张遐蓉便是其中一位。书房启用当天,张遐蓉就在门口的自助设备上办了读者证。“真心方便,刷一下身份证,交100元押金,就可以了。”开业至今,已有数百人在此办理了读者证。

  “24小时想去就去,只有自己家的书房才能做到,‘嘉’即‘家’。”在为“我嘉书房”取名的嘉定区实验幼儿园党支部书记张志萍看来,书房最大的价值,应该是重新审视人与自己、人与城市以及人与他人的关系,“很多人来到这里,其实是为了寻求找到同类的安全感。”启用至今,除去起初几天因鲜为人知而读者寥寥,“我嘉书房”始终保持着足够人气。这个社区书房每天都有近百人次前来,高峰时近200人次。

  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切中市民需求

  “我嘉书房”人气迅速飙升,出乎背后操办者和运营者的预料。

  嘉定区文广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我嘉书房”是嘉定区吸引优质社会资源提升公共文化服务品位的全新探索,这是全市首家以政企合作模式运行的24小时开放的社区书房。项目以嘉定区图书馆、菊园新区文体服务中心、上海绿地嘉唐置业有限公司为运行主体。

  拿出300余平方米商业用房,包办所有装修,签订5年免租协议,核算下来投入七八百万元,这是绿地集团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从短期来看,我们希望藉此增加社区人气;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建设一个宜居社区。这是一次冒着极大风险的尝试,一旦失败,就很难交代。”绿地集团事业一部上海区域中心企划经理施何蔚表示。

  从老旧建筑中拆下的红砖。

  事实上,“我嘉书房”确实差点胎死腹中。“我们原来计划在此建设一个经营性的小资咖吧,图纸都设计好了。”施何蔚接触菊园新区文体中心主任马慧怡后,原来的设想被彻底推翻,“不但面积增加了,格局也变了,书成为主体,咖啡成了点缀。”为了说服上层,施何蔚花费了不少口舌。因为担心没有人气,她甚至向马慧怡建议“组织些人来捧场”。不过,后来“我嘉书房”人气越来越高,使得这个留作备用的“B计划”再无实施的必要。

  “街镇图书馆地理位置一般都不错,面积都在500平方米以上,藏书也多;相比之下,‘我嘉书房’略显劣势,周边没有成熟社区,面积也更小,藏书也不多。”总结“我嘉书房”走红的原因,马慧怡认为,“24小时开放当然是个亮点,更重要的是社会资源的共同参与。”

  参与管理运行“我嘉书房”的,有菊园新区社区党建服务中心、菊园新区成人(社区)学校、菊园新区社区志愿服务中心、菊园新区教育共建联盟、SummerSchool志愿者服务队、菊园布谷鸟文化义工队、正见艺术空间、宏海实业等,这些组织和单位各自拿出资源,为“我嘉书房”添砖加瓦。

  比如,在“我嘉书房”的书架上,一张张年代久远的藏书票,不但让书房的文艺气息更为浓郁,更让读者们涨了见识。从迄今所知最早的中国藏书票“关祖章藏书票”,到各类花卉、植物为主题的藏书票,让大家一睹了藏书票审美风格的时代变迁。提供这些藏书票的,就是合作伙伴正见艺术空间。 

  社会力量找准切入点积极参与,以众筹的方式搭建起“我嘉书房”这个平台。在这其中,政府扮演更多的,是“撮合者”的角色。这与嘉定“宜居家园”建设秉持的“共建、共治、共创、共享”理念不谋而合。“结合你的资源和需求,只要符合‘我嘉书房’的定位,我们就欢迎加入。”菊园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

  “高颜值”却不“高冷”,互动让阅读“有温度”

  “颜值”虽高却不曲高和寡,而是搭建了多种互动平台让阅读者互相交流,这是“我嘉书房”受欢迎的重要原因。

  在公共图书馆开设一场“私人定制”的阅读派对,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想法,在“我嘉书房”启用后变得稀松平常。

  随时可以点一杯咖啡。

  此前,主持人梦晓就在“我嘉书房”里,在一场以“你的温度价值千万”为主题的阅读分享活动中与40余位嘉定区实验小学的党员教师频频互动。这场阅读分享会并非“我嘉书房”所组织,而是一次由实验小学党支部书记陈芳代表学校申办的活动。“对老师来说,这样的活动在学校举办像是一个任务,在书房举办更像一份礼物。不同的地方,效果完全不一样。”

  得知个人也能申请在“我嘉书房”办活动,实验小学教师严虹抱着试试看的心情递交了预约表,没想到几天之后就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严虹带着学生和家长在“我嘉书房”开起了班会,“打破了在教室里条条框框的限制,效果格外好!”

  可申请预约场地是我嘉书房探索“资源共享、百姓受益”的尝试之一。在这里,市民不只可以借一本书、读一份报,还能举办读书沙龙、小型讲座。有别于其他公共图书馆较为单向的服务,“我嘉书房”更强调与读者的双向互动。在一来一往中,书房的品质和读者的认同感得以同步提升。

  “我嘉书房”门口放着的留言簿上,读者工工整整地写了一页又一页各种建议:希望多增加些英文读本或杂志;建议放一台自助查询机,方便查找要看的书;文艺青年喜欢看的艺术类书籍太少了……读者的留言让马慧怡感到欣慰。

  如今,良性互动氛围正在“我嘉书房”逐渐形成。前段时间,书房发起“晒家书——那些年,家书很温暖”活动,本以为反响不会特别热烈,没想到收到了十几户人家的信件。活动现场,看到长辈们手写的书信后,一些年轻人兴之所至提笔疾书。50岁的程雷当初靠“飞鸽传书”获得了妻子的芳心,他欣然将那些仔细珍藏在保险箱的书信拿出来展示:“这样走心的活动我很乐意参加!”现在,家书展已经成为“我嘉书房”的常设展,未来将定期更换信件。

  菊园新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如今,“我嘉书房”正在考虑如何在“高颜值”之外持续增强书房的软实力,以提升读者黏性。

  题图:安静的母女俩。 图片摄影:陆晓峰 图片编辑:项建英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硕 ]

Copyright © 2000 -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21362938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