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我要上全运•激励一代人 三林舞龙队:不舞龙 不男人

2017年06月29日 07:43:43 来源: 新华网

    他们是体育的追梦人。全运会的改革,给了他们一个圆梦的契机。新华网体育推出2017全运会系列报道之“我要上全运•激励一代人”主题策划,聚焦这次登上全运会舞台的群众项目和体育爱好者。

     体育是为了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本文鸣谢上海市体育局。

    上海育人中学体育馆,正在备战全运会的三林舞龙队“龙头”陈春华(后排左七)与他的队友们合影。新华网严晓瑜 摄

    新华网上海6月29日电(梁鸿儒)6月的上海,气候炎热,雨水也渐渐多了起来。在上海三林育人中学体育馆内,不时传来“起……落……走……”等铿锵有力的吆喝声。透过浸着雨雾与湿气的玻璃门朝里望去,只见十多个精壮的汉子,正舞动一条金龙。龙身和着鼓点似莲花绽放,上下翻飞,整条大龙被众人舞得虎虎生风,变化万端。

    这群人是上海三林舞龙队的队员。这样“每周六天”的高强度半封闭式的训练,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此前,在重庆铜梁进行的全运会群众比赛舞龙项目预赛中,上海三林舞龙队顺利晋级决赛。此时,他们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全运会决赛做着准备。

    参加全国性的比赛,对三林舞龙队来说,已经屡见不鲜,但参加全运会,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三林舞龙队队长、“龙头”陈春华说,舞龙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希望在全运会的平台上让大家更好地了解舞龙,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这是陈春华在北京参加比赛后,到长城挥舞国旗的留影。资料图 新华网发

    舞龙改变人生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就叫中国;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龙,是华夏古国的图腾,也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中国人素来喜爱龙,舞龙更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民俗文化形式。

    上海三林是中国龙狮运动之乡,三林舞龙队更是名扬神州、蜚声海外。据介绍,自宋代起,这里以求雨、穰灾等宗教祭祀为目的的舞龙活动十分盛行。上世纪中段,舞龙主要由村宅、行帮、氏族等自发组队,参加灯会、庙会、行街巡游表演。

    三林舞龙队成立于1994年,并在1996年被正式命名为“上海市舞龙队”。30余年来,三林舞龙融合舞蹈的肢体语言、戏曲的步法亮相、武术的精气神韵、技巧的翻腾滚跃,形成别具特色的海派风格,在国内外各项大赛斩获无数冠军。

    作为队里的老大哥,今年28岁的“龙头”陈春华虽然年纪不大 ,但他入行已经 12个年头了。谈到与“舞龙”的渊源时,他说,上中学时就对舞龙产生兴趣,也得益于“舞龙”,他后来被特招进入上海体育学院,圆了自己的“大学梦”。他常自豪地说:“我是唯一一名体院的舞龙特招生,舞龙改变我的人生。”

    2008年,18岁的陈春华中专毕业后,本有一份可以进入外企的工作。但他后来选择舞龙,进入了三林舞龙队。这一决定遭到家里人的反对。“那时候家里人都不理解,尤其是妈妈,很长时间都不愿意理我。”

    陈春华家住奉贤,初到浦东三林舞龙队,每天来回要六个小时的车程。家人的反对,以及训练的辛苦,曾让年轻的他一度想到放弃。但陈春华的师傅告诉他“舞龙人须吃得起苦,耐得住寂寞”。在师傅的劝说下,陈春华咬牙坚持了下来。2009年,上海体育学院传来好消息。陈春华以特招生的身份参加了当年的上海高考,顺利过关,拿到了上海体育学院武术系的录取通知书。

    拿到通知书的他,第一时间回到家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但陈春华的妈妈态度并未改观,依旧认为“舞龙是个没出息的事体!”陈春华并未失望,他决心拼出一番名堂给妈妈看看。

    大学毕业后,再次回到三林舞龙队的陈春华赶上了好时代。“那时候比赛特别多,我跟着师兄们训练,从全国冠军到世锦赛冠军全部拿了个遍。” 陈春华说,因为一些比赛能上电视,人们也渐渐通过荧屏熟知了他。身边的人把消息告诉他母亲,这才让母亲的眉头舒展开来。

    陈春华笑着说:“现在我到外地演出或是比赛的时候,妈妈也经常留意我的比赛,但她从来不告诉我。”今年,上全运会的新机遇又摆在陈春华和队员们面前。“虽然冠军拿了不少,但舞龙项目还是比较小众。我们大满贯就差个全运会冠军,而且更重要的是让大家了解舞龙项目,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这是这是2013年参加第五届世界龙狮锦标赛,三林舞龙队夺冠后颁奖仪式留影,左三为陈春华。资料图 新华网发

    加量备战全运会

    现代舞龙形制主要由龙珠、龙头、龙身、龙尾组成,借助龙珠和龙体器材在音乐的烘托下共同完成。三林舞龙的要求更高,主要有五大类动作:“游龙”类、“八字舞龙”类、“穿越、腾越”类、“龙翻滚”类和“组图、造型”类,熟练掌握至少需要花上一两年的功夫。

    舞龙有句话,叫“累死龙头,跑死龙尾,笑死龙珠”。三林舞龙队教练唐永清说,“舞龙这项运动比一般的体育项目更困难,就拿龙头来说,一个龙头有好几公斤重,光有力气不行,还要讲究穿、腾、跃、翻、滚、戏、缠等技巧,平时不坚持锻炼的话很难掌握舞龙动作。”这些动作至少要保证一周三次的训练时间,而为了全力备战全运会,他们给自己加量到“每周六天时间训练”。

    唐永清说,三林舞龙队对此次参加全运会格外重视。常年当龙头,陈春华腰上一直有伤,去年锦标赛结束后就宣布退役了,但为了全运会,队里又重新喊他回来。已经46岁、退役5年的前“龙头”周志军也被再度请出,担任“龙头A”,与龙头陈春华相互支撑。

    在现场,记者看到,8分多钟的一套动作完成,每个人都被汗水浸透。陈春华喘着气说,不要小看这短短的几分钟,一套动作下来,差不多等于跑了一个3公里。

    这样的强度不是常人能承受的。唐永清说,每次队伍招募新人,来二三十个,最后能留下的只有几个人。不是练了几次嫌苦,就是家里有事等原因打退堂鼓,能留下的队员对舞龙都是真爱。

    队员蒋宜明入队10年,原本在外企工作,因经常比赛不断请假而被公司劝退。现在,蒋宜明选择自己创业,公司刚起步,事务繁忙,训练比赛时也要电话联系业务,但他仍然没有放弃舞龙。

    这是三林舞龙队在参加文化中国.2015全球华人中华才艺(龙狮比赛)时的赛前走场。资料图 新华网发

    舞龙是个群体性项目,还要讲究整体的协调。三林舞龙的龙形圆顺、流畅,一套表演有四五十个跳。龙舞起来,要保持龙的造型,龙珠引领龙头,龙头转得快,龙尾跟得紧,还要完成穿越、翻滚。老队员赵文强说,舞龙是团队项目,每个人的表现都决定一条龙的表现,要求每个人都把心思定下来。个人动作出错,整条龙表演都会受影响。

    在训练中间,就有一名年轻的队员因为踏错节奏,一个飞跃龙身的动作没有做好,被绊倒在地,整个表演也因此被打乱。老队员们看着这一幕,笑着对那名队员鼓励道,慢慢来,不要急,大家陪你一起重新来一遍。

    这是2013年参加第五届世界龙狮锦标赛,三林舞龙队和上海体育学院南狮队开幕式前合影。资料图新华网 发

    “不舞龙,不男人!”

    目前这支三林舞龙队,队伍成员以中青年为主,年龄结构合理。几名上海体育体院学生年初也刚加入三林舞龙队。没有高薪收入,是“兄弟情”与“对舞龙的热爱”让这群年轻人保持着对舞龙执着。

    “我进来时有师兄带,现在有几名新人,我们带。团队就像个大家庭,传帮带的氛围特别好。”陈春华说,舞龙培养人的一种团结、拼搏、协调的精神。三林舞龙队对待每一个队员都“不抛弃、不放弃”,也正因为此,才能够一直把三林舞龙的文化遗产不断传承。

    据介绍,三林舞龙队,曾经舞进过人民大会堂;十多次走进上海大剧院,为APEC会议与会各国首脑精彩表演;在香港、澳门回归庆典、奥运会、世博会等重大活动中频频亮相。不仅如此,三林舞龙队还先后出访比利时、德国、法国、柬埔寨、日本、印尼、新加坡、新西兰等国家,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近年来,三林镇也在通过建设龙狮会馆、拍摄三林舞龙形象片等,努力提振“三林龙”的精气神。5月中旬,三林镇政府历时近两个月,修葺完成了三林龙狮会馆,为展现龙狮文化搭建了平台,又替舞龙队营造了“大本营”;5月下旬,三林镇又与上海龙狮协会联手,同时拍摄了两部三林舞龙形象片。

陈春华在训练间隙。新华网严晓瑜 摄

    陈春华说,年少的时候,对于舞龙他的概念里只有“黄飞鸿”,觉得很酷。随着自己的入行后,才知道舞龙的不容易。年岁越长,对舞龙的热爱,也更多了一分。“不舞龙,不男人!”他常常这样跟队友打气。对于这次参加全运会,他们更是信心十足:“全力备战,争创一流,争取在国内外舞龙界获得领先地位、龙头地位。”

【纠错】 [责任编辑: 许超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3136401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