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沪陆家嘴出现所谓"共享床铺" 租赁摇身变共享算新经济吗?

2017年07月15日 10:36:03 来源: 解放网

  原标题:陆家嘴出现所谓“共享床铺”

  “共享床铺”长约2米、宽约1米,扫码自助,高峰时10元/半小时

  尚未通过消防许可,专家质疑本质上仍是“胶囊旅馆”

  共享经济概念的火爆带动了一批又一批新产业,近日,“共享睡眠”横空出世,针对都市白领需要午休的痛点,一张张形似太空舱的“共享床铺”在浦东陆家嘴出现。据了解,这些长约2米、宽约1米的太空舱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共享自助休息舱”,用户只需扫码付费就能享受到一个高质量的休息时光。

  对此,有人质疑,同样的问题是否会出现在“共享自助休息舱”上?套上了“共享”概念的太空舱就无需经过消防部门的许可?

  6元/半小时,封顶58元

  运营方介绍,这些床铺名为“共享自助休息舱”,考虑到现在白领阶层都需要午睡,但是大部分人都是趴在办公桌上草草了事,为了提供一个更舒服的休息环境,太空舱应运而生。

  纯白色的外观,装载推拉门,“共享自助休息舱”的占地面积并不大,长2.1米,宽1米,就像学生宿舍一般分为上下铺,只是太空舱的空间相对更为封闭,上下床铺彼此独立,互不连接。用户只需要扫描床铺一旁的二维码,注册完成后就可以打开舱门开始体验。

  “共享自主休息舱”的收费分为高峰价和非高峰价,高峰阶段收费10元/半小时,非高峰阶段6元/半小时,“就像出租车有起步价一样,用户只要开始使用,在非高峰时段,不管有没有满30分钟都是6元,超出半小时再按照分钟计费。不过现在刚开始推广,所以每天最高58元封顶。此外还有包月的结算方式。”运营方介绍。

  使用方便,但透气性差

  昨天,记者来到浦东陆家嘴某一大楼体验“共享自助休息舱”,在休息舱的一边,用户可以自取一次性寝具(包括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和垃圾箱。“使用后,我们会将这些一次性用品进行分类回收。”一位工作人员说。

  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记者通过扫码进入了“共享自助休息舱”的微信小程序,用户在首页就可以看到太空舱是否在被使用,由于记者体验时已经过了午休时间,因此两间太空舱均属于空置状态。“共享自助休息舱”的使用方法操作起来比较简单,扫码后几秒钟一扇舱门就自动打开。记者脱鞋进入,舱内有一面醒目的镜子,室内灯光可以自主调节,在舱内可以听到轻微的换气声。工作人员介绍,因为休息舱内并没有装载空调,但是为了保证一定的透气性,因此在镜子后面装了小型换气扇。

  记者体验时明显感觉由于空间的封闭,太空舱的透气性并不良好。对此,太空舱运营方的上海公司总经理赵敏表示,由于太空舱主要的受众群体是都市白领,“开放的空间不适用于白领办公的环境,因此空间需要封闭。”

  一旦用户点击“解锁舱门”,门会自动打开,可以暂时离开,也可以结束入住。

  消防部门尚在听取意见

  为了睡眠质量造成一个全封闭环境,却也因此造成了太空舱内部的空气不流通,万一发生了火灾,谁来给予沉睡中的用户一个安全保障?对此,赵敏解释道,“共享自助休息舱”使用的是防火材料,在客观条件上给予了用户一定的保障,此外,舱内还有紧急按钮,任何条件下用户只需按下按钮就能走出太空舱,“而且每个太空舱外面都有摄像头,只要有不正常情况出现,都会发现。”

  实际上,在2011年,出现在上海的首家胶囊旅馆因为人均使用面积不符合上海房地部门公布的出租房标准,加上各房间的排风扇设置不佳,一旦发生火情,很容易造成人员伤亡。因此,消防部门从公共安全方面考虑,从严把控,在对旅馆环境、舱体材质等多项指标进行谨慎审核之后,决定不予行政许可。

  “共享自助休息舱”是否已经通过了消防部门的许可?赵敏解释道,“这个问题正在与消防部门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

  本质上就是胶囊旅馆

  社科院旅游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就“胶囊旅馆”分析表示,“胶囊旅馆”的形式各不相同,但都是属于可拆卸的、移动式的自助设施,“现在国内比较多叫太空舱,日本叫‘胶囊旅馆’,主要是作为一种临时性补充的居住设施。”据了解,“胶囊旅馆”是一种可移动的,并不占用建筑用地的设施,为旅客提供更多临时性的休息场所,“在这样的基础上,‘共享睡眠’这个概念本质上就是一种‘胶囊旅馆’。”

  此外,杨彦锋解释,现在正常运营的“胶囊旅馆”大多出现在车站、码头、机场等地,“因为车站、码头、机场有较大的消防设置并且都很完善,但是如果‘胶囊旅馆’建立在一些住宅居民区,就一定会存在各种安全隐患。”即便“共享自助休息舱”没有直接命名“胶囊旅馆”,但是不能因此就忽视“胶囊旅馆”存在的各类问题。

  [观点]

  租赁摇身变共享,这算什么新经济

  在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之后,“共享”的概念早已深入到市民大众的生活之中,越来越多的事物开始以“共享”之名盛行。

  只是,何谓共享?

  此前有专家分析表示,“共享”的本质应当是一种更有效的资源配置方式,在过去,人类更多的习惯是一种拥有方式,但是现在随着人类经济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东西都成为了一种闲置,伴随着新的互联网技术的产生,人类调配资源的能力大大增加。调配闲置资源才可以称为“共享”的本质行为。

  事实上,在分享经济领域,资本疯狂乱舞,分享经济的“产物”开始泛滥,继共享单车之后,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都一窝蜂地冒了出来,所有的“租赁”稍加包装似乎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共享经济的一员,然后打着新经济模式的幌子吸引资本前来。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黄少卿就曾明确表示,现在的很多“共享经济”已经不能够称之为公益行为,而是更典型的商业行为。

  换言之,共享经济的核心应当在于激活闲置资源的价值,不然,只会造成更多的资源浪费。在“共享睡眠”出现后,甚至有网友戏言,“睡个觉都能共享,那最早的共享睡眠其实就是酒店了,也是付钱后,大家都可以使用一个房间。”

【纠错】 [责任编辑: 徐昌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71364457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