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助老餐送餐员:0.5元送餐费和一群老年人的生物钟

2017年07月20日 08:05:24 来源: 文汇报

  原标题:0.5元送餐费和一群老年人的生物钟

  老年助餐点十点三刻开饭,83岁的宋婉娥九点多就从家里出发了。她在太阳底下走了十来分钟,就为了餐厅里冷空调加电风扇的清凉世界。

  这个时间,助餐点后厨忙得飞起来,工作人员把烧好的饭菜装进饭盒,陈德昌一边垒饭盒一边着急:“快点快点呀。”他要在一个半小时内把三四十客盒饭送到共和新路街道几十位老人手上,“十点出发,最迟一客饭要在十一点三刻送到,再晚,老人就要打电话来催了。”

  十点整,13辆助老送餐车齐刷刷发动,车头瞄向四面八方。

  陈德昌穿着白衣短裤,戴一副墨镜,派头蛮好,就是飙汗飙得厉害。他骑上小电驴,走街串户不跑大路,大路浪费时间。送餐员都有熟悉的近道,跟着他们体验送餐过程也是自找苦吃———太阳晃一晃眼,人就跟丢了。

  到了送餐点,停车、取餐、摁门铃,然后噔噔噔爬楼梯。陈德昌送的洛川中路1100弄小区是个老社区,居民楼没电梯,老人住二楼三楼四楼的都有。陈德昌手长脚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门口站定,“中饭来了!”老人一秒钟也不耽搁,早就在门边候着。有位90多岁的老先生行动不便,在门边放了一张凳子,方便送餐员放下餐盒就走。

  一日三餐对老年人来说真是铁打的生物钟,好些阿姨爷叔提前下楼,守在屋外,视线追踪着越来越近的小电驴。送餐小电驴也许安慰了很多独居老人。共和新路街道有位100多岁的寿星阿姨,身体特别好,每天都下楼等午饭,最近高温,老太太总是准备一瓶冰水给送餐员。有一回送餐机构主任朱光和送餐员一起去了她家,老太太有点不好意思:“哎呀,只有一瓶水。”朱光说,还有一些老人长年卧床,子女又不在身边,他们把家门钥匙交给送餐员,送餐员每天把饭盒送到床头,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两句话,那几乎就是老人一天全部的“社交”了。

  助老餐实惠,一大荤一小荤一素一饭,10元,上门用餐的还有配汤。每天供应A、B两套餐品,一周五天各有不同搭配。订餐上门的,额外多付0.5元送餐费。老人省俭,十块钱都能掰成两次花。宋婉娥阿姨有糖尿病,饭量小,每次都把中饭一分为二,留一半带回家当晚饭。

  静安区光民为老服务中心2015年开始承接共和新路街道的为老助餐服务,现在每天供应五六百客午餐,小部分堂吃,大部分外送。送餐员每天工作约2小时,月收入1000元。每天40客午餐几乎是一个送餐员的极限,再要加量,时间来不及,赶不上老人的饭点。

  光民的送餐员都是55岁到65岁的本地人,男的居多,刚刚退休,体力不错,中午有空闲,挣一点“譬如不如”的收入。活再多就耽误事儿了,好多人还得带小孩。朱光介绍:“我们晚上和周末不送餐,主要是因为找不到愿意一周七天全勤的人。招外地员工也不可能,我们送一客饭才五毛钱,市面上一单外卖五块,怎么比?”

  助老餐是上海的为老服务项目,全市各区各街镇都有助餐服务,模式不尽相同。静安区每月为超过17万老人提供助餐服务,共和新路街道的收费标准很有代表性。

  “做了两年多,第一年营业额减去采购成本和人员工资,差11万元,街道补贴6万元,当年亏损5万元;第二年营业额减去采购成本和人员工资,差7万元,街道补贴12万元,结余5万多元。两年一负一正,不亏不赚。”朱光说,助餐服务的社会需求很大,老年人的订单量还有增加空间,现在有些中午值班的居委会干部也吃助老餐,有时街道开会也向助餐点订餐。

【纠错】 [责任编辑: 徐昌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71364574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