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非遗传承的创新样本:险些失传的丝毯艺术如何成为一段锦绣传奇?

2017年08月15日 11:56:59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上海8月15日电(邹瑞玥)看过程美华丝毯工作室的人,很难不为其中所蕴含的丰富生命力所打动:黄绿色花叶簇拥着中心红金色的锦鲤牡丹,似乎能听到强劲有力的鱼尾甩水的声音,这是《年年有余》;胡杨林的叶子从绿变黄,层层叠叠凹凸有致,仿佛定格在万物生长的新疆春日,这是《春意盎然》。很难想象,这些质地细密、图案繁谨、绵密的绒头里仿佛蕴藏着生命的织物,是从一门近乎失传的古老手工艺发展起来的。

    绵延2000年的丝毯业 在江淮小城重启

    “彩丝茸茸香拂拂,线软花虚不胜物;美人踏上歌舞来,罗袜绣鞋随步没”。白居易在《红线毯》一诗中,讲述了丝毯所营造的“温柔乡”:绒毛之松软,能陷没舞女的鞋袜,他还详细描述了丝毯精工细作的过程:“红线毯,择茧缫丝清水煮,拣丝练线红蓝染;染为红线红于蓝,织作披香殿上毯。”可见当时的织毯工艺已臻于化境,“一丈毯,千两丝”更是暗藏着丝毯制作的用料之精。

    无论是中原地区的马王堆菱格彩花壮锦丝毯,还是远至新疆尼雅地区出土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蜀锦护膊,都显示了至迟在汉代,中国的丝毯工艺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早期的少数民族为了适应游牧生活的需要,利用当地丰富的羊毛捻纱,织出绚丽多彩的跪垫、壁毯和地毯,并通过丝绸之路与中东各国互相交流,逐渐将地毯铺设视为一幅画或艺术品,追求空间美与自然美,形成了卓越的古代中国地毯艺术。在羊毛原料稀缺的南方,以蚕丝手工编织、栽绒、绾结而成的丝毯,把地毯产业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到了唐代,制毯业迎来了鼎盛期,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极大地促进了手工业的发展,华美的地毯成为皇室之间相互赠送的“国礼”,唐代政府还专门设立“毯纺使”,管理织毯业。至元明清代,丝毯越发成为皇家独享的、象征着权利与等级的宫廷艺术品。到了20世纪中叶,作为贵族生活缩影的丝毯,在经历了战乱灾祸后的中国几乎绝迹。

    1973年,江苏如皋重启丝毯业。生在当地一个技术工人家庭的程美华,因为哥哥姐姐插队落户下乡,年龄最小的她受到照顾进了如皋工艺丝毯厂,专门负责质检的工作。丝毯的手工制作技艺十分讲究。一幅丝毯的制作要经过设计、放稿、点格、算色、染色、织造、平毛、剪花、整修、检验等十几道工艺流程方可完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她,偏偏看上了十几道工序中最难的织造,还特意跑去质问厂长:“她们都能做,为什么我不能做呢?”看着小美华的认真劲,厂长又不好明说是照顾她,只能无奈地叹口气:“你想学织造吗?可不要后悔。”

    等到真的坐到织机前,程美华傻了眼。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每一个绒头就像是照片上的一个像素。数十种不同颜色的丝线,对应着图纸上跳舞一样的不同数字;前后交叉绕一个8字结,才完成一个像素,而一平方英尺的丝毯上便打有14400个8字结。小美华咬咬牙,开始了这艰辛而漫长的工作。没想到完成的第一件作品就评上了一等品。老师拍拍她的小脑袋:“有悟性,好好学。”这大大鼓励了程美华。从此,她越做越起劲,越做越上手,多次在江苏省和全国轻工艺质量评比中获奖。

    艺术家X丝毯 工艺品成为艺术品

    丝毯工艺复兴不久,仍沿袭宫廷贡品的风格,图案均为中国传统样式的“四菜一汤”,也就是四个角花围绕一个中心图案。1981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袁运甫提出了“在图案方面引进现代设计思想,使丝毯从工艺品升华至艺术品”的设想。当时在北京学习的程美华,也参与到了袁运甫作品《智慧之光》的丝毯创作中。《智慧之光》描绘了一名中国古代女子点燃智慧火焰的场景,构图极为丰富,画中的神女与火焰交相辉映、水乳相融,如果仍然采用点格来划分色块的话,一块块区域间边界明晰,达不到画作的效果。程美华便把深、棕、浅等5组丝线重新配色,达到自然过渡的效果,这样就产生了10组甚至20组颜色,拥有更丰富的变化。这种渐变配色技术让整个丝毯用色达2580种。袁运甫看到成品不由赞叹:你们把我的原稿做活了!《智慧之光》由此诞生,并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赞誉,甚至引起艺术界、收藏界的关注。

    应该说,重新获得发展的丝毯是幸运的,80年代开始就得到国内外专家和艺术家的关注,不像许多传统的工艺美术形式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的突围之路。许多艺术家发现,丝毯相比羊毛毯有着无法替代的“珠宝般的质感”,超写实主义华人画家姚庆章在看到自己的作品的“丝毯版”后曾惊叹:“丝织壁挂具有神经末梢般的细腻感”。许多艺术家拿出自己的作品,而这些和艺术家合作的丝毯往往和原作版画一样,限量发行,甚至“绝版”发行。在国内外画展上售价高昂。例如美国当代画家查克•克洛斯订制的《自画像》挂毯16幅,每幅订制价2000美元,其在美国曼哈顿的售价却为每幅5万美元;著名画家赵无极订制的《无题》挂毯24幅,订制价每幅1.5万元人民币,售价约为20万元人民币。客观上,这样的成绩有效地巩固了丝毯在国际艺术品市场的地位,有利于保护知识产权和保证真丝手工挂毯的稀有性,也保存了这一当代艺术精品的升值空间。

    发挥本土特色 逆境中不断创新突破自我

    1985年,程美华作为特殊人才被引入上海,创办起金山丝毯厂。当时,南方丝毯经历了一个出口的高峰期。几次在国际地毯交易会上的惊艳亮相,让中国手工丝毯在国际上打响了名声,各国订单纷至沓来,一度在金山就有好几家丝毯作坊。当时业内普遍使用桑蚕丝为丝毯原料,原料价格一路飞涨,很快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程美华便远赴河南、辽宁等地的山区里选购蚕丝。

    “那时候去沈阳的原料厂,零下40度,一下飞机我的眼睫毛就冻住了,眼睛都睁不开。地上结了厚厚的冰,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到了原料厂,发现它们也没有原料,当时那个着急啊。”正好大连的企业拿了柞蚕丝来交流,这种蚕丝又被称为“野蚕丝”,长于北方高山,颜色偏黄,看起来有点土气。柞蚕丝在衣料中一直有使用,是不是也可以用于丝毯的编织呢?程美华立刻组织研发队伍,研究伸长率、脱白效果和硬度等,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其实在天然纤维中,柞蚕丝的强度仅次于麻,伸长率仅次于羊毛,是非常理想的原料。

    原料危机刚刚过去不久,2003年,非典爆发,使丝毯的出口遭受重创。据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朱玉成估算,非典带给中国手工艺行业近7年的低谷期,几乎葬送了手工丝毯业。客户进不来,企业出不去,丝毯企业遭受重创,纷纷停产倒闭。

    “只要人心不垮,企业就不会垮。”怀着这样的信念,程美华带着员工关起门来搞设计,运用对高端艺术装饰品的理解,改良丝毯设计的构图、用色,同时保留中国传统的牡丹、锦鲤等元素。非典过后的第二年,当程美华带着她的海派新工艺和新产品出现在国际地毯交易会上时,日本、欧洲和俄罗斯客户的大量订单纷至沓来,此后金山丝毯厂连续六年在中国工艺百花杯中获奖。

    在工艺上,程美华还从国外布艺作品中找到灵感,独创编织新工艺“片剪”。层层叠叠的立体花叶效果,就是通过片剪而实现的,运用这种技艺,甚至还能把单色的丝毯做出凉席的效果。柞蚕丝又一次“歪打正着”:虽然光泽度、底色和柔软度不如桑蚕丝,但它弹性高,更适合片剪。程美华还研究在丝毯的铜丝边缘加上银丝点缀,采用编织结合的手法使金属丝与丝毯融为一体,产生闪烁的效果,使丝毯更为立体,大有“软雕塑”之美。

    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手工艺在世界上赢得尊重

    美国著名艺术评论家安东尼•尼可利曾评价中国丝毯说:“用中国传统工艺制作现代艺术挂毯,这是世界首创。”尽管在中亚、西亚的很多地方,以及中国西北方地区的地毯业都非常发达,南方丝毯仍然闯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道路,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手工艺在世界上赢得了尊重。

    作为上海唯一的手工丝毯企业,金山丝毯厂和美华大师丝毯工作室的影响力不断加强。2007年,程美华被中国地毯专家委员会评为“中国地毯专家”,2008年获得工艺美术大师称号。从2008年至今,金山丝毯每年都有国际大奖收入囊中。程美华及其团队制作的丝毯已被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2015意大利米兰世博会等陈列或收藏。2017年7月19日,金山丝毯厂被中国工艺美术产业创新发展联盟设为“中国工艺美术产业创新交流基地”。

    绵延3000多年,一度濒临失传的丝毯技艺,在短短40多年里得以恢复并重新焕发生机,从原料、设计、技术等方面入手创新,让丝毯从工艺品成为了艺术品,并且得到国际认可,这样的发展路径或许可以为许多非遗手工艺项目借鉴学习。   

    丝毯的手工制作技艺十分讲究。一幅丝毯的制作要经过设计、放稿、点格、算色、染色、编织、平毛、剪花、整修、检验等十几道工艺流程方可完成。一张不起眼的A4纸样稿,是用极细小的笔头绘制而成的水粉画。新华网严晓瑜 摄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纠错】 [责任编辑: 严晓瑜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71365148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