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造币设计师罗永辉谈工匠精神:在规矩中比比斤两

2017年10月31日 07:42:49 来源: 新华网

  

    上海造币有限公司副总工艺美术师罗永辉仔细端详着他设计的保护大象纪念章。 新华网 吴恺 摄

    新华网上海10月25日电(吴恺)“‘匠’字是由一个框和一个‘斤’字组成的,意为在有规矩的框架里比一比斤两。”这是上海造币有限公司副总工艺美术师、正高级工艺美术师罗永辉对“工匠精神”的理解。近日,上海成功申办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又逢人民币硬币发行60周年,新华网采访了上海造币有限公司副总工艺美术师罗永辉,他从事钱币设计40余年,从流通币、纪念币到钱币衍生品,从钱币设计初创、发展到走向辉煌,通过钱币设计创造,他见证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造币之路:“我很幸运,站在了中国纪念币的起跑线上”

    1957年12月1日,我国正式开始发行人民币硬币,历经60年先后发行了四套流通币、96个品种、108枚普通纪念币、2000余种贵金属纪念币。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不断加快,人民币不仅是流通货币,更是一张“中国名片”。

    1975年1月,罗永辉走进上海造币厂,从事造币设计工作。初入工厂,罗永辉觉得光荣而神秘,这是代表国家设计钱币;同时,造币设计师这个职业具有一定的保密性,注定要长期打着马赛克工作。

    新中国成立30周年之际,罗永辉参与设计制作纪念币,这是新中国第一套纪念币,罗永辉说,“我很幸运,站在了中国纪念币的起跑线上。”

    在罗永辉工作室,各式各样的纪念币、纪念章不胜枚举,汶川地震纪念章、用十二年时间设计的十二生肖纪念章、作为国礼的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章……罗永辉用造币制章来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路。

    2015年,罗永辉参与设计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在纪念章初稿设计中用了一幅受降照片,但他总觉得有些不满意,仔细端详受降照片,发现受降者头微微低着,罗永辉灵感忽现,在受降者微低着的头顶上,添加了“和平”二字,并添加了代表胜利的“V”字符。

    2004年,为了筹备北京奥运会奖牌设计,罗永辉赴雅典参加了雅典奥运会开闭幕式,积累了宝贵的奖牌与纪念币设计经验。2008年,北京奥运奖牌面向全球征集设计作品,罗永辉成为奖牌评审组专家,在最终的三个设计方案面前,罗永辉力荐“金镶玉”的设计方案,同时也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

    转型中坚守:“优良的传统工艺依旧要坚守”

    近年来,电子支付日益盛行,流通币需求量减少,对造币行业带来一定的压力,转型与发展成为罗永辉等硬币设计师经常思考的问题。

    罗永辉认为,造币企业在完成流通币的生产之余,应该致力于纪念币、纪念章的发展。同时,也无需过度悲观,硬币发行关乎国家金融安全问题,不可能完全被取代。

    罗永辉表示,优良的传统工艺依旧要坚守。人工智能能够取代不少工作,但不能完全取代人脑,制图可以在电脑上完成,但是设计灵感是机器取代不了的,这是设计师存在的意义。

    与此同时,电子支付也给造币设计师带来了机遇,纪念币、纪念章的需求量增加,企业发展不再单纯依靠流通币生产,而是主动出击,在纪念币、纪念章上做文章,这就要求造币设计师在设计方案上推陈出新,制作更多、更有艺术价值的纪念币、纪念章出来。

    近几年,罗永辉也在向社会效益转型,开始致力于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事业,担纲了野生救援艺术公益大使,用艺术作品来宣传保护野生动物。

    如今,罗永辉已经制作了三个宣传保护野生动物的纪念章作品,主题均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第一枚是保护大象纪念章,以象鼻为界,一侧是人类工业发展的步伐正在加快,高楼林立、河流污染、森林砍伐,另一侧是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在不断被挤占,一枚枪靶正中大象,纪念章另一面则是枪靶击穿后溅出的鲜血,流淌在“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的主题上。

    第二枚是保护犀牛纪念章。罗永辉搜罗了不少野生犀牛的照片,最后刻画出一幅没有犀牛角的犀牛画面,而犀鸟已经没有犀牛角栖息,被迫腾空扑腾翅膀,取义“犀鸟无处着落,还我家园”。

    第三枚为保护鲨鱼纪念章。鲨鱼周围遍布了大大小小的手掌,掌心还有一只只眼睛,取义“拒食鱼翅,建立美好家园”。

    年轻人培养:“可以当人梯,绝不当拐杖”

    进入新时代,中国纪念币、纪念章也将步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将给设计师们提供更大的舞台。罗永辉说,年轻一代的设计师遇到了一个好时期,希望他们把握机遇,快速成长。同时,罗永辉也致力于对年轻人的培养,但他常说,“可以当人梯,绝不当拐杖”。

    当前,年轻造币设计师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有些能力很突出,有些能力还很薄弱,需要加强设计师素养的全面提高。

    铜芯镀镍、铜、铝合金、不锈钢、金、银、铂金、黄铜、紫铜……各种金属元素的混合能够形成不同材质的纪念币、纪念章。造币设计师首先要对金属材质了解,才能游刃有余地使用各种金属材质。同时,需要了解整个工艺流程,不仅要会设计,还要会用橡皮泥把形象塑造起来,再通过翻石膏来不断修正作品。

    罗永辉还讲述了他对这份职业的理解,“比艺术政治一点,比政治艺术一点”。从事造币设计工作是国家赋予的使命,同时设计生产出的纪念章、纪念币也是很好的宣传品。罗永辉说,造币设计师不光要有扎实的绘画技术、雕刻技术、设计能力,要对金属材质和整个制作工艺有所了解,还要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职业敏感性,要考虑纪念币、纪念章所带来的影响。

    知识是灵感的源泉。设计纪念币、纪念章,知识储备是关键,造币设计师需要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积淀。罗永辉举例说,当年为了给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做一个纪念章,他就把莫言的著作全读了一遍。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罗永辉表示,造币设计师靠的不是口才、身材和颜值,而是手艺和工匠精神。造币设计工作可能平淡,但若在平凡处耕耘,于细微处下功夫,就有可能在实现梦想的人生路上谱写辉煌乐章。

    上海造币有限公司副总工艺美术师、正高级工艺美术师罗永辉。新华网 吴恺摄

    罗永辉绘制设计草图。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工作室中一摞摞的设计手稿。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正在泥塑上雕琢他的设计作品。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正在泥塑上雕琢他的设计作品。 新华网 吴恺 摄

    完成泥塑后,需要翻成石膏,不断修整。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工作室中的石膏模型。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在他的工作室里设计着一个个作品。新华网 吴恺 摄

    这是罗永辉使用的部分工具。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制作的作品。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制作的作品。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制作的作品。新华网 吴恺 摄

    上海造币厂展示厅中陈列着罗永辉设计的作品。 新华网 吴恺 摄

    上海造币厂展示厅中陈列着罗永辉设计的作品。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的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纪念章。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在上海造币厂展示厅介绍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章的创作过程。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用12年时间设计的十二生肖纪念章。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的中国熊猫金币发行三十周年纪念章。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的驼峰航线纪念章。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的保护大象纪念章,主题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新华网 吴恺 摄

    罗永辉设计的保护犀牛纪念章,取义“犀鸟无处着落,还我家园”。

    罗永辉设计的保护鲨鱼纪念章。鲨鱼周围遍布了大大小小的手掌,掌心还有一只只眼睛,取义“拒食鱼翅,建立美好家园”。 新华网 吴恺 摄

【纠错】 [责任编辑: 冯丽 ]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21367150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