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记者调查:滴滴账号存在申请、交易利益链

2017年11月30日 08:18:59 来源: 解放日报

  为牛先生提供服务的克隆出租车顶灯显示为“旗忠”。

  用“滴滴出行”叫出租车,软件显示接单的是“沪FV0899”,可实际提供服务的却是“沪FM9845”;下车结算,计价器打印出来的发票上,又变成了“沪FM8368”……市民牛先生日前向本报反映他的“离奇”打车经历。他说,滴滴叫来的这辆出租车身份可疑,可能是一辆克隆出租车。

  这究竟是不是一辆克隆出租车?克隆出租车怎么能通过平台认证、上路揽客?审核的漏洞在哪个环节?连日来,记者对上述细节一一核实,还原出事件的真相。

  牛先生所乘确系“克隆车”

  牛先生向记者详细描述当天的打车过程:10月18日8时许,他在9号线松江大学城站3号出口处使用“滴滴出行”叫出租车,欲前往青浦区华丹路55号。由于路程较远,当即就有出租车抢单,软件显示抢单的是“上海奉贤大众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的“沪FV0899”,司机是“朱师傅”,平台评分4.4分。很快,一辆蓝色出租车停在牛先生面前,司机摇窗询问他是否在滴滴叫了车,确认后牛先生上车,当时是8时34分。

  9时18分,出租车抵达目的地,计价器显示98元。牛先生起了疑心,因为这段路他几乎天天走,基本都在77元左右。于是他索要了发票,下车后还看了下出租车的顶灯,发现这辆车顶灯竟是“旗忠”,而非APP显示的“大众”。车牌号也不一致,真实的车牌号是“沪FM9845”。再看手中的发票,发票上显示的是“上海申花汽车服务公司”,车牌号是“沪FM8368”。牛先生随即向滴滴反映此事,要求对方调查这辆车是不是正规出租车。但滴滴方面一直没有回复他。

  11月27日,记者首先找到旗忠出租汽车公司。对方核实后告知记者,“沪FM9845”确实是旗忠的出租车,车身蓝色,车型是桑塔纳4000型,与牛先生提供的照片相符。但查阅GPS记录,记录显示10月18日9时这个时间段,这辆出租车在浦东,并未出现在松江。记录还显示,这辆车今年2月16日牌照失窃,3月28日计价器又失窃……据此,旗忠出租汽车公司断定,出现在松江的这辆车应是一辆“克隆车”,车上的牌照就是失窃的那一副,计价器可能窃自另一辆“申花”的正规出租车。

  克隆车哪儿来的滴滴账号

  据了解,出租车申请滴滴平台的账号,需提供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服务卡、营运证等一系列信息,上述信息还需通过上海市交通委的验证。克隆出租车显然无法提供上述全套资料,要堂而皇之地上平台经营,需获取一个用正规出租车信息办出来的平台账号。

  从牛先生提供的信息来看,这辆克隆车使用的账号隶属奉贤大众“沪FV0899”。那么,克隆出租车是如何获取账号的?会不会是奉贤大众的出租车驾驶员转让给他人的?滴滴平台上显示的“朱师傅”,是奉贤大众的驾驶员吗?

  记者找到奉贤大众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查询得知,“沪FV0899”的确是奉贤大众的出租车,这辆车已于去年11月25日作下线处理,牌照同步报废。从奉贤大众提供的“机动车额度业务办结凭证”来看,这辆车于去年12月9日完成“出租车转非”。而且下线出租车已统一处置到外地。而且,“沪FV0899”下线前的两名驾驶员分别姓周和姜,两名顶班驾驶员分别姓孙和高,没有姓“朱”的驾驶员。奉贤大众分析,车辆信息与人员信息不匹配,很有可能该滴滴账号不是“沪FV0899”当初的4名驾驶员所申请。

  账号是谁申请的、怎么审核通过的?这辆车已下线一年了,怎么还能用来抢单?记者联系了滴滴出行,要求对方就“沪FV0899”账号的注册环节进行调查。内部调查后,滴滴很快回复:“‘沪FV0899’ 于2016年11月19日由河南籍司机朱国良注册,司机提供了行驶证、人车合影、监督卡和资格证。”上述信息均通过市交通委的验证,说明车辆及司机都是有资质的。

  但从时间来看,滴滴账号申请成功仅6天后,这辆出租车就下线了。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司机朱国良是否得知这辆车即将下线,遂赶在下线前用相关信息注册滴滴账号。记者随后要求奉贤大众进一步内部调查,是否有名为朱国良的司机。奉贤大众调查后告知,系统内虽显示有一名叫朱国良的司机,但已退休,且是沪籍,并非河南籍。记者又向多家出租车企业了解,最终得知符合上述种种条件的仅有“上海江南旅游服务有限公司”名下一个叫“朱国良”的司机。但据称,这名司机已在5个月前辞职。

  将信息汇总在一起,滴滴平台的这个出租车账号,是使用了江南公司一名司机的服务卡以及奉贤大众一辆即将下线的出租车的行驶证申请出来的。账号认证资料中,还炮制了一张“朱国良”与车辆的合影。种种迹象表明,账号的申请认证有人在背后精心策划,使得申请时既能通过平台和政府部门验证,又非常隐蔽。

  滴滴平台资质管理存在漏洞

  牛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市民张先生也致电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他在11月26日用滴滴叫车时,平台显示的是“晟隆运输服务有限公司”的“沪FN1699”接单,实际来的是“沪FN0389”; 市民孙女士11月23日预约出租车,接单的是“沪FW8925”,实际载客的是“沪HW3785”;市民徐女士11月18日用滴滴叫车后,“沪FN8343”接单,但来的却是“沪GU4425”……

  这些克隆车所适用的滴滴账号是怎么申请出来的,更值得关注。知情人士告知记者,克隆车所用的滴滴账号不外乎两个来源:一是“借”正规出租车司机的相关信息注册; 二是购买辞职出租车司机手中不再使用的账号。

  由于需求旺盛,滴滴的出租车账号含金量颇高。在赶集网、百度滴滴吧等信息交换平台上,记者看到多个“求购滴滴出租车账号”的信息。记者联系其中一名求购者,他称自己是中介,倒卖的就是滴滴的账号。据称,目前市场上,一个滴滴专车“大号”(即指非“沪C”注册、可在市区接单的账号)行价是2000元,而一个滴滴出租车账号,收购价是1万元。

  利益驱使下,有不少人利用准下线出租车的车辆信息以及不太使用滴滴平台的郊区出租车司机的服务卡信息,申办出滴滴出租车账号,再售卖给克隆车揽客使用。而滴滴的司机、车辆信息库无法与一些企业数据库同步,也给出租车账号交易提供了便利。目前,滴滴仅能与四大出租车企业进行平台信息互取,这就导致大量出租车企业的司机和车辆变动无法及时反馈给平台,资质管理上存在漏洞。

  记者希望出租车行业及滴滴出行重视上述问题,及时出手“斩”断账号买卖利益链,建议在资料审核时加上车辆与驾驶员信息匹配审核这一步。此外还要及时完成数据信息共享,车辆下线、司机离职后,相关账号应第一时间封停。(记者 毛锦伟)

【纠错】 [责任编辑: 梁鸿儒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6136789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