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用地“天花板”下,如何“华丽转身”——城市更新的上海路径

2017年12月29日 18:09:44 来源: 新华社上海分社

    新华社上海12月29日电(记者姜微 陆文军)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刚刚获得国务院批复,要求上海坚持规划建设用地总规模负增长,牢牢守住人口规模、建设用地、生态环境、城市安全四条底线,着力治理“大城市病”,积极探索超大城市发展模式的转型途径。

    其实早在2014年,上海市委、市政府已明确要实现规划建设用地规模负增长,这标志着上海已经进入以存量开发为主的内涵式发展阶段。

    在用地“天花板”下,推动城市更新、告别大拆大建,已成为上海这座超大型国际化大都市发展的必然选择;历经几年的实践,注重以人为本、品质提升、历史继承的“城市更新上海路径”,带动着这座全球都市华丽转身。更年轻、更活力、更摩登,让这座经典国际都会,实现“逆生长”。

    创新理念:从“手术式”到“针灸式”

    位于上海长宁区的延安西路1262号,自建国以后就是“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曾新中国生物科技研发中心之一。随着时代变迁,原先科研功能逐步退化,而园区内的孙科别墅、二三十年代英美侨民社交场所哥伦比亚乡村俱乐部等经典老建筑,多年来从未开放。如今,这片近百年的人文地标正在进行城市更新,随着总部办公、创意文化、设计师工作室、休闲餐饮等新功能融入,历史建筑的美感展示出当代时尚姿态,将向公众开放。

    孙科别墅资料图。

    “上生所”资料图。

    负责该项目更新的万科集团高级副总裁、上海区域本部首席执行官张海表示,“上生所”原来都是封闭的优秀历史建筑,周边也缺乏生活商业配套,通过城市更新后,将原来的城市遗迹向社会开放,公益性很强,功能全面提升,为城市注入新的活力。

    “老上海记忆成为活力新地标,这就是城市更新的魅力,”长宁区区委书记王为人说,上海中心城区可用土地捉襟见肘,但城市更新不是追求外部的更新,而是内涵的提升;不是原拆原建、大拆大建,而是让既有项目获得新生、提升功能、增添活力。

    上海市规土局详规处(城市更新处)副处长伍攀峰介绍,我们对城市空间布局、城市发展做了新的思考。“城市更新,是尽最大可能保留城市的美,又不露声色地让它跟上时代的步伐。从发展的模式来说摆脱了原先‘手术式’的大拆大建,而是转向‘针灸式’的精益改造,把城市当作有机体,保留记忆,提升功能。”

    在有机更新的理念引导下,近年来,上海在城市更新方面进行了多项探索与实践, 2015年研究制定了《上海市城市更新规划实施办法》和《上海市城市更新规划土地实施细则(试行)》,并完成《上海市城市更新规划管理操作规程》、《上海市城市更新区域评估报告成果规范》等配套文件,明确了上海市城市更新的目标、理念以及具体操作路径。2016年主抓行动推进,启动城市更新四大行动计划(创新园区、共享社区、魅力风貌、休闲网络)。2017年对《上海市城市更新规划土地实施细则(试行)》进行了修订。

    上海徐家汇是全国著名商圈,人流车流密集,交通矛盾突出,在徐家汇西亚宾馆的改造中,将停车功能移至建筑内,缓解了人车矛盾,同时设置人行平台,形成一个贯通的城市步行通道,并形成壮观的空中花园景观,成为新地标和新景观。同时,建筑内部设置了3000平米的城市公共空间和1000平米的停车设施,原规划的建筑容量和建筑高度进行了适当提高。

    西亚宾馆底层空间微更新设计效果图。(资料)

    通过政策创新,激发了城市更新的活力。上海市规土局介绍,为了调动市场积极性,以完善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公共空间为前提,在政策制定上对城市更新进行了较多的倾斜,如用地性质转变、高度与容量的适度调整等,经过几年实践,基本实现了持续改善城市功能、提升市民生活水平、提升城市品质等三大目标。

    价值取向:一切为了民生改善

    位于上海普陀区的曹杨新村,有着60多年历史,堪称中国第一工人新村,历经岁月洗礼,面貌已经破败不堪。然而最近的一系列城市更新改造,让这个曾经响当当的地标,重焕了新生。除了环境大幅改善,两千多米的岸线环浜绿地将被打通,还将增加慢行步道等设施,人居环境今非昔比。

    与之类似,上海闵行区的三佳花园竣工于1994年,无论小区入口还是建筑外墙均已破烂不堪,小区绿化严重不足,加上杂物垃圾遍布,各种管线裸露在建筑外侧,环境一度不堪入目。也是一项城市更新计划,盯准了居民的“急难愁”问题精准发力,不仅改造了公共设施,彻底改变了环境面貌,消除了安全隐患,还巧妙增加了几百个机动车位,让居民重新爱上这个家园。

    上海浦东、比邻2010世博会原址的三林滨江地区,很快将建起上海首片“楔形绿地”,将海风导入市中心,缓解热岛效应,同时居住、教卫、产业、文化等设施有机分布其中,“商业价值极高的地块却打造成‘城市绿肺’,说明上海城市更新考虑更多的是民生效益和社会责任,而非经济效益,”三林滨水区域综合改造实施主体、上海地产集团董事长冯经明说。

    上海老牌国企光明集团,在城市更新中坚持服务民生,因地制宜,在中心城区主动在存量地块上承建长租公寓提升城市涵养人才功能;城郊接合部以“城中村”改造为载体,更新为城市产业综合体、智慧型邻里中心;在远郊区域,打造新型旅游休闲农业。“城市更新始终围绕民生改善、城市品质提升,国企是重要力量,”光明集团董事长是明芳说。

    不搞“涂脂抹粉”,而是要“雪中送炭”,一切为了民生的切实提升,这是上海城市更新中的一个重要思路。“补短板、提品质”的工作目标要求城市更新必须体现精准服务的思想,想居民之所想,急居民之所急,在更新项目开始之前要进行区域评估,以公共要素的补缺作为城市更新的前提。

    曹杨新村村史馆资料图。

    通过区域评估,从城市功能、公共服务设施、历史风貌、生态环境、慢行系统、公共空间等方面,提出“缺什么”,明确“补什么”。以曹杨新村更新改造为例,通过区域评估,明确了需要补充的体育、养老、文化等公共服务设施,以及可以提升公共空间环境的环浜整治等项目,得到了居民的肯定。

    城市更新本质上是实现城市持续性改善的公共政策和路径,上海在城市更新工作中,注重积极发挥市民的主体作用,如在静安的“美丽家园”社区更新规划中,强调动态规划与社区自治共同参与的模式,通过“三会一代理”(决策听证会、政务评审会、矛盾协调会、群众事务代理制度)搭建了沟通政府、规划师、业主、代建方的平台,实现了规划诉求的充分反馈、矛盾问题的妥善解决、实施落地的有效监督。“商量着办”“按居民迫切需求改造更新”的思路,让城市更新活力无限。

    也是在静安区,有一条东茭泾,沿河两岸,曾经是脏、乱、臭的代名词,如今却是绿、美、优的新地标;曾经是居民避之唯恐不及的安全隐患,如今却是市民休闲健身好去处。“为什么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就是城市更新服务民生的思路,不是大拆大改,就是听取群众心声,着力提升环境品质,”上海静安区建委主任李震说。

    上海市规土局局长徐毅松说,过去政府往往是规划的主导者,自上而下的进行功能布局和开发量分配,但是城市更新不仅是空间重组过程,也是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必须要民生为本,强化公众参与,拓展上下结合规划协商的有效途径。“最终干什么、怎么干,还是百姓说了算。”

    守住底线:保护好历史风貌家底

    建筑是凝固的旋律,城市的历史文脉、独特风貌,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乡愁”。上海在城市更新实践中,千方百计留住城市记忆,守住风貌家底。

    徐毅松说,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中强调“要加强风貌整体性、文脉延续性等方面的规划和管控,留住城市特有的地域环境、文化特色、建筑风格等‘基因’”,对于上海来说,要处理好留、改、拆之间的关系,以保护保留为原则,拆除为例外。

    上海市规划委员会城市风貌专业委员会委员张松说,风貌保护能够激活和保存城市文化的集体记忆,多年来上海的历史文化风貌区保护已有成效,如田子坊、武康路、外滩源等已成为海内外著名文化地标。

    为了进一步做好风貌保护工作,上海已开展了50年以上历史建筑普查工作,对历史建筑保护保留价值进行甄别,力求抢救性保护一批历史街区。

    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委长期致力城市历史风貌保护,摸清家底,提出建议。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徐逸波说,历史文脉和独特风貌是城市的“魂”,要坚持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在留住“乡愁”和城市发展中,更好找到平衡点,提升城市更新水平。

    黄浦剧场资料图。

    拥有外滩、豫园、新天地的黄浦区是上海历史风貌集聚地,率先组织规划、建筑、人文等专家组成的风貌保护专家委员会,几年来,全区“保和留”的房屋已远远多于拆除的房屋。如区内的尚贤坊,建筑始建于1924年,石库门里弄结合立面装饰十分漂亮。为修缮老建筑,区里从档案部门调阅原始图纸,使每一平方米都照图还原,原汁原味还给市民。

    黄浦区区委书记杲云说,落实最严格的历史建筑和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要求,守护好城市的历史文脉和文化记忆,是我们应尽的职责,城市更新的着眼点实际上是社会责任。

    在更新政策上,上海也给予了开发权转移、新增历史建筑不计容或部分不计容、历史建筑使用功能转换等多项激励措施。位于杨浦区的长白社区228街坊,曾是1950年代的工人新村居住区“两万户”聚集区,在城市更新中,为了保留建国初期工人新村的记忆、风貌和格局,重塑地区活力,最终保留了12栋“两万户”建筑,打造成特色商业、创意办公、文化展示的风貌街区,将建筑量调整为原规划的一半,用地性质调整为商务、商业、文化混合用地,原规划剩余的建筑开发量转移,这样的创新让城市更新与风貌保护“满盘皆活”。

    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空间研究所教授郑时龄说,由于不重视历史建筑和城市文脉的保护,我国相当一部分历史城市失去了原有的特色。在城镇化的过程中,一方面要注重新城和新区的发展,另一方面要正视历史城市的保护和更新,在城市更新过程中应注重历史建筑和城市文脉、空间结构和肌理的保护。

【纠错】 [责任编辑: 文星月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6860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