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沪首次挖掘出一批70岁以上依旧坚守一线的女医生

2018年01月21日 10:03:02 来源: 文汇报

  “上海白玉兰医学巾帼成就奖”获奖者名单

  王吉耀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王霞芳 上海中医医院

  张灵恩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

  张  皙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陈以平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

  陆惠华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

  廖美琳 上海市胸科医院

  临近八旬的年纪本可享受天伦之乐,却依然在给患者看病;在医院里时常有这样一幕幕令人动容的场面:一群年事已高的老医生依然在临床第一线。近日,申城首次挖掘出一批70岁以上、依旧坚守临床一线的女医生。前天,她们获得上海市女医师协会在“最美女医师”评选系列中首次颁出的“上海白玉兰医学巾帼成就奖”荣誉称号。

  她们中,年龄最小的73岁,最大的84岁。上海市女医师协会会长孙斌感慨地说:“这些老专家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临床,培养了很多学生,如今依旧在一线发挥着光和热。”连日来,记者聆听着这些“最美女医生”的故事,了解属于她们的“芳华”。

  看病不快,却看得仔细

  周一、周二的上午是上海胸科医院肺部肿瘤学专家廖美琳教授雷打不动的门诊时间。廖美琳84岁,不仅坐门诊,还常被别家医院请去会诊疑难病例,她是公认的肺癌诊治领域泰斗,据说许多晚期患者要听到她的诊断才不留遗憾。廖美琳看病速度不快,一上午最多看十个病人,她会跟患者细细地聊。她说:“我们内科医生虽不拿手术刀,但每一个诊断,都要像绣花一样细心,每一针都不能扎错,赶时间是看不好病的。”这是她的坚持。

  在上海,坚守临床的老专家不少。在龙华医院,80岁的陈以平教授年门诊量高达5000人次。陈以平是我国中西医结合肾病学科的奠基人之一。跟她谈话,你能感受到这位老专家风风火火的劲头,她说:“做医生,就要攻克书本上治不了的病。”她就是这样穷毕生精力研究慢性肾病的防治,尤其在三大难治性肾病方面,疗效获得国际肾病学界认可。

  在上海市中医医院门诊部,从医50年的王霞芳依旧在给小患者号脉。她是中医儿科泰斗董廷瑶的学术继承人,从学徒到导师,一晃就是大半生,她总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心无旁骛,守着病人

  79岁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张灵恩是儿科重症监护病房的元老。1984年,她与林慈教授共同建立了儿科医院重症监护室,这里被称为儿童患者的“最后一道防线”,各科室若有呼吸衰竭、心力衰竭、感染性休克、重症病毒性脑炎、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等危重患儿,都要送这里抢救。

  张灵恩从组建重症监护病房到之后的十多年,几乎没有休息天。据说,以前儿科医院所有的“重点地方”,都写有张教授的家里电话,她是大家心中的“定海神针”。退休后,张灵恩依然守着临床一线,她希望把自己的经验尽可能多地传授给后辈。

  活跃在临床的还有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消化科教授王吉耀,74岁的她是我国著名消化病、肝病专家,一句“我的课题源于我的病人”,让她投身“肝纤维化细胞分子机制与治疗策略”12年之久,相关研究成果被国际同行评价为“最有创造性的工作,将中国肝纤维化研究带入国际尖端水平”。

  王吉耀同样出身医学世家,外祖父董景安曾任上海沪江大学校长,舅舅董承琅接受了父亲的教导而学医,创建了我国的心血管病学科;母亲董珊云毕业于上海女子医学院,是妇产科专家。王吉耀这代姐弟四人,她与两个妹妹都当了医生。“我毕生的信念就是做一名治病救人的好医生。”王吉耀说。心无旁骛,守着病人,似乎是这代人共同的特点,这一守就是一辈子。

  希望把大医精神传下去

  守着临床,但不“固守”病人,也是这群医生的特点。眼科手术的精细化程度极高,为保证病人可以接受最高水平的手术治疗,眼科专家张皙在65岁那年主动退下手术台,如果遇到病人慕名前来找她开刀,她也会推荐最适合手术的医生。正是这种“不恋栈”的做法,使得市一医院眼科又涌现出许多人才。

  就是这样的风骨,造就桃李天下。从1983年开始,中山医院消化科王吉耀教授便担任上海医科大学教学任务。她很重视老师的身份,她认为,“看好一个病人,只是为他一个人或者家庭服务;教好一批学生,他们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因此,她花费大量精力主编《实用内科学》,带动我国内科学几代人的成长。

  这些老专家用一辈子从医的亲身示范,告诉后生们四个字:“用心看病”。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硕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69121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