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春节超三成职工留沪保服务业常态运行 有舍也有得

2018年02月12日 08:06:44 来源: 东方网

  春节留在上海,值还是不值?临近过年,为应对短期的“用工荒”,多个服务性行业试图用温暖、用薪资留住部分职工,确保上海这座超大型城市的正常运行。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餐饮、物流、家政、长租公寓等行业,超过三成的员工将留在上海过年。他们能够得到多少收入补偿?回家的渴望有多浓烈?又有多少责任扛在肩头?劳动报记者走近这些留守职工,听听他们的春节故事。

  快递员——冉瑞兵

  夫妻双双在沪过年,保障网购“不打烊”

  今年春节,京东配送员冉瑞兵将和站上的其他4个同事一起坚守工作岗位,这也是他在上海过的第四个春节。欣慰的是,今年,他和妻子会把孩子接到上海来过节。

  不惑之年选择坚守在上海

  “您好,您网购的生鲜到了,请问家里有人吗?”2月7日离过年还有一个星期,中午十一点,驻点闵行古美站点的京东物流小哥冉瑞兵拨通了当天的第50个电话。

  和身强力壮的小年轻不同,冉瑞兵年过四十,他的老家在重庆农村,在京东物流干配送员已6年多。尽管很多老乡已经返乡过年,仍坚守岗位的冉瑞兵干劲似乎一点不减。“马上就能见到孩子了,感觉浑身是劲。”冉瑞兵笑着说。

  在与记者闲聊时,冉瑞兵叫来了妻子但家容,半年前她从老家来沪,坚持要和丈夫做同一份工作,就这样,在同一家企业同一个站点,夫妻俩成了同事。

  有了妻子的陪伴,冉瑞兵这半年来的工作积极性更高了,他是站点里每日配送单子最多的人,有时候还会帮妻子分担一些工作。冉瑞兵说,他们也想回家陪老人过节,但是站上确实需要人,这里有妻子陪着,自己也没觉得太孤单。

  接孩子来沪获6000元补贴

  今年,妻子但家容也有配送任务,接两个孩子来沪过年的任务就交给了冉瑞兵的姐姐。“春节期间,公司鼓励留守员工把家人带到身边团聚,公司给每个孩子补贴3000元,最多可以补贴两个孩子6000元。”

  冉瑞兵说,春节期间订单量会有所下降,一天大约五六十票,劳动强度不大,能早早下班过年。“还记得去年除夕和大年初一,我去送件,每一户都是笑脸相迎,所有人都跟我说过年好,还有好几家往我口袋里塞糖果和红包,心里真是挺感动的。”冉瑞兵回忆,那天早早忙活完回到住处,妻子已经准备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吃完饭还能带着孩子去逛逛市区,感觉比在家过年还惬意。

  据他介绍,春节期间基本工资翻两倍或三倍,揽收及配送提成也相应提高,再加上带两个孩子获得6000元奖励,每个留守员工春节当月工资基本都能过万元。

  冉瑞兵所在的京东站点负责人在接受劳动报记者采访时也说,今年他们站点有80%的同事选择春节值班,有补助、有年后调休,选择留守也正常。“还是回去的多,留守的一是为了多挣钱,二是春节期间确实需要人,年后的调休就看个人了。”该负责人说,现在大家的网购欲望越来越强,以后可能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留守。

  超3成快递员留守保运营

  本周起包括四通一达、顺丰在内的快递公司将陆续进入“春节模式”,部分地区将停止收件。

  但春节期间各大快递网点仍有值班人员进行收派。记者了解到,春节期间民营快递公司都做着“不打烊”的准备,留守的员工一部分会留守在总部,管理仓库;还有一部分会被派到各个快递站点,负责日常的送件工作,春节期间加班的基本上占平时员工数的三成。

  多家快递公司上海区域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鼓励、感谢留守员工,公司除了会奖励经济补助,还会在大年三十准备年夜饭、发送新年红包让员工感受过年气氛。另外,为了感谢辛苦一年的员工,行业内也有连续几年为员工们提前抢购火车票的惯例,让他们能够顺利回家过年。

  长租公寓店长——张玉环

  未见浓浓的乡愁,留守只因一份憧憬

  长租公寓是眼下租赁住房领域的“风口”。据机构不完全统计,上海集中式的长租公寓项目有127个之多。春节,公寓为在沪的外来工作人员提供了安居之地。记者采访的90后姑娘张玉环,就是长租公寓运营者中的一员。今年她将在上海的工作岗位上坚守一个春节长假,采访中记者没有感受到她身上浓浓的乡愁,相反更多的是一种淡然的感觉。生活在喜欢的城市、有喜欢的工作……这些让她尽管远离家乡,但是却能享受这一份难得的“经历”。

  春节收获别样的友情

  张玉环是国内长租公寓品牌———“魔方”仙霞路店的店长,老家在安徽的她,今年已经是连续第三年在上海过年了。电视新闻里那些扛着大包小包挤火车、甚至开摩托车千里走单骑……这些吃心吃力的回家经历,绝对不是她想要的。

  1993年出生的她,小学是在上海读的,大学又去北京学了设计……丰富的经历,让她比一般人多了一些随遇而安。“去年本来是要回家的,后来到了火车站发现走错了站,应该是新客站上车却跑到了虹桥站,后来就索性不回去了。”张玉环说。

  今年在节前,张玉环早早地向公司请了一个假,回安徽老家看望父母朋友。“这挺好的,来去都比较轻松,车票也不用抢。”

  谈起留守春节,有时候会收获别样的友情和惊喜。

  前年春节,当时张玉环在交大附近的一家门店工作,原以为过年会比较冷清。“结果不少留在上海过节的租客,他们的父母都来上海了,春节都邀请我到他们那里吃饭,有种吃百家饭的热闹。”

  去年春节,张玉环和在不远处的魔方公寓哈密路店的小伙伴一起相约包饺子、吃年夜饭,欢声笑语中辞旧迎新。说到今年,张玉环说店里有不少在上海工作的外国人,有几个已经约好了一起过年。

  留守,为自己的未来打拼

  节日里留守上海,值还是不值?张玉环没有直接给出答案,即使有答案,也终归有些俗套。值,是相对于获得的加班工资而言;不值,是对于亲情而言。在张玉环的心里,有一杆自己的秤。

  张玉环大学时学的是设计专业,但是她发现设计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专业。两年多前她来到上海,正巧魔方公寓正在招兵买马,于是她从一家门店的管家开始做到如今的店长。“干得好的话,将来有可能管理两家店,再就是成为区域负责人……”张玉环憧憬着未来,这是她选择节日留守的又一个原因。

  张玉环喜欢现在的工作。她所在的仙霞路店,如今开业已近两年,期间所有的住客,她几乎都叫得出名字,并且都加了微信。“大家信任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微信里说一句就是了。和租客相处,像朋友一样轻松。”张玉环也喜欢她生活的这座城市。“没有北京那么拥堵,空了可以去动物园那里跑跑步……如果生活节奏可以再慢一点就完美了。”

  有福利房可供家人团圆

  张玉环作为一家有着71间客房的白领公寓的店长,身上的责任不轻。在记者采访她的时间里,不时有人敲响她办公室的门。“店长,我房间的WIFI坏了,能不能让人帮我看看?”“502人不在,快递能不能放在这里?”……事情很琐碎也很多。

  张玉环说,她的工作时间是朝十晚七,多数时候只能钉在办公室里不能动。“今年春节,虽然住客会少一点,可是必须有人守着。”

  据悉,仅魔方公寓在上海除夕至初二这三天需要轮班的店长、管家就有42名,对于加班福利,最具有企业特色的就是提供员工家属福利房,从小年夜到初七为员工家属提供免费入住魔方公寓,员工只要提前申请就可以,这样兼顾工作和家庭。

  餐饮服务员——李诗

  赚加班费供孩子上学,五年仅回家一次

  春节,举家团圆的日子,也是餐饮企业生意最好的时刻。对于大部分餐饮行业的一线职工而言,春节期间选择了留守。

  错峰回家,春节只能视频

  梅龙镇酒家的餐厅领班李诗来沪工作已经有15个年头了。今年一如往常,他没有选择回家。

  李诗的孩子在河南老家,老婆在当地上班,平时孩子主要靠家里老人搭把手。春节回不了家,他说,这几年都是通过和家里视频互道一声新年好。看到孩子的那一刻,眼眶也湿润了。“春节回不去,没法和孩子家人团聚,心里肯定是有遗憾的。但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多挣钱,让孩子读上好点的学校,今后考上名牌大学,别再走我的老路了,确实太辛苦了。”他微微有些哽咽。

  李诗说,最近五年的春节期间,他只回去过一趟。不过虽然过节不能回家团聚,但是节后,他打算利用假期回家呆上几天。“我们一年有二十天的年休假,我可以分成几次用,平时多回家几次。”他说,过完元宵节错峰回家,也算是缓解了相思之苦。

  除夕加班费接近平时三倍

  说起留下的理由,他坦言,从除夕开始,留守职工所能获得的加班报酬确实很“可观”。“具体算一下,除夕当天能拿到的加班费是580元,相较于平时每天200元左右的工资,确实是高了不少。而且初一、初二也是加班,一个春节下来,收入增加千余元不是问题。”他说,除了加班费,除夕当晚营业结束后,企业领导还组织外地职工一起吃一顿年夜饭,有时候,还能领到几个大红包。在他看来,在上海打工就是为了挣钱,从这个角度而言,春节留沪还是值得的。

  据了解,餐饮企业也充分考虑了职工的需求,每年会在节前和节后安排员工分批次错峰回家,在不影响正常营业的情况下,尽可能为职工提供更好的便利条件。据梅龙镇酒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宏昌透露,其实过年在确保人手充足的情况下,企业也允许职工回家,但真正走的人却并不多。“一共80多个员工,回去的只有不到10%。”

  7成职工留守保障供应

  记者从餐饮行业协会了解到,今年春节餐饮企业留守职工比例达到7成。市烹饪餐饮协会副秘书长金培华表示,企业用工缺口在20%-30%已经成为每年春节的常态,今年来看,临时工的成本又有提高,普遍在35元/小时以上。

  金培华说,除夕当天的年夜饭结束相对较早,一些不翻台的饭店就会组织员工一起吃年夜饭。“企业也会有各种激励的手段。比如对于全勤员工给予加班费之外的红包,一般都在300-500元之间,有些酒店甚至高达千元。”

  张宏昌透露,梅龙镇酒家在节后职工返沪后,还安排了职工分批旅游的福利。“那时候人手没那么紧张,只要条件允许的职工都能去。”

  家政服务员——郭丽、张耀姗

  已融入雇主家庭,在上海再累也值得

  “想回家,真想,可是连续5年春节都没能回家。”2002年,郭丽从江西九江老家来上海做家政员,一来就是16年。郭丽的雇主在长宁区威宁路上,是个家有二宝的上班族家庭。由于家长都要上班,家中两个孩子都托付给了郭丽一人。“老大6岁,老二5岁,都是我一手带大的。”郭丽说孩子们不叫她作“阿姨”,而打趣说“姐姐”,为了这一声“亲昵”苦累都值得。

  留下是因为被需要和责任

  一人带二宝、买菜做饭操持家务,郭丽一天24小时的时间表写着“忙碌”,从早上5点40分起床、到晚上10点半收拾完家务,她的休息时间是很有限的。“孩子小的时候,手里或抱或用推车带着二宝,送大宝去上学,现在则是两个孩子一起送。5点多开始为他们准备早餐,8点出门,走路15分钟上幼儿园雷打不动。快过年了,孩子们在放寒假,需要有更多时间去陪伴。”郭丽说,为了雇主家的二宝,她定了些小规矩,比如孩子们看电视只能看20分钟,每天送孩子们上完幼儿园就去买菜备齐,一个人接两个孩子放学尤其要注意安全……

  “一直到晚上9点半,哄睡两个孩子。再把家里整个收拾干净,至少是10点半以后了。”郭丽说,过年了,雇主夫妇终于能休息几天陪伴孩子们,而过年家里人多了,她的新年则会更加忙碌。“留下,主要是因为两个孩子离不开我,也因为那一份责任感。”

  收入翻倍仍渴望一家团圆

  另一位家政员张耀姗也有自己的故事。她自己也有一儿一女,来上海20年时间,靠着她做家政员赚的钱,孩子们终于背上书包考上了大学。“供自家孩子读大学、盖房买车,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在上海买个房。”

  如今,儿子在苏州读大学毕业后留在了苏州,女儿在无锡读完大学留在当地,儿女各自成家落户。由于和儿女分隔三地,而在上海做住家阿姨又不能离开,张耀姗在2017年只见了自己的儿子2次,女儿见了3次。而过年,儿女分别从苏州、无锡赶回苏北老家,原本是张耀姗一年中唯一能和儿女团圆的日子,她却不能够实现。

  “平时住家的收入是每月9千元,过年为了挽留,雇主给了大红包。新年元月的收入比平时的翻一倍。”张耀姗告诉记者,但和收入相比,她内心更想回家。“自己的父母不在了,但过年是唯一一次能和自己的孩子们团圆的时候,真的想回家。”

  “上海温度”缓解用工荒

  上海有多少像郭丽、张耀姗一样的家政阿姨?答案是近50万人,其中家政服务机构的家政人员就多达20多万,她们主要来自安徽、四川、浙江等省份。

  为了缓解春节用工荒,市总工会、市商务委、市精神文明办、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等相继出台了一系列体现“上海温度”的留人举措。这个春节,“一老(居家养老护理)一小(育婴和母婴护理)”最为吃紧,上海各方通过提前预案、协议留人、待遇留人等一系列举措,努力让“郭丽、张耀姗”们留下。据协会估算,这个春节,她们中有约半数的人选择留守。

  记者了解到,春节前,沪上各大家政企业多数提前摸底,对刚需客户安排人员顶岗;或采取错时休假方法,鼓励家政服务人员提前返乡探亲、春节回沪上班。“悦管家”、“好慷在家”、“管家帮”等充分发挥互联网企业平台信息化优势,运用家政行业“沪商务委家政服务”、“上海家协会员”、“上海家政贫联盟”等微信群,畅通供需信息,统筹全市资源,开展跨区域调配,及时弥补春节市场居家养老等特殊需求短缺。

【纠错】 [责任编辑: 冯丽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61369684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