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信息

卌载百姓事,都在笑谈中

2018年12月28日 21:18:18 来源: 嘉定宣传部

    从1979年的春节,17岁的黄震良穿着父亲的中山装,第一次在忐忑中登台开讲《杨家将》起,到三获群星奖、荣膺“中国故事大王”称号,时间已经过去了近40年。开始时肚里两部长篇走天下,现如今讲百姓的故事给百姓听,故事大王的故事里,隐藏着一个腾飞巨变的大时代。

    人物档案

    黄震良,师从著名滑稽表演艺术家王汝刚。现任中国曲艺家协会评书艺术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故事家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黄渡故事团团长。其作品先后获中国艺术节“群星奖”群星奖、全国“119”故事大赛金奖、华东六省一市故事大赛金奖。2011年获得“中国故事家”称号,2014年获得“中国故事大王”称号。

    从走上舞台,到走下“码头”

    1979年的大年初一,黄震良跟爷爷去书场听长篇评话《绿牡丹》。听到一半,说书先生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台上,对老听客来讲,春节没有书听就意味着整个节日过得没味道。情急之下,老板让17岁的黄震良救场。第一次登台,由于紧张,一部需十来天慢慢道来的《杨家将》,黄震良三天就讲完了。

    最后一场时,老板请到了评弹艺人王溪良。演出结束,王溪良问他:“小朋友,你脑子蛮活络,愿意学说书吗?如果愿意我教你。”黄震良回答:愿意!

    高中没毕业的黄震良就这样拜了王溪良先生为师,走上了评弹之路。

    经过两年的专业学习,1981年,黄震良已经可以一个人出来“走码头”,在长三角地区大大小小的书场演出。“那时候,父亲在上海的工资是每个月80元,而我每个月的收入除了工资还有分成,最多时一个月拿到了1000元。”肚里装着《隋唐演义》和《七侠五义》两部长篇,黄震良想,这辈子我可以不愁吃不愁穿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的文化生活日益丰富。短短5年时间,黄震良就在“码头”上干不下去了。“大家都去看电视,没人来听书了。”周六晚上这一场开不出,意味着收入要减半,再后来,随着歌舞类的文化活动增加,书场都改作了歌舞厅,更加没了收入。

    “一个产业被另外的新兴产业打败,你是没有办法的。”黄震良摇摇头,回到了嘉定。

    在嘉定,黄震良遇到了他沪语故事的启蒙老师沈云娟。沈云娟当时是县文化馆的副馆长。“你来讲讲故事吧。”她说。

    小故事,大时代

    在嘉定,一直有讲故事的传统。上世纪八十年代,嘉定的故事创作和演出活动轰轰烈烈,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两场演出。因为专业功底扎实,黄震良讲的故事比一般人更加有吸引力,常常代表黄渡乡参加比赛。

    黄震良讲的第一个故事,叫《三访万元户》。八十年代初期,年收入达到一万元,那不得了。嘉定有个十三大代表,叫陆荣根,是个养鸡专业户。他利用自己的特长,带领一方人致富。名气大了,《解放日报》的记者要来采访他,陆荣根不敢接受。到第三次,他接受了采访,因为他知道了改革开放的政策。“这个故事在改革开放初期非常有代表性,我们因此创作了《三访万元户》的故事。”

    到了八十年代末,招商引资轰轰烈烈,黄震良开始讲述老华侨回乡投资的故事:老华侨想回来投资,但是又吃不准政策,第一次回来,他走了一圈,什么都不肯说。第二次,还是带着疑问来。第三次,看明白的他就带着钱回来了。

    再后来,嘉定进入大开发大动迁时期。“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你让我搬走,虽然住进了新房,但是我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对于动拆迁,老百姓思想上想不通。黄震良到动迁基地采集素材,连续创作了《拆迁风波》《住新房》《签约》《老来福》等故事。“不能说老百姓听了我们的故事就想通了,但是至少有一点:我们的作品可以打动老百姓。他们感动了,就会认真想一想:一个人,到底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才算是真正为了子女好?”黄震良说。

    朱国钦是黄渡故事团的成员之一,和黄震良相识已经30余年。“黄震良讲故事的时候,我常常就坐在台下看。经常发现有老百姓笑着笑着,突然就沉默了。他们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内心受到触动了。”

    黄震良的故事能打动人,靠的就是真实。“创作故事不能凭空捏造,一定要真实发生过再加以改编,这样才贴近时代、贴近生活。”积累了多年的故事创作和讲演经验,黄震良创作的每则故事,都秉承着这条原则。

    到了新世纪,信息越来越发达,素材越来越多,黄震良反而感觉故事越来越难讲,“你稍微滞后一点,老百姓就在网上看过了。”他寻师访友,拜著名滑稽表演艺术家王汝刚为师,不断提升技艺。王汝刚告诉他,要从思想上进行改革开放,“要动脑筋,要提炼,要逆向思维、出奇制胜,这样的故事才能让老百姓心甘情愿说一声‘好听’。”

    黄震良原来写过一个故事,叫《领奖风波》,说的是发生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个人不讲诚信偷换奖券的小故事,情节一波三折,十分吸引人。2008年,黄震良把这个故事进行了提炼和修改,再次搬上舞台。2013年,《领奖风波》摘得中国艺术节群星奖,填补了嘉定在这一领域的空白。

    讲给百姓听,来自老百姓

    早上九点不到,南苑二村二楼小剧场里,就传出阵阵哄笑声。69岁的朱莲芬急走几步,进了门,在最后一排找了个位子坐下。又是一阵哄笑声,虽然没有听清台上究竟抖的是什么包袱,但朱莲芬也跟着笑起来,“我就爱听黄震良的故事,好笑、生动,都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故事之所以好听,就是因为内容有血有肉。前些年,黄震良写过一篇关于动迁的故事,写到动迁干部为了做好工作如何如何辛苦,黄振良想:是写他天不亮就上班?路上还摔一跤?“就算摔得再惨,听众可能也不买账。”他去找动迁干部聊。聊来聊去,有个动迁干部想起一个细节:“我到一户人家二三十次,但是这家人一直回避。他们家养了一只大狗,我一下车这只狗就冲我汪汪叫。我要是贸然进去,肯定要咬我的。但是后来,这只狗见到我不但不叫,还跟我好得不得了,就是因为我每次去都给它带点吃的。”黄震良就从这个细节入手,创作出《老来福》。故事一经巡讲,反响热烈。“所以,写什么作品要问什么领域的人,从他们身上去挖掘生活的细节。这样,你的故事老百姓才爱听。”

    为了写好志愿者刘成厚,黄震良去了老刘那儿两次。第一次跟老刘聊天,第二次就跟着老刘从家走到小区门房间,再走到他的工作室,“我要知道门房间的老人平时是怎么帮他收刀的,工作室磨刀的椅子又是放在什么地方的。”黄震良说,以后这个故事要在老刘所在的马陆镇演出,所以一定要真实。

    有的故事创作,还加入了老百姓的建议。有个故事叫《存心不还》,讲的是出租车司机怎么机智勇敢抓歹徒。其中一段讲到:“驾驶员发现车里有个皮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有五万元现钞。”这个故事黄震良讲了不少场,反响都不错。有一次,黄震良去大众车队讲的时候,有位司机反映:“黄老师,我们驾驶员一旦发现有乘客钱物落在车里,是不能私自打开的,必须交到公司。”但是这样的话,就没法引发接下来的情节。怎么办?

    有时候演出结束,黄震良会邀请老听众一起坐一会儿,问问大家的意见。结果有一位听众就告诉他:这个简单,就说这个人走的时候,皮包拉链没拉,驾驶员去一拿,包里的东西“啪”一声全掉在了位子上……黄震良不禁拍案叫绝。后来,《存心不还》在2010年获得了群星大奖。

    故事要一直讲下去,还得重视人才培养。2007年,上海黄渡故事团成立,黄震良任团长。故事团汇聚了嘉定和上海其他区县的讲故事高手,每年都要到基层演出200多场。

    40年来,嘉定的群文日益繁荣。今年中国曲艺名城花落嘉定,黄震良说:“曲艺的春天,已经到了。”

    相关资料:群文创作“星光熠熠”

    40年来,嘉定的群众文化活动内容不断丰富,形式不断创新,质量不断提高,群众的参与面不断扩大,各街镇逐渐形成了各自的文化品牌特色,涌现出一批群众文艺骨干,催生出一批群文团体和团队,创作演出的节目、作品在市级以上的展演展示及各类赛事中屡获好评。据不完全统计,1997年至今,嘉定区创作的文艺作品参加国家级(含多省市联办)赛事,共有148件作品获奖,其中多省市联办奖项69个,国家级奖项79个。

    殷慧芬长篇小说《汽车城》获中宣部第八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舞蹈《水乡珍珠》获第六届全国“群星奖”优秀演出奖;合唱《祝福祖国》、女声组合《古镇风情》获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群星奖;舞蹈《小笼师傅》获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群星奖;沪书《洪柳复仇记》获全国第十三届群星奖曲艺成人组优秀作品奖;沪书《存心不还》获全国第十五届群星奖(曲艺)群星奖;音乐剧《爱情的小笼包》、情景故事《戆到底》、沪书《领奖风波》获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群星奖;小品《请客》获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群星奖”优秀演出奖。

    嘉定开展的群众文化活动实践,优化了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形成了社会资源共享机制,提升了公共文化服务能级。2014年,嘉定成功创建上海市公共文化服务示范区,2015年,嘉定完成国家公共文化服务示范区的创建申报。

【纠错】 [责任编辑: 李丹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77052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