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杨浦大桥以东2.7公里黄浦江新岸线计划月底开放

2019年09月04日 09:17:24 来源: 解放日报

    2017年,杨浦大桥以西2.8公里岸线贯通开放,在完成全市滨江贯通任务的基础上,不满足于现状的杨浦滨江团队又向杨浦大桥以东延伸了2.7公里。全新滨江段计划今年9月底在“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期间开放。届时,沉睡百年的杨树浦发电厂、杨树浦煤气厂、电站辅机厂、制皂厂、新一棉等工业遗存将走出历史尘埃,重回市民生活。

    新旧“爬墙虎”共生共存

    杨浦滨江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创造了工业史上众多“之最”,也留下大量珍贵的历史遗存。开发前,杨浦滨江公司规划团队走遍每幢厂房,梳理有价值的建筑物、构筑物和绿化,其中规划保护保留的历史建筑24处、66幢。如今走在滨江岸线,每座百年老厂房、每扇墙面,甚至墙面上恣意生长的爬墙虎,都是设计师“抢救”下来的。

    在安浦路滨江段,记者看到规划团队经常提起的电站辅机厂“两个墙面”。上海电站辅机厂东厂前身是上海锅炉厂,如今在滨江仅存一座单层仓库。仓库南立面与西立面墙长满爬墙虎,充满历史感的砖墙在植物掩映下生机盎然。“最初方案,我们计划保留仓库墙壁的外表面,只需在内侧加建一面墙对其进行加固。但当我们进入厂房,把屋顶掀开,阳光洒进来后,所有人想法都变了。”杨浦滨江公司总工程师张洪新记得第一次走进老仓库的情景,斑驳的内墙上保留着或横或竖的构筑物,老厂房几经修复的痕迹依然可见。

    “当时仓库因荒废已长出很高的杂草,置身其中,似乎还能感受到数十年前车间里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这些印记提醒人们:过去的工业繁荣其实从未走远。规划设计团队当即达成共识,不论多难都要把内外两个墙面同时保存下来。“建加固墙的方式无法保护内墙面,只能采用包钢加固,这样会破坏外墙原有的爬墙虎。”方案改了又改,经过了6个月反复讨论验证。“最终我们决定采用包钢加固,将原有爬墙虎修剪成一段一段,重新培育。”就这样,新建钢结构与墙体原有钢结构融为一体,原生的爬墙虎与新培育的爬墙虎共生共存,这也是仓库取名“共生构架”的由来。

    滨江段有很多路面铺设了钢格栅,在上面行走可以直观地看到格栅下面黄浦江水潮涨潮落。“格栅孔做得大了,行人鞋子容易卡进去;做小了,又达不到亲水效果。”一位设计师说,为了找到最适合的方案,滨江公司团队真的穿上高跟鞋去测试格栅板的行走体验。

    设计师与工人一起“砌墙”

    杨浦滨江有不少看起来像笼子里面装满石头的“石笼墙”,这些新型墙体作品的设计者,就是施工现场最普通的工人们。

    “老厂房改造涉及不少构筑物和地坪的拆除清障。”设计师郭怡妦说,为了实现环保再生,设计师们借鉴德国废弃混凝土再利用的思路,结合中国传统的石笼工法,将原来采用石材铺装的方案全部改成“石笼墙”“石笼凳”,原材料就来源于老厂房被敲开的地坪。“地坪的混凝土块都是工人们用镐头机敲出来的。”

    黄少峰是施工队主管,过去一个星期,他与工人们根据设计师给出的方向,研究出四种石笼墙的堆砌方案。“这种是里面加入砖块的,这种是没有砖块的,这种是按照形状从大到小堆砌,这种是侧面大、中间小的拼法。”

    从辅机厂到堆煤场,工人们在滨江段设计出不同的“石笼墙”。“让工人参与设计,给予足够的尊重和空间让他们发挥创意,激发工人们的成就感和对滨江的感情。”而对设计师来说,每天与不同的施工队一起工作,实现了许多创新工艺。“在新一棉,我们创新运用水洗石作为地面铺装,这种在上海较传统的墙面处理方式,很少被用在地面上。用高压水枪对水平面进行冲洗的难度比垂直面大得多。后来我们逆向思考,通过预制水洗条石解决了这一难题。”讲述这一切时,郭怡妦蹲在地上,用手抚摸着地坪和墙面,仿佛在介绍一件工艺品。

    每段滨江有不一样的色彩

    2017年10月,杨浦大桥以西2.8公里滨江贯通开放,杨浦区已完成上海交给各区的滨江贯通任务。仅仅两个月后,在当年12月,大桥以东的2.7公里完成结构贯通。此后又经过两年的精细开发和建设,今年9月2.7公里开放,意味着杨浦南段滨江5.5公里岸线将全面打开。

    杨浦滨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左卫东说,在15.5公里杨浦滨江岸线中,南段滨江5.5公里是重中之重,集中了船舶、化工、机电、纺织、轻工、市政等门类的大中型企业约100余家。“过去这里厂房林立、码头岸线复杂、综合环境较差,南段滨江的开发将对周边环境带来很大提升。”

    杨浦滨江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级滨水公共空间,对于“世界级”的定义,左卫东有自己的理解:“不是高大上的就是世界级的,而是要做出独一无二的滨水岸线。杨浦滨江有独特的历史底蕴,讲好百年工业遗存的故事,让来到这里的人都能与这个空间进行对话、产生情感共鸣。”

    新贯通段的煤气场码头有个名为“边园”的临江长廊,过去这里只是两面墙。在一级防汛墙与码头挡煤墙之间有一片小绿地,江涛泥沙淤积在这里形成一处滩涂,香樟树上爬绕着地锦,一株小叶女贞也在这儿有了落脚之地。设计师柳亦春第一次踏勘现场,便被这生机勃勃的景象打动,形成“边园”的最初灵感——将两面墙作为主体结构,利用高度差做一个临江长廊,未来打造成时尚秀场。江畔落日时,在高耸的杨浦电厂烟囱背景衬托下,深灰色轻盈的廊架被高置于挡煤墙上,慢慢随着光线移动,与滩涂树林浑然一体。“廊架建成后,前面是广阔的亲水平台,身旁是摇曳的花草,粼粼江水如星河灿烂。”想象着这一场景,设计师异常兴奋。

    据介绍,下一步杨浦滨江建设将继续往中北段延伸。上海唯一的内陆岛复兴岛、共青森林公园、上海理工大学、海洋大学和水产市场,这些都是散落在中北段岸线上的“明珠”。“南段滨江主打‘工业锈带’,中北段要有新的理念,结合森林和海洋主题,或将建造一个深渊博物馆,让每一段滨江都有不一样的色彩。”(黄尖尖

【纠错】 [责任编辑: 文星月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3634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