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专访政协委员王景春:“实事求是”履职 “不忘初心”演戏

2020年01月20日 15:36:33 来源: 新华网

    图为上海市政协委员、上影演员剧团演员王景春。图片来源:受访方供图

    新华网上海1月20日电(文星月)今年上海“两会”期间,身兼政协委员和知名演员两重身份的王景春无疑是最受关注的委员之一。与代表作《地久天长》中总是沉默对待生活变故的刘耀军不同,“政协委员王景春”在小组讨论中颇为活跃,对上海如何留住艺术人才、电竞业如何与社会共同良性发展等一系列话题侃侃而谈。

    趁着小组讨论中的十分钟休息时间,新华网专访王景春,请他谈谈自己三年委员生涯中的“职业心得”,也同他简单聊了聊与电影、艺术等“本职工作”相关的话题。谈到哪个话题都直言不讳的王景春,让笔者体会到了上海政协“说真话、办实事”的工作作风。

    新华网:做了三年政协委员,您在如何提案、如何履职等方面积累的工作心得有哪些?

    王景春:记得一开始让我当政协委员的时候,我说:“我干不了这事儿啊!”来了以后发现和想象中完全不同(大笑),大家都能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

    我个人认为,提案工作不是政协委员履职的全部。履职还包括大量的考察、学习、观摩,以及参加“两会”等,这些都能让政协委员对上海这座城市、对自己身上担负的责任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再把认知转换成帮助这座城市的实践。这是非常重要的。

    提案一定要做到特别“实”。发现了问题在哪里,还要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在哪里,所有数据都要清晰可考。不能一拍脑袋觉得“哎,就这么做吧”,提案和参政议政不是“一拍脑门儿”的事儿。

    新华网: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上海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大力整治形式主义。您对这类“形式主义”现象有何看法?您认为在工作中如何杜绝此类现象?

    王景春:“形式主义”这类现象,既没有意义,也挺让人无奈。我不太喜欢说漂亮话,因为我希望用真实的想法,把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表达出来;同样,作为委员更愿意看到真实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这样才能对市民的生活状态有清醒的认识。办一些假事多没劲?

    要杜绝这类现象,就一定要转变观念。要“实事求是”这句话,我们提了很多年,也的确慢慢在改变,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套话、假话、空话了。这种话最让我头疼,听到就觉得很难受。思想的转变不仅要诉诸于口,还要通过每个人身体力行去实践,通过每一件小事去影响、塑造。

    新华网:近年来,“主旋律”电影的票房显著增高,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王景春:不是观众变了,更重要的是我们电影工作者拍电影的方式变了,讲述观念和思想的方法变了。

    去年国庆档期,《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几部电影票房取得那么高的成绩,那么多观众观影,靠的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高呼口号或者“高大全”,而是平凡的人、真挚的情感。观众对后者能够产生情感共鸣,他们接受这样一种表达,所以就愿意看,也喜欢看。

    新华网:您在平常的工作中,是否感觉到电影对年轻人的影响力很大?您认为年轻人是否有一套他们自己的观影标准,在创作上会否对此做一些微调?

    王景春:我觉得中国电影对中国的年轻人、中国电影观众的影响都非常大。

    对于第二个问题,其实咱们在说“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并非年轻人的观影习惯或者品味有什么特别的改变。现在电影从业者的创作理念不一样了,不再直接划分“艺术电影”“商业片”“主旋律”,都是用流畅的手法呈现好的故事、动人的情感。其实这和大众的观影审美非常契合,我认为这是一种完美的融合。

    新华网:说到新的创作理念,电影《爱尔兰人》使用业界领先的“减龄黑科技”,让三位耄耋之年的演员在片中把角色从盛年演到老年。但也有观众在影评中指出这种“黑科技”有违和感,不如找相应岁数的演员饰演角色年轻的时候。您对此有何看法?

    王景春:这个观众的意见,我觉得特别小众(大笑)。通过技术去改变和帮助表演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件事不仅一定要有,而且是必须要去尝试的。

    图为电影《爱尔兰人》官方海报。三位主演中,盛年时期的罗伯特·德尼罗与乔·佩西曾共演该片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代表作之一《好家伙》,两人再共同参演《爱尔兰人》已是三十年后。有影迷慨叹岁月悠悠,“好家伙”已成“老家伙”。图片来源:官方海报(豆瓣电影)

    客观来说,《爱尔兰人》里三位“老家伙”的岁数摆在那儿,形体没那么协调也无可奈何。但《爱尔兰人》我觉得也是成功的,应该赞赏对新技术的尝试。包括李安,我一直喜欢他的作品,他那么执着地去做120帧电影。实验是一件特别棒的事儿,只有科学的实验才能证明一件事情是对是错,把得到的经验供他人分享。

    追求技术的电影工作者对电影的认知和理解其实是超前的,他既是实验者,也是先行者,所得的经验对后续所有电影都有益。

    其实这个“减龄”技术也用在了《地久天长》里。我们(的角色)在80年代、90年代,乃至进入2000年以后的神态、表情、容貌……完全不一样,片子里我脱了小背心,身上还有腱子肉,举止间就是年轻的状态;后期又有老年妆。你觉得像不像呢?都是借这个技术更好地塑造。

    图为电影《地久天长》剧照。王景春和咏梅(后排右二、右一)在片中使用“减龄”技术以精确还原角色在不同年龄的状态。图片来源:官方剧照(豆瓣电影)

    新华网:现在您有多个重量级奖项在身,接下来再接电影时,挑选的标准会有变化吗?

    王景春:没有变化。“不忘初心”,还是继续好好地工作。

【纠错】 [责任编辑: 罗沛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7182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