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所有的等待与排练,都很难忘” 春晚舞台“上海元素”亮眼

2020年01月25日 09:32:53 来源: 解放日报

    光影朦胧的清晨光景、柔曼肢体传递“泉”之包容、唱念俱佳的戏曲表演——今天凌晨落幕的2020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舞台上,一批由上海创作、表演的节目令观众眼前一亮。

    演出结束后,参与创作的主创和演员们向记者揭秘,舞台上光彩耀眼的“上海元素”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艰辛付出。

    《晨光曲》再现上海生活之美

    阳光初露,身着烟灰色旗袍的上海姑娘推着板凳、摇着蒲扇婀娜出场,此时原本绚烂的春晚舞台归于宁静。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晨光曲》十分契合春晚的主题。虽不同于传统春晚舞蹈的热闹喜庆,《晨光曲》却自有沉静内敛之美。“这是一种质朴的烟火气,一种自带风情万种但不取悦任何人的美,一种美而不自知的感觉。”《晨光曲》的领舞朱洁静说。

    这一舞蹈脱胎自上海歌舞团原创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的舞段《渔光曲》。作为2019年上海出品的一部现象级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不仅赢得了文华大奖和五个一工程奖,还在全国各地巡演超过100场,《渔光曲》是剧中的华彩段落。《永不消逝的电波》首演时就曾有观众感叹:“这一段太美了,非常适合上春晚!”

    为了春晚舞台效果,舞蹈由原先的15人增加至18人。因为全国巡演,上海歌舞团几乎是最后一个进春晚剧组的——1月5日完成杭州演出,大家赶到北京连夜走台,6日回到上海继续演出。1月14日央视春晚第一次联排,前一天刚在南京演完的姑娘们在上海换了行李马上奔赴北京。走台下午1时开始,姑娘们2时才下高铁,赶到立刻上台。朱洁静说,“台上只有5分多钟,必须调整最好的状态,上台一秒钟进入角色,把最好的状态给镜头。”让她欣慰的是:在后台每排完一遍,其他节目的演员们会为她们鼓掌:“上海姑娘们太美了,上海的舞蹈太美了!”

    上海昆曲首次登上央视春晚

    今年春晚舞台上,戏曲板块围绕四大名著展开,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率上海京剧院演员冯蕴、上海昆剧团演员赵文英带来《扈家庄》选段,这是上海昆曲第一次登上央视春晚。

    谷好好告诉记者,演播厅地板由玻璃屏组成,观感绚丽的舞台,对武戏演出提出了挑战。有演员初登台时滑倒,有演员为防滑换上了运动鞋。但谷好好、冯蕴、赵文英三位“扈三娘”无法换掉绣花鞋,“戏曲角色的鞋有定规,因此我们只有反复练习。”谷好好在舞台延伸出的后台找了一块瓷砖地,“光面瓷砖地更滑,像溜冰一样,但我看到开心极了。在台下放大困难反复练,台上就能驾轻就熟。”

    “所有的等待与排练,都很难忘。”谷好好说,“更加珍惜春晚这样的平台,给予昆曲高光时刻,让昆曲为更多人了解和喜欢。”

    同样在戏曲板块献演的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王珮瑜是上海市人大代表,春晚排练时正遇上上海两会,“上海开完会,赶紧飞北京归队继续排练。”今年春晚她与北京京剧院同仁合作《空城计》选段。去年央视戏曲晚会,王珮瑜也表演了《空城计》片段。这次为了春晚。她对这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唱段重新调整,节奏更紧凑。

    三分半钟表演排练两个月

    “我演过的鸟和昆虫多于人,但春晚舞台上演水是最难的。”零点之后,上海歌剧院舞剧团首席演员宋洁与演员张天爱合作舞蹈《泉》。率先出场的宋洁犹如水中精灵,以肢体传递出水的温柔与包容。去年5月,宋洁在亚洲文化嘉年华上表演舞蹈《吉祥吉祥》,化身一只蓝孔雀,这一精彩演绎为她赢得春晚的邀约。

    为了这三分半钟的表演,宋洁排练了两个多月。从去年11月23日进央视开始,她几乎每天都泡在后台。

    这也是33岁的宋洁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曾在春晚舞台绽放华彩的《雀之灵》《千手观音》等舞蹈节目让她对春晚舞台萌生憧憬。“憧憬是憧憬,但我从来不敢奢望。亮相春晚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最重要的是找到最适合你的表达方式。这一次的《泉》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安排。”

【纠错】 [责任编辑: 许超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87323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