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海宝山:让现代产业与乡野田园“沾亲带故”

2020年07月10日 16:45:4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贾远琨

    田园风光、乡村野趣与绿色经济、高端服务有机融合,上海宝山的乡村振兴示范村既保留着自然隽永的乡野风貌,又深度融入大都市现代产业版图,挖掘环境资源的经济价值,疏通现代产业植根乡村的发展经络。都市乡村在找准产业定位的基础上,寻求差异化发展,推动自治共治,让乡村焕发新机,人人活出精彩,这样的振兴之路走得稳健、扎实。

    稻花香里看变化 惊起“哇”声一片

    走进上海宝山区罗泾镇,绿树成荫、虾肥稻香,一派田园风光正是都市人向往的“诗和远方”。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知道,这几年,家乡发生了大变化。

    “路通了,热闹了,日子更有奔头了!”胡亚南和丈夫是回乡创业的大学生,家乡培养他们长大,也给他们创造了致富的土壤。“酒香也怕巷子深,前些年因为信息闭塞、交通不便,我们的蓝莓种植采摘一直打不开市场,亏了不少钱。”胡亚南说,“渐渐地,家乡的道路疏通了,环境美化了,我们改做园艺培育,正好与村里发展绿色经济不谋而合,生意不知不觉就好起来。”

    让小乡村走出“深闺”,改善硬件条件是第一步,道路翻修畅通、河道清理整治,乡村面貌焕然一新;利用现代商业模式推动市场开发也必不可少,一批“村会玩”创意项目让小乡村成为“网红打卡地”。

    罗泾镇海星村依托近千亩水源涵养林,新建“星空营地”,主打乡村创意旅游牌。一个个外形犹如太空舱的透明“房间”散落在林中,供游客喝茶、休息,池塘的蛙声伴随着萤火虫的微光,这样的体验令游客流连忘返。

    和“星空营地”一样,钓龙虾、捕螃蟹、乡村夜市等富有特色的游玩项目吸引了远近游客,让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上海北部小村庄人气飙升。“没想到即使受到疫情影响,今年6月的翻台率还比去年翻一番,现在觉得我家小院5张桌子太少了,计划要扩大一下规模。”王家小院农家乐经营者王莉莉说,“农家小院现在也洋气了,开一间咖啡馆一点都不违和,反而别有一番风味。”

    村外人多了,年轻人多了,致富的门路也多起来。“以前,村民一亩地一个月的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现在有集体企业分红,又有民宿、餐馆、旅游收入,依托农村新经济,农民收入得到显著提高。”上海市宝山区罗泾镇副镇长吴华说。

    产业“沾亲带故” 事业落地生根

    “环境带动产业,产业增加收入,这样的乡村不仅面貌美,老百姓心里也美,这就是我认为的美丽乡村。”顾燕在外工作多年后回到自己的家乡就业,“现在就希望乡村的产业能够越来越多元化,让更多的年轻人回到乡村。”

    拥有水清、田秀、林逸的自然资源禀赋,绿色农业发展条件得天独厚,但仅仅依托农业难以实现乡村与城市的深度融合。罗泾镇以农业资源为基础开发出一批与农业“沾亲带故”的特色服务业。

    罗泾镇塘湾村选定母婴康养产业为发展方向,与母婴服务公司馨月汇合作打造国内首个母婴康养村。“推开窗户能看到池塘、稻田,鸟语花香环绕,吃的是菜地里的生态蔬菜,这是塘湾村做母婴康养产业的独特优势。”吴华说。今年“六一”儿童节,母婴康养村开通网络直播介绍育婴育儿知识,收获数百万粉丝量。依托乡野自然优势,母婴康养村启动了乡村亲子游活动,进一步延伸服务链条。

    “乡村引入优质企业,解决了家门口就业的问题,更让我这个外来媳妇在小乡村也见了大世面,学习了现代企业管理的理念,增长了见识。”单正玉是馨月汇在塘湾村招聘的第一批员工之一。

    产业发展由点到面,乡村振兴也连线成片。罗泾镇所辖的塘湾、海星、花红、新陆、洋桥5村实现“五村联动”,通而不同,通过道路连接实现资源互通,各自依托资源优势发展特色经济。农村电商、农庄休闲、特色旅游……“一村一品”既有特色,又互相补位,探索差异化发展路径。

    “便利的交通、完善的配套设施打破了农村经济发展的藩篱,消除了乡村与城市的绝对界限,让乡村可以超越传统的农业经济,融入现代产业版图。”上海市宝山区委副书记周志军说,“乡村振兴走对了路,会吸引更多的企业将工作、生活空间放在乡村,不仅能够释放城市发展潜力,还能够形成乡村经济新增长极。”

    提升参与度与获得感 人人都能出彩

    在塘湾村村民活动中心门前横着一块门牌,上面写着全体村民共商共议制定的村民公约,不远处是用竹节拼成的“幸福是奋斗出来的”。“乡村振兴不是让老百姓坐在家里等着发钱,而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和智慧发家致富。”上海市宝山区罗泾镇乡村振兴示范村驻村第一书记王律峰说,“落实在党建引领下的自治共治,是让村民有参与感,成为乡村治理的主体。”

    塘湾村的中心地带有一块名为“一亩三分地”的小菜园,由村民自家宅基地富余部分集纳在一起,这就是在村民集体商议后形成的方案,既避免了邻里冲突,也美化了村居环境。“村里还有130亩土地未开发使用,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产业之前,我们宁可‘留白’,一定要在村民的共同参与下用好每一寸土地。”王律峰说。

    为最大限度维护村民权益,罗泾镇乡村整治没有大拆大建,也没有过多修饰,每家每户根据自身条件,在满足面积、层高、排污等基本要求的前提下自主翻建房屋。虽然村宅不是整齐划一,但却和谐自然。“老百姓自主建房只需花一套商品房一半的钱,而且面积大、自主性强,这一方案深受村民欢迎。”上海市宝山区委副书记、区长陈杰说,“乡村振兴推进过程中,要更加重视人的感受,因地制宜推进环境整治、集中居住、文脉保护等工作,既要看得见发展,也要留得住乡愁。”

    乡村经济发展靠产业带动,集体经济则着重于解决民生保障问题。在罗泾镇,家门口就有篮球场、足球场、纪念馆、婚庆中心,过去集中在城市的文化休闲资源如今在乡村也逐步配套起来。

    小乡村吸引了外来客,如今的“农村人”也有了新定义,即工作生活在农村的人。上海宝山农村常住人口中,农村户籍人口只占十分之一。上海市宝山区委书记汪泓说:“吸引人才流入,进而将人才留住,是小乡村的大课题。为人才提供发展空间和更多的可能性,通过产业带动让人才扎根乡村,人人都能出彩,这样的乡村才会焕发青春。”

 

【纠错】 [责任编辑: 严曦梦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203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