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条小蚯蚓“串”起农田生态产业链

2020年07月30日 08:39:14 来源: 解放日报

    上午11时,在崇明岛三星镇西新村,一条田间小路突然变得繁忙起来,几十位农民或步行或骑电瓶车匆匆赶来,有的拎着水桶,有的车上载着蛇皮袋,都是沉甸甸的。

    “早上6时,我就去田里抓蚯蚓了,几个小时收获25公斤蚯蚓。送到合作社,每公斤20元,就是500元。”62岁的黄付明是附近三协村村民,养蚯蚓、抓蚯蚓已有七八年。他告诉记者,自己下午再花两三小时,还能抓20公斤蚯蚓,这样一天就能赚900元。

    当天赶来送蚯蚓的,大约有三四十户农民,都来自附近几个镇的村庄,他们中收成少的不到5公斤,多的则有近50公斤。将蚯蚓一一称重后,基地工作人员分别支付现钞,村民们喜笑颜开地离开了。

    水稻播种季,也成了蚯蚓养殖户的收获季。这样的喜人场景,已在当地连续上演近十年。据透露,作为上海市科技兴农推广项目,上海市农科院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所牵头实施的“稻田秸秆蚯蚓原位处理模式与循环产业技术集成示范”,已覆盖崇明50多个村4000多亩稻田,以一条小蚯蚓“串”起农田生态产业链,取得生态、经济、社会“三重效益”。

    抓蚯蚓挣得比开网约车多

    记者刚到村头,就遇上骑着电瓶车来送货的朱阿姨和陈阿姨。她们来自隔壁新海镇,是一家奶牛场的职工,早上挤完牛奶下班后,就立刻去田里抓蚯蚓,每人抓了四五公斤。

    “虽然没别人多,但业余能挣个80元、100元,她们还是很开心。”66岁的陶晓斌,是负责收购蚯蚓的上海蓝汇农业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也是附近西新村的村民。他告诉记者,每年上半年的3月至6月和下半年的9月、10月,都是蚯蚓的收获期,其中5月、6月是旺季,一对农民夫妻下田抓蚯蚓,每天可以收获40至45公斤。

    勤劳肯吃苦的黄付明,是让人“眼红”的高产户,他一个人花小半天就能抓二三十公斤蚯蚓。他说,他家有10亩稻田,去年一年种稻谷的毛收入才1万多元,但养蚯蚓、抓蚯蚓就挣了三四万元,“今年,田里投的种苗更多了,施的有机肥也更足了,估计蚯蚓的收成会更好”。

    “我挣的比儿子还多!”老黄自豪地说,他儿子在市区开网约车,每天能挣六七百元就不错了,但他抓蚯蚓一天能赚上千元。

    “去年,蚯蚓收购价是每公斤16元,今年已涨到每公斤20元。”老陶说,今年公司共签约了250多户农民,他们负责在田里养蚯蚓、抓蚯蚓,公司负责收购,并及时加工成干货,然后再卖给药材公司。在农民送货高峰时期,蓝汇公司每天要准备四五万元现金,随时支付给农民。去年,公司共收购了97吨蚯蚓鲜货,加工成饮片干货7吨,今年有望产出10吨饮片干货。

    这么多的蚯蚓干品,不用担心销路吗?“供不应求,药材公司还怕我们卖给别人呢!”老陶说,“沪地龙”在业界十分有名,它是一种全国地标性中药材,由上海特产的青蚯蚓加工而成。如今符合国家药典标准的蚯蚓越来越少。不过,崇明产的青蚯蚓是少有的合格原料,目前已有四五家药材公司慕名找来,要求长期采购,并表示“多多益善”。

    “稻蚓轮作”亩均增收2000元

    热闹的蚯蚓产业背后,其实有一个“幕后英雄”。那就是上海市农科院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所所长吕卫光研究员和他带领的科研团队。

    现在,他们在崇明推广的项目是“稻田秸秆蚯蚓原位处理模式与循环产业技术集成示范”。其实,2008年他们刚开始研究时,探索的是如何在菜田里用蚯蚓改良土壤。主要做法是:在菜田四周挖上水沟,往土里投放一定比例的蚯蚓小苗,上面再覆盖畜禽粪、秸秆等废弃物,水沟里则放养了黄鳝……一两年后,板结的土壤变松了,生物活性增强,肥力增加,蔬菜长势明显变好了,而水沟里的黄鳝以蚯蚓为食,既安全又肥美。

    如今,这一立体化的生态技术已从菜田拓展到稻田,并形成稻田肥料及农药安全高效施用、稻田病虫草害生态防控、药用蚯蚓生境构筑与健康养殖、蚯蚓产业化加工等一批成熟技术与解决方案。到目前为止,课题组已申请发明专利15项,获得授权9项。在吕卫光看来,蚯蚓喜水,其实更适合与水稻轮作,每年水稻收割后投放蚯蚓种苗,也使水稻秸秆快速腐烂,水稻播种前正好收获蚯蚓。

    如何把这一技术推广开来?在科研团队推动下,当地建立起了“公司+合作社+农户”的产业体系,逐步把农民吸引进来。其中,合作社主要负责组织生产、技术指导等,并向农民免费提供蚯蚓种苗、有机肥等。

    如此,对老黄这样的农民来说,养蚯蚓变得格外简单——蚯蚓种苗、有机肥,由合作社免费提供;产出的蚯蚓,由蓝汇公司负责统一收购;技术上,则有农科院的专家们保驾护航;他们自己,只要付出劳动就行,不用担什么市场风险。

    据统计,今年“稻蚓轮作”已覆盖4000多亩稻田,每亩平均可产100公斤蚯蚓,对农民来说亩均可增收2000元。接下来,在上海市科技兴农项目的持续支持下,吕卫光团队还打算进一步推广“稻蚓共作”,即在水稻生长期也同时养殖蚯蚓,那样就能实现蚯蚓的周年化养殖,届时稻田亩均增收可达4000元以上。

    “这一技术体系,既实现了农田生态的产业化,也实现了农田产业的生态化。”吕卫光表示,稻蚓轮作中探索的农田生态系统循环自净模式,不仅成功修复了土壤,而且解决了水稻秸秆原地处理的难题,还使农田化肥和农药施用量减少30%以上,真正是一举多赢。

    水稻还没种,大米已被预订

    除了生态效应、经济效应,这一绿色产业体系还取得不错的社会效益。据透露,“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优先带动和扶持残疾人家庭,目前与蓝汇公司签约达成采购关系的250多户农民中,共有68户为残疾人家庭。

    西新村的陆红芳阿姨,就是一位特殊人士。记者采访那天,她送来了上午抓的15公斤蚯蚓。她说,她家在3亩稻田里养了蚯蚓,去年某一天一共抓了50公斤以上蚯蚓,一下子就挣了900元,“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挣得最多的一天”。实际上,黄付明老伯也是一位残疾人士,他曾在粮站扛包时遇车祸断了肋骨,没想到,如今依靠在稻田里养蚯蚓,让他轻松实现增收。

    该模式的另一个社会效益,就是让市民消费者吃到更安全的农产品。合作社农产品的附加值明显提高,又进一步放大了经济效益。

    老陶所在的合作社共有570亩核心基地,除了养蚯蚓、黄鳝,还种植经过绿色认证的蔬果,包括蔬菜、大米、火龙果、葡萄、枇杷、西梅等。今年疫情期间,合作社首次尝试线上销售,主打五六个绿色蔬菜品种,包括娃娃菜、橄榄菜、青菜、香芹等,网红平台给出的价格比市场价高出200%。比如香芹,市场价是每公斤3元,合作社的售价是每公斤12元,为市场价的4倍。

    更让大家感到惊喜的是,今年水稻还没播种时,已有几个大客户订掉了230亩稻田的产量,水稻种子下田一个月后,合作社就能收到30%的定金。而去年,合作社产出的大米在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周边地区新米售价在每公斤6元,但他们的批发价达到每公斤10.6元,终端平台打出每公斤33.6元的零售价仍供不应求。

【纠错】 [责任编辑: 罗沛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11392503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