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傍”上大电商的农户为啥又喜又忧

2020年08月07日 08:18:30 来源: 解放日报

    8月,位于金山区吕巷镇的施泉葡萄进入集中上市期,吸引了一批批新老客户到田头提货。值得注意的是,合作社今年还成了盒马的供货基地,每天供应500—600份货品到盒马门店,让市民在家门口就能买到沪郊新鲜采摘的优质葡萄。

    “大型零售电商注重新鲜,讲求品质,能实现优质优价,而且吃货量很大……”对于产品能进入盒马供应链,合作社负责人卢玉金十分自豪。据悉,到目前为止,金山区已有10多家特色农产品基地进入盒马采购体系,接下来,盒马门店还将推出专门的“本地鲜·金山味道”专柜。与此同时,叮咚买菜、美团等品牌也纷纷下乡,让越来越多的特色农产品基地“傍”上了大型零售电商。

    如此一来,市郊农产品是否不愁卖了?记者采访这些基地负责人发现,他们虽然总体看好电商新零售模式,但内心也存在种种担忧,不少人表现出了保守谨慎的合作态度。

    喜 吃货量大,损耗率低

    马天是金山区廊下镇一家浩丰果蔬合作社负责人,旗下有5000亩的蔬菜基地。“去年8月,盒马和叮咚买菜就主动找了过来。”马天认为,浩丰合作社能被选中,关键就在于坚持多年的高标准生产管理体系:10多年前,合作社就成为了肯德基、麦当劳的供货商,种植观和纪律性都走在了行业前列,每批生菜采收前都要进行水源、农残、土壤等指标的5轮检测,一旦发现超标,就会被一票否决,“有一年,因为离我们1公里外的一户农民养了上千只鸡,合作社有片250亩的蔬菜基地一下子被淘汰了”。

    今年疫情期间,肯德基、麦当劳的门店销售受到影响,浩丰合作社的大客户订单直接“挂”了,但此时,大型零售电商迅速“顶”了上来,合作社销售出现火爆,根本不够卖。眼下,合作社已从原来单一的大客户订单生产模式,成功转型为大客户订单和电商新零售“两条腿”走路,其中电商新零售的全年销量还占了大头,达到了60%。

    马天告诉记者,今年7月,合作社平均每天向叮咚买菜供货4吨以上,包括青菜、生菜、杭白菜等品种;7—9月这三个月里,合作社90%的蔬菜供应给叮咚买菜。合作社还与叮咚买菜签订了为期一年的供货订单,从8月1日起每天向叮咚买菜持续不断地供应散叶生菜,日供应量为4吨,为此,合作社专门辟出了2000亩的菜地进行订单生产。

    合作社与盒马的合作也在深入开展。现在,合作社精选了金山毛豆、甘蓝、球生菜、娃娃菜4个特色品种,自行包装,每个品种每天不间断向盒马供应,实现了优质优价。

    相对于大客户订单模式,马天认为电商新零售模式的优势明显,除了切入快、吞吐量大,毛利率也相对较高。“过去10多年来,肯德基的汉堡没怎么涨价,我们的生菜价格也基本没变,一直是每斤1元多,所以,毛利率一路下降,曾经最高时有40%多,现在已降到了10%以下。”马天说,与电商新零售合作,不用打价格战,可争取的利润空间要大一点,比如8月供给叮咚买菜的散叶生菜,定价就稳定在每千克5.4元。

    因为有大数据支撑,零售电商能及时而灵活地调整订单需求,还可大大降低产地的损耗和风险。位于枫泾镇的内府农业合作社负责人赵新亮告诉记者,合作社每天向盒马供应30多个品种的农产品,都是对方根据头一天的销量,于当天中午12时前发来第二天的订单量,灵活精准,基本能做到“日清”,与进传统大卖场相比,损耗大大减少。

    当然,零售电商也对农民提出了更高要求。廊下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顾保林表示,要想进入盒马、叮咚买菜等供货体系,基地首先要满足“每天不能断货”的条件,这就要保证足够的供应量,其次产品还要有特色、有品质,基地需要提供认证证书、检测报告等……这些都表明,农业生产的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建设是重要的前提和基础。“以廊下镇为例,我们的规模化菜田近5000亩,平均每户的经营面积都达到了200亩以上。作为政府部门,如何帮助大型电商与农民更好地开展合作?我们主要在主体培育、信息提供、技术提升、安全监管等方面下功夫。”

    忧 担心违约、店大欺客

    不过,对于与大型零售电商合作,谨慎待之、边走边看,也是不少农民的真实心态。

    今年,施泉合作社种植了30多个葡萄品种,但眼下,卢玉金只选择了巨峰、金手指2个品种向盒马供货,因为“这2个品种产量大,可以保持源源不断地供货,同时也能减轻基地的销售压力”。也就是说,加入大型零售电商的供应链,只是合作社销售渠道中的一个补充。这几年,施泉葡萄的名气越来越响,已拥有了稳定的老客户群,其产品基本不愁销路。

    郑金永的德昕合作社,是金山面积最大的小皇冠西瓜生产基地。“今年5月,盒马就找了过来,天天要小皇冠西瓜,但我们实在没货。”郑金永告诉记者,今年,小皇冠西瓜一直供不应求,有的老客户还专门从宝山赶过来提货。尽管不够卖,但5月28日,他还是匀出了180只西瓜供给盒马,并且价格也明显低于合作社的零售价格,“不能看一时得失,要先把关系搞好。现在不卖给它,以后产量集中上来了,卖给谁?”

    有的合作社却很快与电商“闹翻”了。位于枫泾镇的一家有机蔬菜合作社,之前产品已进入叮咚买菜、盒马、春播等平台,其有机韭菜甚至一上线就被秒杀。但最近,记者前往采访时,合作社工作人员几次欲说还休,追问之下才得知他们与某家电商已暂停合作。原来,合作社的蔬菜是有机种植,产量受天气影响很大,所以供货量时常达不到约定的量,“履约率”受到影响,就时不时被罚款,实在吃不消,只好退出了。

    对此,内府农业合作社负责人赵新亮深有同感。他现在牵头组织金山区10多家基地产品进入盒马,但农产品品质的稳定性是一大难点。以金山蟠桃为例,由于今年雨水特别多,造成蟠桃易生一种褐肤病,农民采摘时精选了漂亮的桃子送往盒马,但到了第二天,桃子上就开始出现斑点,只好赶紧下架,这就影响了“履约率”,如果一再被通报,就再也无法进入盒马了。今年的小皇冠西瓜上市后,也因为雨多出现了一些“闷瓜”,西瓜被切开后,里面像水煮过一样,消费者因此进行了投诉。但对靠天吃饭的农民和合作社来说,遇到这种情况其实也十分被动。

    除了天气因素,有些农民的诚信度也会影响“履约率”。在农产品不愁卖时,少数基地负责人就不向内府农业合作社送货了,而合作社却要保证每天源源不断向盒马供货,否则就是违约。因此,有时候,合作社夹在中间一筹莫展。不仅如此,有的农民以次充好,也会影响合作社的履约率。所以,接下来,金山区计划组建合作联社,把各基地拧成一股绳,抱团开展长期合作,一旦有违规者,就会被踢出合作联社。

    有的农民则担心大型零售电商“店大欺客”。一家已进入某电商采购体系的合作社负责人透露,此前,他们每天向这家电商供应10多个品种,但后来,对于其中某些品种,这家电商提出只收原料,不允许自行包装、自主品牌,从而把价格压得非常低。以生菜为例,350克一份采购价为1.7元,但合作社在开市客的售价可达每公斤9.9元。于是,合作社只好停止了供货。位于枫泾镇的有机菜合作社有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大型零售电商对蔬菜的成品率要求特别高,导致了合作社在分拣时产生大量剩下来的蔬菜,他们只好另找门路进行销售,浪费多,也麻烦。

    各种难点障碍,需要在磨合和博弈中逐步化解。郑金永告诉记者,前阵子,美团在某天中午发来订单,要求当天下午就送去300只西瓜,但此时,外面气温很高,合作社人手紧缺,根本来不及下田采摘这么多西瓜;好在后来经过双方的深入协商,现在已改为提前一天下单。而位于枫泾镇的有机蔬菜合作社也经过一番“罢工”,引起了大型零售电商的注意,目前双方已开始新一轮的合作商谈。

    记者问种葡萄的卢玉金:“未来,你会将电商新零售作为卖葡萄的主渠道吗?”他坦言,关键还是看利润空间,如果双方能找到一个平衡点,又能快速而大量出货,减少上市高峰期的损失,会考虑选择这个作为主渠道。(记者 黄勇娣)

【纠错】 [责任编辑: 罗沛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111392715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