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服务型流量型经济催生了哪些新职业

2020年10月22日 09:31:48 来源: 解放日报

    10月17日,全国首批外卖运营师获颁认证,成为国内数字化新职业走向专业化、标准化的重要节点之一。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服务型经济、流量型经济的发展,一批新职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些职业有什么社会价值,相关从业人员在成长过程中经历哪些故事、有何感悟?近日,记者采访了外卖运营师、在线学习服务师、知识分享博主三个新职业的从业人员。

    外卖运营师◆◆◆

    提供“生老病死全程”服务

    大到页面、菜单、定价,小到餐具、打包盒,只要商家有需要,运营师都会给出建议或方案。

    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店,因外卖兴起而摇身一变成网红;一些原本高大上的“傲娇”名店,也因外卖兴起转而接地气开始做套餐。鲜为人知的是,这些更加“懂你”的转变背后,大多由专业“军师”操刀。这就是随外卖行业兴起而诞生的全新职业——外卖运营师。他们受聘于外卖平台,为入驻平台的餐饮商家规划线上运营。检查菜品质量、规划配送时间、线上菜单品种与定价……都是外卖运营师的工作。

    今年28岁的杨爽在美团担任外卖运营师,曾经学过计算机和商业分析管理的她,在英国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回国在美团负责商家运营工作。“一开始的职责范围是比较宽泛的。”杨爽说,今年年初,才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职业化走向。工作内容大致分为几大板块:做好商家从线下到线上的培训、日常店铺的系统维护、商业数据分析、开展活动引流拓展知名度等。

    “做好商家的培训尤其重要。”杨爽说,一些餐厅做菜拿手,但不擅长网络运营,外卖运营师要帮助这些线下门店了解平台规则,拓展线上经营,提前规避线上运营容易碰到的问题。“大到页面、菜单、定价,小到餐具、打包盒,只要商家有需要,运营师都会给出建议或方案,囊括从入驻到下线的‘生老病死全过程’,提供贴合需求的精准服务。”除了线上开业前的忙碌,对于线上经营过程中出现的订单量过于密集而无法配送、配送时间过长、菜品口感等种种问题,外卖运营师都会进行分析并提出解决方案。

    “订单量有没有提升?”“近期为啥不赚钱了?”在运营一段时间后,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都能从过程数据中分析出端倪。杨爽说,外卖运营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通过大数据分析给商家“对症下药”。以定价为例,外卖运营师会从核心数据指标中分析出某一区域的客单价,据此给商家提供不同区域的定价策略。比如在人民广场花50元买一碗面可能会有人认可,但这个价格在郊区就很少有消费者愿意掏腰包了,这就是区域消费能力的差别。“我们会根据周围人口密度、商业写字楼人群数、消费能力等,给商家一个定价建议,甚至包括不同峰谷时的价格,分量规格、外卖包装等等,这些都会从消费者角度给出建议。”杨爽说。同时,外卖运营师会根据下单转化率、热销菜品、外卖配送密集区等顾客画像,和商家商量一些代金券、红包、满减等促销活动。

    “举行优惠活动后,外卖运营师会根据前后数据对比,与商家复盘效果。”杨爽说,还会定期跟踪数据不断调整改进方案。比如,消费者在网上浏览不同商家的菜品后,会把菜品暂时放到购物车里,但看完评价、优惠之后,最后却选择了其他店家。这些过程性的举动,商家可以从后台大数据中看得一清二楚。外卖运营师便会根据消费者这一举动,建议商家在合适的时段推出满减或是送小金额的优惠券,留住网上顾客。上海闵行区一家煎饼铺子转为线上经营后,原来一个月只有600多个订单,外卖运营师为商家提供出餐、产品、配送细节等改进方案,并帮助商家利用二维码进行线下线上推广,短短2个月后,每月订单量达3000多。

    “在数字时代,线上经营能力决定了餐饮企业的‘天花板’。”杨爽表示,外卖平台上的商家越来越多,外卖运营师能帮助商家了解线上经营方法和规律,实现数字化升级,助力餐饮业与数字时代同行。

    在线学习服务师◆◆◆

    一个个数据变成“成长图”

    既让学生对学习产生兴趣,也会在空闲时与孩子聊音乐、动画,就像网友见面,彼此没有压力。

    在不少家庭中,孩子不写作业时母慈子孝,家长一辅导孩子就难免“鸡飞狗跳”。这时需要在线学习服务师来帮忙。相贵劼是100多个孩子的在线“辅导老师”。他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能做好“桥梁”——既为孩子解决功课上的难题,也做好“第三方”,协调家庭亲子关系。

    今年以来,疫情将课堂“搬”到云上,在线教育迅速走进校园与家庭。有在线学习模式,就有服务在线学习的职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新职业中,在线学习服务师位列其中。相贵劼2019年从华北电力大学科技学院毕业,学机械工程的他起初尝试大学生创业,但这条路并没有想象中好走。“当时,在线教育非常火,自己学的是机械工程,趁着风口转行进入‘一起学网校’,成为一名在线学习服务师。”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一年多的在线学习服务,最大的挑战,是为小朋友答疑需要极大耐心。渐渐地,我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相贵劼主要辅导小学四年级学生的数学,他负责的学生大多在上海、广东等地。有个孩子平时不愿听父母讲解,却特别喜欢与屏幕上的相老师对话。根据学生的“数字档案”,相贵劼结合大数据平台,分析解决学生掌握知识的薄弱点。不久,这名学生成绩有所提高。

    “这道题是怎么做的?能给我讲讲吗?”这样的对话时间,相贵劼每天不下8个小时。为了找到症结,电话一打就是大半个小时。用“数字档案”个性化辅导学生,也是相贵劼的重要工作。“你看,这个孩子现在做题比之前准确率提高了”“这组题得分不高,说明对知识点掌握还不牢固”一个个数据变成相老师笔下的学习“成长图”。数据背后,是个性化的辅导与教学。通过大数据,系统可以分析出一个孩子在哪类题目上出错率高、哪些知识点还没掌握好,找到问题后再一个个在线辅导,巩固提高。数据也让个性化施教更为精准。每到暑期、寒假等校外学习旺季,他一个人就会带上250多名学生。

    因为年龄差距不太大,他很快与学生们“打成一片”。“他们会主动问我,我也会编顺口溜,帮他们更容易记住公式或方法。”在他看来,这些孩子本身就是互联网原住民,进行电话沟通或线上答疑时,孩子们不会因答不出题感觉丢面子。“在线学习服务师与学校老师的定位有所不同,在线学习服务师平时可以表现得幽默风趣有个性,让孩子们喜欢。”相贵劼是95后,空闲时,还会与学生聊音乐、动画,就像网友见面交流一样,彼此没有压力。每次在线交流结束前,他还提醒学生多做运动,保护视力。

    “通过屏幕与学生交流,关键要让孩子对数学产生兴趣。”已有一年多新职业经历的他,总结出不少经验:孩子面对校内老师,会有压力,哪怕自己不能真正理解,可能碍于面子不敢提问;面对家长辅导,孩子又不爱听,有抵触情绪,甚至“顶嘴”。这时就需要一个第三方,“有距离”的老师就是这个“纽带”,还可缓解亲子矛盾。

    “成为在线学习服务师,也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手机几乎24小时不离手。”目前,他每天工作时间是中午12时至晚上9时,平时周一至周五晚上,等学生写完作业,给予在线答疑,到双休日更是辅导高峰,期中、期末考试前还会集中“一对一”辅导。虽然是移动办公,他经常晚上9时也下不了班。“即使占用休息时间,只要能给学生解决疑难点,就很欣慰。”

    知识分享博主◆◆◆

    把艰深的知识“翻译”直白

    先通过阅读文献、请教专家等方式学习知识,再消化、吸收、加工,然后给老百姓讲“人话”。

    在本月的诺贝尔奖揭晓季,微信公众号“混知”推出特辑,用幽默的漫画、浅近的文字普及诺贝尔自然科学三大奖和经济学奖的成果,每篇阅读量都超过10万。这个公众号原名“混子曰”,由“混子哥”陈磊创立,以普及历史、科学、文化、财经、健康等多个领域的知识为特色。“公众对知识的需求是刚需,我想让大家轻松地学习知识,并在此基础上理性看待相关问题。”80后知识分享博主陈磊告诉记者。

    陈磊的研究生专业是工业设计,毕业后进入上汽大众工作。“在大公司上班,每个人的工作是固定的,我的业余时间比较多,可以写写画画。”从小爱画画的陈磊也爱看历史、科普类书籍,他发现很多书在讲述知识的方式上有点问题,“让读者看得吃力、看完头大”。大城市的年轻人工作压力普遍较大,业余时间不太愿意看这些比较艰涩的书,如何让他们以放松的心态学习历史、科学、文化等领域的知识呢?他想到了搞笑风漫画这种形式。

    2014年夏的一天,陈磊根据在历史书上看到的孔子故事,创作了《那个你不太熟悉的孔老夫子》并在微博上发布,当天转发量超过600。“我之前在微博上发的漫画作品,转发量大多在几十次,这组孔子故事漫画这么受欢迎,让我看到了历史知识普及的受众市场。”

    从那以后,这个爱画画、爱看书的青年走上了做知识分享博主的道路,创作了一批有特色的“混子”漫画作品,名气越来越响。在他看来,这个新职业需要做好“翻译”工作,即先通过阅读文献、请教专家等方式学习知识,再消化、吸收、加工,把这些知识“翻译”成公众喜闻乐见的文字、漫画、动画和音频。“说得直白点,我们先啃专业知识,再给老百姓讲‘人话’。”

    微信公众号、哔哩哔哩、喜马拉雅等新媒体的兴起,给知识分享博主们搭建起越来越大的舞台。2015年8月,陈磊辞职创业,开始做全职博主。之所以有勇气辞职,是因为“混子曰”当时的广告收入已超过他在上汽大众的工资,并获得了天使投资。

    如今,上海混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完成三轮融资,员工60多人,开发出版物、音频课程、动画等各类知识普及产品。混知文化公司设有研究院,这个部门员工的工作是快速学习专业知识,再为创作文案、插画的同事讲解。创作者经过“头脑风暴”后,就开始写文案、画漫画,为公众提供精神食粮。据介绍,混知团队的知识转换、呈现能力有三个特点——图像化、脉络化、娱乐化。图像化顾名思义,是把专业文献上的艰涩文字“翻译”成直观的漫画,比如把两条链的DNA和一条链的RNA画出来,让两者区别一目了然;所谓脉络化,是通过图表制作,呈现多个事物之间的关系,让读者在很短时间内学习体系化知识;娱乐化是“混子哥”的看家本领,比如为普及DSG双离合器变速箱的知识,混知团队创作了“一个霸道女总裁和七个男朋友的故事”。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混知团队先后创作了《新型冠状病毒来了,你还不了解它吗?》《疫苗,还要等多久?》《企业返工指南:不要给病毒任何机会!》等14件科普作品,在传播防疫科技知识的同时,疏导公众在国内疫情早期阶段的焦虑心理。“疫情以及各种疾病是人命关天的事,我们做这方面的健康科普,都会请卫健委、医院或学会的专家把关,在发布作品前让他们审阅。”陈磊说,“我们经常请教各个领域的专家,比如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发射后,我们请教了潘建伟院士团队成员。”

    在这位知识分享博主看来,学习知识是全民刚需。如今,网络上有不少非理性言论,这些网民之所以观点偏颇,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在相关领域缺少知识。“理性的‘三观’是建立在知识基础上的,所以通过网络媒体和传统出版物,以公众易于接受的方式传播准确的知识,是一份很有社会价值的工作。”(记者 俞陶然 李蕾 许沁

【纠错】 [责任编辑: 严曦梦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4582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