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命案积案案卷泛黄,大浪淘沙证据终锁定

2021年02月24日 08:37:11 来源: 解放日报

        据公安部门此前公布的数据,仅2020年1月至7月,上海警方侦破命案积案2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4人。

        “找到了!”

        通过最新的刑事科学技术,一组证据中的生物信息终于被成功提取,成为直接指向犯罪嫌疑人的重要证据。而这组证据,已在上海警方的证据库中被妥善安放了18年——2003年9月1日,浦东新区上钢新村发生一起凶杀案。警方现场提取的证据,在18年中不断被再检视、再验证,直至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

        近期,和这一起案件同步被侦破的命案积案共8起,其中案发最久的距今已29年。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陆敏韡表示:“日益发达的刑事科技手段功不可没,更离不开侦查员的专业素养和坚定信念。”

        为何尽力破陈年旧案?

        花大力气侦破命案积案,得益于上海持续向好的社会治安情况,也得益于超大型城市安全治理的理念转变

        2003年9月1日,浦东新区上钢新村一户居民家中,一名69岁的男子倒在血泊中,当救援人员和警方赶到现场时,已经身亡。

        “这样的案子蛮讨厌的。”浦东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大队长曹志祥记得当时的场景:受害人被人用锐器刺入脖颈,失血过多导致死亡。但案发时没有目击证人,现场情况显示这起案件很可能是入室盗窃转化为杀人,凶手作案有随机性,与被害人之间没有特别联系,很难从社会关系、个人恩怨入手调查。案发地存在监控盲点,凶手的逃离轨迹难以追踪。“尽管连续多日侦查,却始终没有突破性进展,案件侦办陷入僵局,凶手也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

        一些陈年积案,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无法第一时间侦破。但曹志祥知道,每一起还没侦破的命案积案,都是悬在刑警心头的一块石头。案卷在一代代刑警手中接力传承,即使陈旧泛黄,也誓要找到真相:“这是刑警的责任。”

        近年来,公安部门在侦破命案积案方面成效显著。据公安部门此前公布的数据,仅2020年1月至7月,上海警方已侦破历年命案积案2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4人;协助侦破外省市命案积案1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5人。面对时间久远、线索不足的疑难命案积案,上海警方成立工作专班和专家攻坚组,统筹整合各类侦查资源,同步开展作案现场再还原、案件档案再研判、刑警笔记再推敲、痕迹物证再比对、当事证人再回访等工作,“在蛛丝马迹中寻求突破口,在大浪淘沙中锁定关键证据。”

        能花大力气侦破命案积案,得益于上海持续向好的治安情况,也得益于超大型城市安全治理的理念转变。据了解,2015年至今,上海在恶性刑事案件呈下降趋势的同时,持续多年保持当年“命案必破”。为减少违法犯罪,降低社会风险,上海公安部门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除隐患铸平安”专项行动,全力控发案、护稳定、降事故、防疫情,持续保障城市安全和社会平安。

        案发久如何确保公正?

        当年没能第一时间“激活”这些证据,但涉及该案的所有生物检材和证据材料全部被科学归档、悉心保存

        在浦东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刑科所,当年在凶案现场搜集到的生物痕迹被存放在专业器皿里,探长王斌不时会把积案的物证拿出来重新检测、比对一遍。在实验室里,每一个动作都必须小心翼翼,不能造成污染,甚至对检材数量的登记也有讲究——比如同一件物品上要检验两个不同的地方,需要分别编号、注明,这样的程序绝对不能出错。“我们不仅要找到凶手留下的线索,也需要其他痕迹来完整还原案发经过。”王斌说,从这些细小的痕迹中提取出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细胞,往往成为破案的关键线索。

        18年前,曹志祥和同事们在现场提取到嫌疑人的生物痕迹,如今成为侦破案件的关键证据。即便当年没能第一时间“激活”这些证据,但涉及该案的所有生物检材和证据材料,和其他积案的证据一样,全部被科学归档、悉心保存。在这样严格规范的操作下,这些积案的线索即使十几年乃至几十年后,仍具备良好的检测和比对条件,为案件侦破提供有利条件。

        然而,很多陈年积案现场遗留痕迹并不完整,很难对破案起到作用。这些肉眼看不见的生物信息,如何锁定犯罪嫌疑人?“生物信息的一大特点是能够自我复制。”王斌告诉记者,从检材上测出存有生物信息后,就会送进实验室进行“扩增”程序,让生物信息复制到足够进行检测分析的量:“生物信息具有唯一性,是全世界都认可的认定人身份的证据。”

        随着刑侦技术不断进步,过去一些案件中无法提取生物信息的,现在能够提取了;随着数据库不断扩大,更容易找到关联的人物。“即使无法立即从数据库中比对出有效信息,生物信息的检测也能为破案提供方向。”王斌说。

        今年1月中旬,该案物证重新检测提取生物信息后录入数据库,跳出一条信息:一名江苏籍男子的生物信息与2003年这起案件中提取到的生物痕迹中某些信息特征存在高度吻合。“通过分析生物痕迹的关键信息,能够找到具有共同特征人员的主要分布区域,为破案提供指向明确的线索。”王斌说,正是这条线索成为揭开真相的关键突破口。

        获取线索后,侦查员立即赶赴江苏找到该男子,经过调查发现,他的亲属中有一名当年家住案发现场附近的男子戴某某。侦查员围绕戴某某展开进一步调查,种种线索表明他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今年1月29日一大早,侦查员在静安区某大厦将戴某某抓获。落网后,他承认作案全过程。至此,这起时隔18年的命案终于成功告破。

        人力与技术怎样匹配?

        不论案件大小,现代技术在侦查中都只呈现客观信息,只有人的参与,才能让这些信息的价值得以发挥

        “这些年,新型刑侦技术为命案积案的突破带来有利条件。”王斌说,很多过去无法侦破的案件,如今都能破获。依托科技赋能,近年来上海公安机关在案件侦破领域的战斗力明显提升,已形成“科技+人力”的现代化侦查破案机制。包括生物信息技术在内,各类新型刑侦技术已经“神乎其神”,还需要侦查员做些什么?

        “不管侦查技术如何精进,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还原案件真相的理念和责任始终不变。”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六支队支队长惠士俊说,不论缉查重大刑事案件,还是侦破关乎民生的盗窃案、诈骗案,现代技术在侦查中都只呈现客观信息,只有人的参与,才能让这些信息的价值得以发挥。

        宝山公安分局近期侦破一起发生于18年前的伤人致死案。2002年12月5日,李某在宝山区某工业园区工地与承包该工地垃圾清理的孙某发生口角。事后,李某为了报复,纠集赵某、张某持铁锹等作案工具殴打孙某,致孙某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赵某、张某被宝山警方抓获,而李某一直负案在逃。直至去年11月20日,宝山警方在山东一处渔业码头的船上成功将潜逃18年的李某抓获。

        “我们很早就锁定李某,但他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渔船上,非常谨慎,几乎没有留下踪迹。”宝山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陈志荣说,直到去年,在李某安徽老家出现的一辆“鲁K”号牌的红色轿车成为案件突破口。

        如今,公共视频成为破案的重要渠道之一,这是过去无可比拟的优势,但调看视频画面却无比艰辛——同一画面,逐帧浏览,连续几天盯着屏幕也是常事。枯燥、乏味,却必须无比细致。

        在寻找李某踪迹时,侦查员调阅了无数公共视频画面,追踪可疑车辆的行驶轨迹。最终在海量画面中,锁定一个男子的身影,“与逃犯李某的外貌、年龄相仿,极有可能就是李某”。根据这一情况,在多地公安协助下,侦查员一路从安徽追踪到山东,最终确定李某藏身在一艘渔船上,并成功将其抓获。

        从现场勘查到证据搜集,从走访排摸到实施抓捕,每一起命案积案的破获背后都凝结着刑警们的汗水和智慧,更蕴含人民警察心系人民、追求正义的坚定信念。惠士俊说:“现行命案即发即破、命案积案全力攻坚,这是上海公安刑侦部门重拳打击严重暴力犯罪的承诺和决心。”

        目前,上海已经形成针对疑难命案侦查的“过程质量控制”和“精细化操作”模式——注重对命案积案痕迹物证进行复检复核,从中发现指向犯罪嫌疑人的重要线索;对已经明确身份的在逃嫌疑人,进一步制订周密的针对性追逃计划,通过与外省市公安机关的有效联动协作,让在逃嫌疑人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案件告破、逃犯归案,是对被害亡灵的最好告慰,也是对受害人家属心灵创伤最好的抚慰,更是社会公平正义和法律尊严的体现。”陆敏韡表示,下一步上海警方将充分发挥新技术优势,常态化开展命案积案攻坚,依法严厉打击各类突出犯罪,切实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记者 邬林桦)

        原标题:上海警方持续多年保持当年“命案必破”,近期又侦破8起命案积案,案发最久已29年

        命案积案案卷泛黄,大浪淘沙证据终锁定

【纠错】 [责任编辑: 吴一航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7626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