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文海钩沉|上元爱情故事:灯烧月下时,破镜重圆日

2021年02月26日 17:12:52 来源: 新华网

    图源/视觉中国

    新华网上海2月26日电(文星月)正月十五元宵节,古称上元节,是传统意义上春节中最后一个“大日子”。《水浒传》有一回写上元节的灯景何等辉煌:“晃一片琉璃”“散千团锦绣”。

    景固美矣,若无人情使其鲜活起来,也终将成为历史长河中的几粒尘埃。上元佳节之所以被一代代文人墨客所吟咏,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在礼教严格的古代,正月十五是极少数能让有情人正大光明地携手同游的日子。也因此,有人认为,这一天才应是中国正统的“情人节”。

    明代《上元灯彩图》

    上元之夜,平日的严格宵禁被暂时取消,人们能够整夜畅游骋怀。大文豪苏轼的先祖、在武则天朝中拜相的苏味道曾作《正月十五夜》,诗中云:“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人的行动和情感都是自由、蓬勃的。时移世易,现代人可能很难体会古人对仅仅一次月下的相会,可以如何欢喜与期待。最能传递这种真挚情感的,当推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火树银花、语笑嫣然,在这喧嚣的夜晚无不美得夺目。但能让人不厌其烦地在人海中来回寻觅,只有隐身于灯火零落处的,那唯一的心上人。

    灯下同游的美好回忆,并不意味着恋情一定能走向美满的结局。欧阳修有一首《生查子·元夕》,讲一年前的上元灯会,幸福的恋人约在黄昏后同游;一年后,明月与花灯美丽如昔,去年的身边人已杳然无踪,空留余下者泪湿了衣衫: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图源/网络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世上的恋情有些黯然收场,有些却可幸得圆满,上元节最传奇的一例爱情故事便属后例。据唐人孟棨所著的《本事诗》记载,南陈乐昌公主与太子舍人徐德言结为夫妇,但其兄陈后主只爱“隔江犹唱后庭花”,以致南陈政局摇摇欲坠。两人担忧将因国难被迫离散,便将一面镜子一分为二,各持一半作为信物,并相约:若不幸失散,则在正月十五当街叫卖残镜,以传递自己的踪迹。

    两人的担忧不幸成真,隋灭陈后,公主由于才貌超群,被隋朝将领杨素纳入府中,徐德言则在流离中辗转寻访至京城。时至上元节,街市有一老翁持半面镜子高价叫卖,被众人所讥笑,徐德言见状,忙请老翁来到自己的住所,拿出自己珍藏的残镜。两镜相接,正好拼成完整的一面。

    镜虽合,人已失,想到昔日爱侣竟成他人妇,徐德言难掩心中的伤痛,请老翁将一首诗转交乐昌公主:

    镜与人俱去,

    镜归人不归。

    无复嫦娥影,

    空留明月辉。

    乐昌公主见到此诗,茶饭不思,每日只是饮泣。杨素闻知此事的来龙去脉后,决定成人之美,便召见徐德言、归还公主,使夫妻二人重新团聚。三人在席间道别时,杨素令公主题诗一首,公主正为与徐德言团聚而悲喜交加,又碍于杨素的情面,不敢流露真实情意,干脆将心中的五味杂陈挥毫写下:

    今日何迁次,

    新官对旧官。

    笑啼俱不敢,

    方验作人难。

    从此,公主与徐德言同归江南,白头偕老,而“破镜重圆”的故事也和灯海里的点点璀璨一起,成为上元节最美丽的印记。屏幕前的你,是否也因为这段洋溢着真情与执着的故事,而对爱情又多了一点点期待呢?

【纠错】 [责任编辑: 罗沛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9767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