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出击.jpg
雷霆出击
神勇特战兵.JPG
神勇特战兵
 
把镜头对准最可爱的人

——记军旅摄影家唐士龙

    凡是和唐士龙打过交道的人,都会被他身上二十年军旅生涯中磨练出的那股军人气质所感染。在上海的摄影圈中,他的军事题材摄影作品犹如他的性格——豪放而大气。从军营中来的唐士龙,对军旅生活有着深深的情怀,他始终将镜头对准身边的战友。十年来,他走遍高山、海岛和边防线上,和战士们摸爬滚打在一起,为他们留影、“塑”像,他也被许多基层部队官兵亲切地称为“我们的编外摄影师”。

    今年“八一”建军节,是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周年,为了这一天,唐士龙不畏艰辛,几年来拍摄大量的反映军营生活的照片。当一幅幅金戈铁马,反映我军威武之师的作品展现在你面前时,你一定会由衷地感到自豪。而官兵们戍边卫国,刻苦训练的艰辛,你定会对军人有了更多的理解。七月二十一日,在”中华第一街”南京路世纪广场,唐士龙的《我是一个兵》摄影展,是他从拍摄的十几万张照片中,精心挑选出八十幅具有代表性的摄影佳作,献给建军八十周年,扬我国威和军威。他也给上海摄影界带来了一丝军营雄健的气息,读了他的作品,使人精神振奋。他的《铁流》、《战神怒吼》和《流行时尚》等借助文学的深沉,光影的洒脱,展现了军人的美。

    唐士龙说:“我的照片是军营,但色彩很清雅。”这说明他更多地追求一种融合。他从戎二十年,在基层当过连长、在军级机关做过秘书。1984年赴广西前线参战,1988年入空军雷达学院指挥参谋班学习,现为上海《黃浦时报》编辑、摄影记者。这一独特军人环境其实就是他拍摄军营生活的一座桥梁,对于他来说,不可避免地有一种军事摄影潜在的艺术暗示。其中摄影作品《练兵》,他巧妙地运用俯视,追随拍摄军人训练的场景。似乎这种练兵有点残酷:你看飞奔的摩托,战士口含匕首,紧紧抓任后备轮奋力攀登,看来一场惊心动魄的殊死博斗不可避免。由于画面动感强烈,使人觉得真实无所顾忌。他的高明之处在于拍摄这一训练科目,却非常真实地解剖了一般观众对军人的理解,展示了军人在不见炮火的和平年代,那些默默无名的英雄形象。 唐士龙的军旅摄影作品既凝重,又不乏时代气息,挥洒飘逸如行云流水。他为被中央军委追授“真诚爱兵科学带兵的模范基层干部”荣誉称号的战友王庆平生前拍摄的《回眸一笑》,那传神的瞬间永远定格,把英雄王庆平微笑面对人生、爱心永驻心间的光辉形象,留给了世人。他认为:“艺术的本质是张扬人文精神,形式是以后的说法。”说起战友王庆平,唐士龙为有这样的战友而感到骄傲!作为摄影家,他说能为战友王庆平留下这张传神的摄影佳作而感到欣慰。 喜欢读书,善于思考的唐士龙,在工作中有股“拼命三郎”的劲头。他常说:“要把工作当事业来干,不能当职业来做。”这些年,虽然离开了军营,在工作之余,他坚持创作,拍摄出了一幅幅深受部队官兵和人民群众喜欢的摄影佳作。摄影的实践使他感到:如同文学创作一样,散文与长篇巨作的容量是不同的,但即使小品,也要一吐为快,清新大度。因此,他的军旅摄影作品无论宏幅巨制,还是斗方小品,一样给人恢宏的气势和饱满的精神。这也许就是唐士龙不同于一般的其他摄影家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