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上海要闻 | 舆论监督 | 评论 | 案件 | 文教 | 财经 | 产经 | 车市 | 楼市 | 展会 | 职场 | 政务 | 廉政 | 记者看上海 |
时尚 | 图片中心 | 焦点网谈 | 专题集纳 | 小资 | 娱乐 | 视频 | 健康 | 旅游 | 情感 | 美食 | 音乐 | 动漫 | 幽默 | 读书 | 博客 | 上海人 |
    最新报道
三江源考察日记(6)--800公里奔波回西宁     2009-08-03 16:15

7月30日:这次考察,以一天800公里的长途奔波为开端,再以一天800公里的奔波来收尾。

  早上6点多起了床,7点钟从玉树准时出发,目标是800多公里外的省会西宁。从出发开始就是睡觉,睡了两个多小时。9点30分,车到清水河镇,开始清醒。
三江源考察日记(6)--发现物种入侵     2009-08-03 16:07

7月29日:上午和部分科考队员去参观文成公主庙。文成公主庙建在山间峡谷中,背靠大山,门前是一条清凉的小溪。不少前来参拜的藏族同胞,在小溪里濯缨濯足。寺庙里提供了可资放生的小鱼,让笃信佛教的藏族同胞们放生。
回来的路上,结古河边发现一座水电站。回来在地图上一查,就是这一条小河上面,就梯度开发了三座小水电站--禅古、东方红和西杭。而在玉树县的其他河流上,这样的小水电还有三四个。
三江源考察笔记(5)--终于"下山"了     2009-07-29 10:09

  7月28日:今天比较宽松,只要赶200多公里的路到玉树州首府结古。早上8点起床,9点吃饭。考察队特地安排当地人带领我们几个记者,去县交通局上个网。那边厢,昨天车队一共破了5只轮胎,统统去补胎。磨蹭到11点,才款款出发。通过通天河大桥,我们就进去了治多县境内。下午1点,忽然看到一座水坝,青白色的水流像丝绸一样平滑地流过坝顶。青海渔业环境监测站的站长申志新说,这是聂恰河水电站,去年才修好的。聂恰河是通天河的一级支流。这小水电一修,生态肯定要受到影响。如何在保护环境和发展经济之间取得平衡,不是虚无缥缈的话题。
  车到治多,这是一个典型的藏族集镇。其实,整个玉树州的藏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7%……
三江源考察笔记(4)--15小时大奔袭,再见成群野驴     2009-07-29 09:50

  7月27日:昨夜换了两人间的宿舍,待遇大大提高,被子上还有军毯,保暖可以无虞,可惜依旧头疼、睡不着。
  早上起床,发现兵站地面的水坑里结冰了;去四川饭店吃饭,发现摆在室外的台球桌上都是白霜。--这还是夏天,夜间温度就能到零度左右。
  吃了早饭,大家去附近的沱沱河大桥起网--精力旺盛的科考队员们昨晚不仅打了几网鱼,还留了一张网在水里面。这是一个静水湾。网起来后一看,十几条鱼在活蹦乱跳,最长的有30多公分。问了陈毅峰老师,他说这是这次科考新发现的--裸腹叶须鱼,也属于裂腹鱼的一种。30公分的鱼要长起码12年,不过发现这种鱼也属正常。这种鱼原来分布在海拔较低的地方,现在可能是雨水……
三江源考察笔记(3)--捕鱼儿     2009-07-27 13:21

  夜宿兵站,八人间的宿舍。一夜基本没睡着,先是头疼,然后是不停地做梦--梦见自己睡着了。半睡半醒中,总是觉得很冷,仿佛被子盖了头就露了脚。一个宿舍里,中科院水生所的丁博士和长渔办小刘,半夜频频说梦话;长江水产研究所的刘研究员,鼾声如雷。早上起来,人民日报的赵记者说,我昨夜一直在叹气--其实是在努力呼吸。早上6点45,兵站军号响,我们也一骨碌起床。头还是疼。8点钟,在青藏公路路口的四川饭馆吃了面条,出发。在路上跑了两天,今天就要开始科考任务了,计划是到尕日曲、沱沱河等长江源头河流打渔。需要先把长江源头的事情说清楚。根据权威的说法,长江源头在沱沱河上游各拉丹冬雪山。而事实上,长江在通天河以上有三条主要江源……
三江源考察笔记(2)--青藏铁路、莽昆仑与可可西里     2009-07-27 13:10

  早上起床,发现鼻子有血。吃早饭的时候,张市长说,格尔木年均降水量为40毫米--怪不得。早上8点,车从格尔木出发。拉环处长早已提醒我,格尔木附近的荒凉,宛如火星。果然,除了电线杆子有些人类活动痕迹外,无论平原还是大山,皆是不毛之地。车出城市约半小时,看到高架铁路桥,两个机车头牵引的绿皮火车正往拉萨方向开去。这就是青藏铁路。在后面的路程里,我们行走的青藏公路与铁路始终相伴,时左时右,呈"8"字形缠绕在一起。
  司机赵师(西部人称呼驾驶员,一般都称"某师")说,后面的路上不要开窗,也不要睡觉,因为都会导致氧气不足。我预感到,苦日子在后头呢。忽见路左边一个石碑书"巍巍昆仑",右边一个石碑书"万山之祖"--我们进入了……
三江源考察笔记——从青海湖到格尔木     2009-07-25 14:34

  今天的行程是从西宁到格尔木,将近800公里,听说要开10个多小时。
  开出去一个小时,看到右手边一个叫多巴的地名,高山顶上有一长排红色的棚子,山腰上写着巨大的字体:“多巴国家高原体育训练基地”。原来。似乎马俊仁和他的弟子们也在这里训练过?
  再过一会,车到日月山口,海拔已经从西宁的2200米升高到3680米。1号指挥车的青海渔政站站长通过对讲机介绍道,这里是汉区和藏区、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的分界线,文成公主就是从这里进藏的。
  车过山口,来到“高原第一镇”——倒淌河镇。顺便提一句,一路上经过的镇子大多以河水命名,而河水的名字都让能让你过目不忘——倒淌河、黑马河、热水河、药水河……